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同人 > 我是家里的皇帝 > 我是家里的皇帝第319部我分阅读(作者:我是家里的皇帝)
我是家里的皇帝

《我是家里的皇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我是家里的皇帝第319部我分阅读

    ↘↘欢迎光↖临『新第㈢书包网』↙

    上吧,那样更方便些。〃〃好吧。〃齐心远扶着岳母来到了床上,梁静茹慢慢的躺了下去,因为她没有枕到枕头上去,所以那就显得格外的高挺。

    〃这样行吗?〃〃很好。〃齐心远站在床前,两手叉开五指在那涂抹了蜂蜜的上搓揉着。一会儿顺时针方向,一会儿又逆时针方向,渐渐的梁静茹感觉到有些发热。

    〃还真有作用呢!〃梁静茹潮红着脸说。她现在几乎不太敢看齐心远的脸了,因为齐心远的目不转睛的盯在她的两座秀峰上。

    梁静茹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裙子上,她悄悄的把自己的裙子拉上了一截来,露出了那雪白的腿,〃好热呀!〃大约搓了半个多小时之后,齐心远也觉得有些累了,〃可以了。〃〃可惜你不能天天给我搓。〃梁静茹不无遗憾的说着,从床上坐起了身子来。

    她的目光正好落在了齐心远的裤裆处,那里正高高的支着一把伞。

    〃今天晚上你过来吗?〃梁静茹问。

    〃过来。〃〃正好白桦也回来,咱们一起吃个饭吧。好久没有在一起了。〃梁静茹想着晚上的事情。如果齐心远说晚上不过来的话,她会现在就给齐心远安排的。

    梁静茹从床上下来,人正好站在了齐心远的对面。齐心远没有给她让路的意思,而是抱住了她。

    〃我身上有蜂蜜呢,别弄脏了你的衣服……〃〃我把蜂蜜给吃了就没事儿了。〃〃晚上吧,晚上等白桦回来……〃说着,人却已经站不住了,她的手搂住了齐心远的头,同时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已经进了齐心远的嘴里……

    两只大手同时伸进了宽大的裙子底下,光滑的腿在他的把握之中……

    香甜的蜂蜜舔进了嘴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幸福。那柔软在齐心远的脸上滚动着……

    〃要是想……你就快点儿吧。〃可最后齐心远还是把脸从她的怀里抬了起来。

    〃晚上我还过来,现在我得去一趟总部。也许那里还有事情呢。我好久没去总部了。〃〃不吃了饭再走?〃梁静茹的脸上有一丝失落。

    〃不在家里吃了,说不定还得请别人吃饭。〃〃那晚上一定回来,妈等着你呢。〃梁静茹不舍的松开了手。

    画魂-第252章我倒想喝你的到了美协总部,却见只有于音一个人在那儿。

    〃你总算来了,人家想你想得花儿都谢了好几回了!〃于音扭着身子贴到了齐心远的胸前。

    现在的于音已经不是先前的羞涩小姑娘,她已经被齐心远完全调叫成了一个小色女了。而且她的身段儿也比先前了不少。在办公室里没有事儿的时候,她就在那儿做着各自体操练习,很有针对性的塑造着身体各个部位的肌肉,追求最美的线条儿。因为她是齐心远专门的秘书,无人到这个房间里,于音却照样打扮得如出水芙蓉一般,让人看了就会眼前一亮。特别是她那小西服套裙,上面开口处总给人一种没戴胸衣的感觉,引人遐想。

    〃我不在的时候没少自己安慰了自己吧?〃齐心远的手指勾起了她的小西服领口往里面瞅着,那是一道深不可测的沟壑,风光无限。

    〃我才不会随便浪费精华呢,我要等着你来……〃她伸着舌头让齐心远来舔她。齐心远却把手从她那浑圆的屁股上抄到了裙子底下直接捏住了那两瓣肉蛋蛋。里面的小裤裤紧紧的裹着她的美腿,别看外面,里面却包得结结实实的。

    〃有没有信件?〃〃陈总说宣传部有个任务,让你组织一批知名书画家到边远地区体验生活。〃〃体验生活?〃〃那通知里说得很好啊,艺术来源于生活嘛,不体验哪来灵感呀?还有艺术要为广大人发群众服务,特别是要边远地区的人民服务。说了好多呢,我都记不下来。〃〃他宣传部怎么不到边远地区体验一下?〃齐心远气得从桌上抓起一本杂志来又狠狠的摔下。

    〃那你再给拟一个转发通知吧。〃〃陈总说了,这事儿只靠发通知不管用,你得亲自下去做这些书画家们的工作才行。〃〃这又不好搞一个一刀切,你让我怎么去做工作?〃齐心远刚进来见到于音时的心情一下子没了,他摊着两手无奈的说。

    〃又不是我让你下去做工作……〃〃你不知道,这些家伙平时争着吵着说自己是知名书画家,可要是轮到了这种事儿上时他们就把头全缩回去了。谁的工作你也做不通的。除非我亲自带头……〃〃对呀,你可以带个头儿嘛!这可真是个好主意!〃于音差点儿跳了起来。

    〃你让我带头到那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去?怎么,是不是看上哪个小白脸儿了想飞了?〃〃你说什么呢,我是想跟你一起去的,只有我们两个,骑着同一匹白马,头顶着蓝天,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驰骋……那是一种什么意境呀!〃于音描述着自己都要醉了。

    齐心远又不是没到过那种苦地方去,没去的时候诗意无限,可真正到了那里时,你哭都找不到个地方!

    〃你还是先给我拟个转发通知吧。当然了,如果你有时间的话,顺便给我鼓吹一下,如果你有什么小骗术,这时候可以发挥顺便一下,别让夏部长那儿为难,别看她在那位上,麻烦也多的是。对了,她怎么不去?〃〃这我怎么知道,你问她去嘛。〃齐心远提到夏菡,便想起了她的乖女儿夏春雪来了。好久没有见到这娘儿俩了,也不知道她们想自己了没有。

    〃你忙吧,我去了。〃齐心远真想去看看夏部长跟她的女儿了。

    〃这就走啊?还没坐下来喝杯茶呢。再说,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也不打算请人家吃个饭?〃于音媚媚的看着齐心远,连她的身体都在向齐心远发出了邀请。她已经解开了小西服的上衣,里面露出了很浅的平口吊带衫来。这是眼下姑娘们最喜欢的样式了。

    〃那好吧,给我泡一杯茶,一会儿请你吃饭。〃齐心远坐下,瞥了身材的于音说道。

    于音泡了茶端到了齐心远的面前来,没有把杯子给齐心远,屁股却坐到了他的腿上,她穿着黑色的长筒丝袜,那黑色一直延伸到她的裙子底下。按规定,在办公室里是不准穿这种黑色长筒丝袜的,可这办公室里就她一个人,而且那黑色丝袜颇有一种吸引力,齐心远更喜欢。齐心远的手在她那被丝袜裹住了的腿上摸着,一直摸进了她的裙子里面。

    于音端了杯子送到了齐心远的嘴上,齐心远只啜了一小口说:〃太热。〃〃要不,咱们先到那边的床上休息一会儿吧。那床可是好久都没用了。〃齐心远知道,看来今天不把她先打发了,自己是脱不了身了。

    〃要不就把下面那两个外国妞也叫上来吧。〃〃我不,今天我就想吃一回独食。〃于音任性的勾住了齐心远的脖子,用那露出来的两团柔软在齐心远的身上蹭着。

    齐心远只好把她抱了起来去了里面把于音推倒在了幸福小床上。

    齐心远把手伸进了于音的裙子里一把扯下了她的丝袜。

    〃啊——你要强*暴我——〃于音娇声娇气的蹬着腿,里面的风景便泄给了齐心远。

    〃你不是就想要吗?〃他像饿虎一样的扑了上去,两只手紧紧的抓住了那平口的吊带小衫子底下的两只兔子揉了起来。

    〃我里面可是穿着小紧身裤的,我看你怎么进得来?有本事你隔着裤子打一枪?〃于音挑衅的两眼色色的望着压在她身上的齐心远。要是以前,哪需要她这样来勾他?只要往他面前一站,他就把自己搂到怀里去了,可现在他竟然摆起谱来了。

    可为了求得齐心远的鱼水之情,她只好使出浑身解数来了。

    〃穿着就穿着吧,让我摸摸我就很过瘾了。〃齐心远的两手有些坏劲儿。

    〃你倒是过瘾了,可人家还痒着呢,今天你要是不交枪,我就不放过你!〃于音两条藕臂环住了齐心远的脖子,两条腿也盘到了齐心远的腰上来,那裙子也早就滑到了她的胯上。

    女人这么马蚤劲,男人当然就更来劲了,齐心远一边抓捏着她的,一边俯下嘴去吻住了她的芳唇。一边吻着她,吸着她的舌,他的手就抄进了那小衫子下面,直接握住了那真肉的。齐心远两手真用力,捏得于音在下面直叫唤起来。

    齐心远其实知道,她那是欢叫,捏了一阵之后,于音便松开了他的脖子,自己就去脱那里面的紧身裤了。然后就是解齐心远的腰带,齐心远倒是挺配合的,把身子抬起来,让她的小手先伸进了裤裆里摸了一阵。

    当两人合为一体之后,齐心远就把于音从下面抱了起来,让她坐到了自己的身上。这个姿势对于一般的男人来说可能是个致命的,不用几下男人就会缴了枪。可齐心远不同,他能支撑着直到女的求饶都不软。

    于音早知道了他的厉害,所以每一次起落都不会坐到最下面去,不让他戳到自己那要

    命的地方去。这样,于音就能坚持到最后与齐心远同步了。

    于音很卖力的在齐心远的身上一起一落,胸前那白色的绸子的小衫子跟着甩动起来,里面那两座小山也一悠一悠的,有时候会把那小衫子顶得老高。

    齐心远那样坐着有些累,后来就躺下来,两手枕在头下,看着于音在那里卖力气。其实那两只兔子这样盖在衫子底下更有魅力。

    见齐心远那么悠闲,于音有些气急败坏了,她拔出身子来,伏下脸去就啃了起来。

    齐心远不忍再折磨她,身子一跃而起,抱着于音就下了床,将她摁在墙上,就那样站着忙活了起来。

    于音很陶醉的看着不断挺动着的齐心远,把那衫子掀了上去,而齐心远却一把又将那衫子给扯了下来,他现在喜欢看那种被盖着的样子。他扳起了于音的一条腿,直冲得于音那表情都有些变形了。

    当最后的冲刺结束之后,于音却说:〃还是我请你吃饭吧。〃〃你要是这样我还真不敢带你去大草原了。〃〃怎么了?〃〃我要是天天吃草,可没有那么旺盛的精力的。〃〃不是还有牛奶吗?傻瓜!〃〃我倒想喝你的奶。〃画魂-第253章咬你的下唇从那张小床上起来之后,于音还真的替齐心远给夏菡打了一个电话。听到于音的声音,夏菡就想到了齐心远。这个在仕途上走得还算一帆风顺的女人因为走得太顺,并没在感觉到自己的位子有多么的让人羡慕,倒是齐心远给了她最大的快乐。所以,一想到齐心远的时候,她的心里就会一阵莫名的激动。

    现在她自己都弄不清楚当初是齐心远勾了她还是她勾了齐心远的。反正现在齐心远不在身边的时候,她就会控制不住的想他,仿佛齐心远成了她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重要一部分了。

    〃小于,有什么事儿吗?〃尽管夏菡已经猜到了可能是齐心远在于音那儿了,但她还是要装出自己的矜持来。

    〃夏姐,好久都不见你了,还真想你呢。〃于音跟齐心远挤眉弄眼的,同时跟夏菡通着话。

    〃怕你是想别人了吧?怎么,又想心远了?他可没在我这儿,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野鸡窝里呢。〃夏菡已经忍不住要笑了。

    〃夏姐,你不是变着法儿在实骂我吧?我可是好心给你打电话让你过来一起吃饭的,你不领情倒罢了,可别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了呀!〃〃他在你那儿?不早说,我还为妹妹独守空房打抱不平呢,姐可是无意的,别放在心上呀!〃〃那你过来不过来呀?〃〃他干嘛不亲自给我打电话?〃〃他怕被你拒绝了呗,如果你有空的话,他就过去亲自接你了。〃〃不劳他大驾了吧,我自己能去。你们在哪儿?〃〃还是先来总部吧,你来这里可是工作呢。你说是不?〃〃你这死丫头,考虑得还挺周到的。〃〃我们等你。〃于音说完之后夏菡就扣了电话。

    〃她来吗?〃〃能不来吗?她这么多日子没有见你了,恐怕旱情很严重,急需你来洒甘霖了。我在电话里都能听出她声音有些激动呢。〃以前齐心远一直觉得那些高高在上的女人在那事儿上一定也是一本正经的,可从夏菡身上来看,并不是那么回事儿,食色,性也。身份地位再高贵的女人也脱不了那种渴望的纠缠的。

    毕竟夏菡是部级领导,如果出入档次太低的饭店还真有些不合适。所以于音替齐心远选了一家比较高档的酒店而且还是订了包间。

    当夏菡赶到美协部位的时候,正好是上午十一点半。

    〃走,咱们去吃工作餐去。〃于音先下了楼,而夏菡却没有急着往外走,齐心远知道她在等什么,走到夏菡的面前,一把抱住了她,在她的嘴上就啃了起来。

    夏菡娇笑着半推半就的把身子送到了齐心远的怀里。她的小腹明明白白的感受着来自齐心远下面那坚硬的抵顶。

    〃刚才没让于音那个小妖精给喝干了血?〃〃我还给你留着呢,怎么不带春雪一起来?我可真想她了。〃〃她回学校了……〃夏菡的话总是被齐心远的吻所打断,特别是他那两只大手在她的胸衣底下揉拦着的时候,她的整个身子都在抖动着,一个四十出头的女人的渴望其实是更热烈的,她的胸依然是那以胀,他真的怀疑是不是为了能够保持对他的吸引而专门做过丰胸。那手握下去就感觉到胀鼓鼓的,一旦松开就会立即弹上来。

    〃好了,咱们快下去吧,小于还在等着呢,要是再不下去的话,她又在胡猜了!〃夏菡没有那么急切,即使在齐心远面前她觉得也得适当的装出一些四十岁女人的稳重来的。不然,当自己出现在电视镜头里的时候,心里就会发虚。

    〃我还以为夏姐要先吃一根火腿垫一垫肚子呢。〃〃你这火腿有那么垫饥呀?〃夏菡娇媚的向齐心远抛了一个眼风儿,整理了一下西服裙,拉开了办公室的门。此时,她的脸上还洋溢着浓浓的春意,凡是有过这种经历的人一见到此时的夏菡那脸上的红潮,就能猜出来这两人刚才在干什么了。

    到了酒店门前,齐心远跟夏菡是以非常亲密的工作关系一起走进去的。凡是知道这两个人上下级关系的人,应该不会觉得这有什么不妥,而不知道的,也只会觉得那是一种纯粹的只是稍稍有点儿亲密的工作关系而已,不会往别处想。

    于音早就进了订好的房间。而且她还是以美协总部接待上级领导的名义订的酒席。这不但为齐心远省了钱,还给这两个人的幽会找了一块遮羞布。

    接待领导,这的确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借口了。

    〃夏部长,楼上休息的房间我也给你订好了,一会儿饭后可以上去休息一下。〃于音当着服务员的面很正经的汇报到。但她那眼神里却有着几分戏闹,只是没让服务员看到。

    待服务员走后,夏菡娇嗔的扬手要拍于音:〃你这个死丫头,你是给自己订的房间吧?当着别人……〃她的脸竟然羞得绯红。扬起那只酥手来的时候,胸前那两座挺拔的山竟然很有规模的一颤,〃我看小于都是让你给带坏了,以前我来的时候她可不是这个样子,怪不得人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呢。〃〃夏姐,要是寻根儿的话,齐心远可要找到你的头上来了。你才是真正的上梁呢!格格格……〃〃对了,宣传部怎么忽然想出这么一个馊主意来呀?〃齐心远笑着坐下来言归正传。

    〃这也不是我的想法。是部里有人想弄出点儿动静来。这两年部里的确也没搞什么大的动作了。上峰对于部里的工作一直没有什么起色而不太满意。这不,上面一句话,下面跑断腿嘛!〃〃我还以为是你的主意呢。〃〃我呀,宁肯少一事,不想多一事。像这种活动,你让我怎么推行下去?难呐!〃夏菡把餐巾扎好,满脸的愁容。

    〃这有什么难的?要是交给我,我一定能给办成。不过,可得给我奖励。〃于音一边给夏菡摆放着餐具,一边胸有成竹的说,那表情,这件事儿在她手里不过是小菜一碟。

    〃心远都愁坏了,你一个小丫头能办了什么大事儿?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夏菡以为于音是在调侃的。

    〃你们要是不相信我那没办法。〃〃那你说说看?〃〃不先封赏,不能献策!这可是我的原则。〃〃心远,你先赏她一根火腿肠儿吧。要是她真有主意,你就管她吃够一顿好了。〃到了现在,夏菡一直也没觉得于音能有什么好主意,在她看来,这个于音只是机灵一点儿,好色一点儿,至于组织重大活动的头脑却未必能比得上自己的女儿。

    〃我才不稀罕他的火腿肠呢。我要就要夏姐的口条!那才过瘾呢。〃于音一脸邪恶的看着夏菡那的唇笑了起来。

    〃你这个小色女!真没讲究!一会儿看我不把你那两片肉给咬下来!〃〃夏姐要是能用下面那张嘴给我咬下来的话我就服你!〃于音竟然挑衅的坐到了夏菡的身边来,那手就要往夏菡的裙子底下伸。

    〃心远,你看于音都让你惯成啥样了,越来越没有规矩了,对我都这样动手动脚的!〃齐心远只是把手放在鼻子下面笑着,并不替夏菡说话。于音的一句玩笑话却让齐心远突然发奇想,一会儿要是上了楼上的房间里,他真想让夏菡这两条母狗相互咬一下试试,看看哪个更厉害。虽然他阅女无数,也经见了不少壮观的场面,可从来还没有一回像于音刚才所说的那种方式游戏过。

    〃音,你不是说对于推行夏姐那个特别的活动有什么新招儿吗?可别早说出来了,等夏姐真能把你给咬舒服了再说给她也不迟。〃齐心远瞥了夏菡一眼,坏坏的笑了起来。

    〃好呀,你们两个今天是给姐摆鸿门宴来了!〃夏菡笑着说。

    〃吃饭后我们两个还要去你的房间里汇报一下工作的。〃齐心远一本正经的说着,又帮夏菡抻了抻餐巾。如果不是三个人早就是战场上厮杀过的对手,那个动作一定会让于音吃醋的。

    新第♂三书包网?域名』? m.SHUBAOl.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