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同人 > 欲火焚城 > 第十章 不可逃避的的命之束缚(上)(作者:夜雨莹心)
欲火焚城

《欲火焚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十章 不可逃避的的命之束缚(上)

    朱唇甘愿下诉 马眼最喜中言 黄龙直捣忌突进 香嫣一柱可擎天

    风吟花下树 ,月上柳梢头,军队的夜沈寂在一片月光中,虽然那些强壮的男子多不愿意陪著夜夜连夜赶路,但是大魔王宠著他,只能陪著一路狂奔。

    勇敢昨天被大魔王了一个激爽,今天自然体力不支,几次都向後倒去。

    “勇敢,如果你累了不如就到我们的马上吧。”夜雨莹心对著摇摇欲倒的勇敢说。

    勇敢看了看骑在马上的夜雨莹心,终於没有拒绝他的好意。然而当他坐了上去才发现原来夜雨莹心和大魔王是做在一匹马上的,等他想下已经来不及了。

    烈风马强悍无比,虽然多坐了一个人,但是仍然箭步如飞。可是夹在夜雨莹心和大魔王中间的勇敢却坐的很不安稳,生怕夜雨莹心知道了他和大魔王的关系,不带他去找“那个人”。

    而大魔王就是知道勇敢怕这点,一双手,不断的再勇敢的身上探索著。勇敢突然感觉似乎有一只手掌贴在自己的屁股上,他试著挪动身体,但那只手还是紧紧贴著臀部,这个时候勇敢觉得痛苦不已,现在他的前面就是夜雨莹心,如果被他发觉了什麽可不是好玩的。一时之间竟然满脸通红,不知所措,不但没有反抗,也不好意思作声。他努力回忆著以前老师教导过的一些防狼招数,但越急偏偏脑袋越是一片空白,勇敢知道他这种态度一定会让後面的大色狼变本加厉,但就是没办法鼓起勇气去揭发他。

    果然这个色狼的手慢慢开始更肆无忌惮的抚他的屁股,勇敢气急败坏,但又不知该怎麽办。用眼角瞄身体後方的大魔王,用眼神警告他不要做这种龌龊的事情,然而大魔王回应他的是狠狠的捏了屁股一下。他了一阵,渐渐撩起勇敢的短裤,手伸进内裤直接碰触到他两瓣嫩。勇敢顿时浑身起了**皮疙瘩,开始後悔为什麽要穿的那麽感,最糟的是,昨天因为被大魔王的太厉害,所以痛的不敢穿长裤,否则至少还多一层保护,现在则全部便宜了这个色狼。

    在拥挤的马背上,勇敢消极的挪动身体,想要躲开那只恶心的手,无奈他的手却像磁铁一样紧紧粘在勇敢的屁股上,气得他都快骂出来了,却还是无计可施。

    “勇敢你怎麽了?还不舒服麽?”夜雨莹心感觉到身後的异动,转过身关切的问。

    “啊,没有什麽,真的啊,我有点头晕而已。”勇敢只能停止了无谓的挣扎,苦笑了一下。勇敢这次彻底放弃了反抗,只有让大魔王肆意揉捏他那又滑又嫩的臀部。这种情形比上次被霸王硬上弓还要难堪,那次至少是在房间里,而现在却在大庭广众下,身边有几百人,使他却不好意思挣动。勇敢似乎感受到身体後面男的嘲笑,他应该已看出自己只会忍气吞声,於是慢慢的他的左手也伸过来了,像蛇一样溜进勇敢的衣衫里,一上一下继续揉捏他的头,勇敢下坏了,如此贴近的距离,如果他的手到了夜雨莹心的背就全完了。想著想著勇敢全身都象大魔王犷的身体依去,只能感到他的头已经翘起来了,下体也出现那种熟悉的热烘烘的感觉。大魔王继续在勇敢平坦的腹部上抚一阵後,他揉了一阵,似乎嫌隔著短裤不太过瘾,於是右手伸到勇敢背後,突然在没有心理准备下,又钻进他的白色紧身三角内裤里,将我的内裤拉起,接著用力向下一探,

    直接握住勇敢勃起得,肆无忌惮的搓揉磨擦著,这股突来的刺激使勇敢差一点叫出来。

    “糟了,千万不可以!”勇敢默默念著,希望用理智压抑情欲,但身体的反应却不受控制,反而觉得越来越舒服。他绝望的暗自叹气,很快的,水已经不争气的渗出。有了水的润滑,大魔王的手指更是毫无阻碍的在壮的**巴上滑动,他的右手套弄勇敢的,渐渐他感觉到左手已离开部,转移阵地到了下面,左手顺著屁股沟从後面缓缓滑到自己的菊,便不客气的拨开後庭的菊,在迷迷糊糊中,他的右手指按著它,手指轻轻刮著磨著,突然进了!!勇敢全身一颤,真要命,在没有预警下被抠到最敏感的“肛-门”,整个人差点就要瘫倒。天啊,在众目睽睽下,自己竟被他用手给奸了,但……但却是那麽舒服!“完了……”大魔王找到最怕的罩门。经过五、六分锺的蹂躏,“嗯……”勇敢双颊飞红,两腿发软轻轻的抖动,,手紧紧纂著马缰绳,头斜靠在大魔王手臂上,眼睛紧紧闭著,假装在打瞌睡,其实他正咬紧牙,忍受那一波波袭来的快感。

    “勇敢?你怎麽还不舒服麽?不如让野人他来牵马绳吧。”夜雨莹心回过头妩媚的一笑。

    “不,不用了,我喜欢骑马,啊~有,恩,有一种占有的感觉”勇敢知道如果这个时候大魔王沾满的手伸出来就全完了。

    大魔王并没有感谢勇敢的好意,右手继续刺激他的头,左手指在短裤里徐徐的抽送著,正抠弄勇敢的洞眼,勇敢知道马眼开始流出了不少水,只觉得已经湿淋淋的,没多久,不知怎麽回事,这种偷偷的动作竟给他莫大的刺激。虽然在拥挤不堪的马背上中不能有什麽大动作,得也不深,但也够舒服了,而且也幸好不是太激烈,勇敢还忍得住

    不叫出声,但稍微细心的人一定能察觉到我喉咙里那细细的呻吟,不少魔族士兵已经将大**巴握在手里在偷偷的看他们了。了一会儿,大魔王改用左手套弄,湿答答的右手指则去揉勇敢的肛-门,手指剧烈的著菊,他用左手指比右手来的顺手,於是动作也稍微加快加深,“嗯……嗯……”勇敢皱著眉,抿著嘴,一波接一波的快感流窜全身,但偏偏又不能叫,这种滋味真是言语难以形容。

    忽然从队伍中传来警报的声音:“什麽人!快出来!”

    大魔王心中一惊,手上的动作马上停止,勇敢重重的喘了一口气。大家寻声音望去:只见几个士兵全身赤裸著,屁-眼大开在半空中呻吟著。可是半空中什麽也没有,魔族士兵惊讶的後退著,围绕著那几个被不明物体骚扰的士兵围了一个大大的圆圈。

    “到底是什麽东西,”大魔王只能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妖气,那到是沙漠之国的余孽?

    军师看了半空中被的哇哇大叫的士兵:“到底是什麽呢?为什麽只能感觉到妖气?”

    鱼鱼回答道:“我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以极快的速度在几个士兵中间移动著。”

    “什麽?你能看到?”大魔王和军师一起吼了起来。

    “是影缠术,”夜雨莹心慢条斯理的说:“以前爸爸在世的时候,教过我这种魔法。”

    大魔王一把拉过夜雨莹心,问:“你也能看到?”

    “恩,虽然他一再的隐藏气息,但是我仍然可以看到如火焰一样的灵气後,是一个强壮的身体。而且,他所使用的影缠术很厉害,比爸爸教我的还高明一点。”夜雨莹心喃喃的说。

    “看来是北娼送来的礼物吧。”军师苦笑了一下。

    “我到想看看北娼能调教出什麽厉害的角色。”大魔王不在理会士兵的喧哗,在夜雨莹心的耳朵上轻轻咬了一下。

    “啊…好舒服…嗯…维嘉…越来越厉害了…喔…真好…啊……”一个兵士的水很快就冒出来了。在黑暗中

    ,身体似乎特别敏感,也因为眼睛看不见,不知他下一步的动作会是什麽,心里会有一股莫名的期待和惊喜。在闷热天气,士兵的汗水不停沿著身体的曲线流到下体,混著马眼渗出的水,看不见的敌人在一个士兵两腿间吸的啧啧有声,好象在品尝什麽人间美味。而那几个被强暴的士兵则渐渐呼吸困难,喘息声越来越急促。

    “啊………快喘不过气了…啊…啊……好爽…啊…不行了…啊……吸不到气…啊……不要舔了…啊……太刺激了…啊…啊…不要了…要死了……”

    几个士兵像是一条离开水面的鱼,张著小嘴,死命的呼吸。终於影子将一个士兵放开,伏在他身上,用舌头从耳朵开始一路吻下来,慢慢亲到嘴唇。士兵小嘴微张,轻吐香舌,将对方的舌头全部含进嘴里。

    亲吻了一阵,影子敌人移到士兵的颈部,接著部、头、腹部、肚脐……其实每次做爱大概都会来一段

    类似的前戏,但今天在黑暗中却特别敏感,而且还是被看不到的敌人狂,还没亲到下体,那个士兵已经忍不住浪叫,水也比以往流的更多。

    “哈哈哈哈,魔王军的士兵好象特别骚喔!”影子敌人一口将那个士兵**巴含入嘴里,吮吸他的头,舌头更是毫不客气的直往冠状沟里摩擦,“阿……….”那个士兵终於再也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长声,双手抚弄起对方的头发--------竟然什麽都没有,他感觉到一种絮状的火焰在那个人的身上燃烧著。

    影子敌人头部快速的前後摆动,士兵觉得自己的被圈缩在一个温热的温柔里,箍得的每一寸都通体舒畅,又紧又滑,他发出了规律的呼吸声,鼓励著对方的杰作,影子战士双手又开始动作,从士兵的小腿,慢慢往上爬,按摩著他的大腿肌,然後滑进了大腿内恻,他开始用两手食指勾弄著左右囊,这下可真的是痒了,囊在痒、在爽,呼吸声也加重了起来,影子战士的手指继续前进,随著士兵的毛在肛门口探弄著,正在他的口中舒服著,让人无法避开,影子战士的手指就顺著柔软的股沟,进入了他肛-门,手指与嘴巴,形成了两种规律,都是进进出出,却让士兵发出了嗯嗯阿阿的欲叫声。

    “啊…啊……好舒服…要死了…啊……天…啊…爽…啊……”士兵命似的浪叫,水不停的溢出。

    “何方的小B那麽不知死活,敢来我魔王军闹事?”军师对著半空中不知实体的怪物大骂著。

    “哈哈哈哈”半空中,仅仅传来陌生而狂妄的笑意。

    “垃圾”勇敢不屑的说,“再怎麽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人,他能有什麽本事?”

    勇敢的话音刚落,在那些围观的士兵中不断有人高声叫著“不要,不要”就被莫名的力量撕破衣衫,屁-眼打开被横举到半空中。

    “啊,我怎麽什麽都看不到了,好强烈的光。”鱼鱼不禁闭上了眼睛。

    “夜夜你看到了什麽?”大魔王对夜雨莹心充满了信心。

    “一个很强烈的光拄,有无数触手围绕著光拄,我隐约能看到光中有一个人影。”夜夜揉了揉眼睛继续观望著。

    “给我指出他具体的方向。”

    夜雨莹心将手指向著影子战士的方向指去。大魔王一声怪哮,纵身向著影子战士跳跃去。影子战士躲闪不急立刻就被抓了个正著,大魔王慢慢将在自己怀里的影子战士了个透,虽然看不见实体,但是菱角分明的肌,方方正正的六块腹肌,以及无数跟在空中漂浮著的下体。著著,大魔王就向他身後的洞去。

    “小子,你这样干多不爽,等等用屌来你好不好?”大魔王一边说著,爬到他身上 就准备干他。影子战士吓的连忙哀求都没有发出来。

    “拜托,让我休息一下,现在我会马上,拜托。”影子战士窘迫的开著玩笑。

    “是麽?刚才你不是不是很神气吗,怎麽可能一下就不行了。”大魔王说著已把他的大**巴对准在影子战士身上索已久才找到的洞口。

    “饶了我吧,我那里是你对手,让喘口气,等一下让你干个过瘾 。”影子战士真的怕他不顾一切进来,只好厚著脸皮谄媚他。

    “不行,我忍不住了,除非你说好听的,我再考虑考虑。”

    “好啦好啦,大**巴哥哥,兄弟爱死你的巨无霸了,你每次都干得我欲仙欲死,我一辈子都离不开你的大**巴,拜托,休息五分锺就好。”没办法,影子战士只好说一些连自己都会脸红的话来满足他。

    大魔王才不会对自己的敌人将信用的,他把影子战士的屁股抬的高高的,一把抓过来几个从空中漂浮著的,从魔族战士的下体中拔出时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妈的,你敢吸残我的士兵?”大魔王咆哮著,不管他有多少跟,凑上嘴就开始舔他的头,没几下,才稍微干了的马眼又冒出水。大魔王看他湿了,二话不说,扶著他的屁股,十指用力掰开两团臀,伸出舌头往肛-门上舔。影子战士四肢发颤,屁股左扭右摆,不知是想摆脱他舌尖的进攻呢,还是真让他舔得酸麻而受不了,总之就是两条大腿越挪越开,屁股越挺越翘。更糟糕的是当大魔王把屁-眼舔得湿淋淋的满是唾沫,开始把一只手指慢慢进去时,大魔王把手指在屁-眼中捅了一阵後就拔掉出来,然後用像跳鞍马一样的姿势双手扶著影子战士的臀,跨阔两腿,将下体挨在他的屁股沟里,骨盘往前一挺,**巴的头已经在肛门口蠢蠢欲动了。

    影子战士从出生以来就没有受到过这样的训练,他确实不想被人後庭,今天偷袭了那麽多壮男,是让他很兴奋,但是真的干自己的屁-眼还是有很大不同,光是大魔王那巨大的尺寸就让他这个从来没有开过苞的肛-门一阵寒冷。影子战士挣扎著,却仍旧无法脱身,反而好舒服!屁股被撑开的那一刹那有一点点痛,但有著的润滑,并未产生预期的痛楚,加上肛-门本来就是敏感带,那一点点痛也就微不足道了。有了好的开始,影子战士於是乖乖的不再挣扎,默许大魔王对他的阳进行开苞。他张口”啊!!”的低嚷一声,慢慢的,并借著水的润滑已把整**巴进影子战士的肛门,他闭著眼,细细体验这第一次的入。老实说,前段靠近洞口确实有快感,不过後段并无特别舒服的感觉,但有一种很难形容,涨涨的,酥酥的满足感。

    “是谁叫你来的?如果你不说,我会把你的不知道什麽”大魔王咬了咬影子战士的头。

    “是。是,我是这里的盗贼,专门袭击来往的客人。”影子战士撒谎道。

    大魔王将**巴一而尽,影子战士感觉到大魔王的**巴忽然小了一号,心想可能是大魔王虽然勇猛但是不能持久。不过这样更好,可以慢慢加温,他实比较不喜欢那种一开始就狂暴风雨式的快感,今天这样持续渐进反而更合意。但奇怪的是,了两、三百下後,大魔王的**巴似乎有变硬,但却没涨大多少。

    “嘿嘿,没有想到名震天下的大魔王也是银样蜡枪头,的真不够意思。哈哈”影子战士不知死的笑了笑。

    大魔王当然没有他说的那麽没有用。魔族王子本来**巴就比普通人大很多,然而此时的大魔王不但已经和冥河王子初窥“阳双修”的秘术,更被夜雨莹心以灵秘法增加了硬度和持久力,此时的大魔王,已经是可以收放自如,一老二把任何男子玩弄股掌只间。只不过大魔王见影子战士不肯合作说实话,已经起了杀机,他刚刚老二变小是因为他在心里默默叨念著咒术。终於咒术完毕,大魔王一声怒吼,只见他的**巴忽然暴涨数倍,不断乌黑发紫,而且从囊以下伸出无数个长……

    伸长的立刻就将影子战士缠绕起来,硕大的头好象有生命一样,不断的向他身体的敏感地带缠绕而去:“哈哈哈哈,既然是北娼调教过的,肯定和不少男人乱交过吧,不过你能不能挨过我的长蛇阵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说完,只见大魔王的越来越多,不但将影子战士的嘴满了,而且屁-眼中尽管已经有5,6个阳具在抽著,仍然有几个在屁-眼周围探索,等待空隙好入进去。

    “你,你这个混蛋不得好死!’影子战士好不容易等在口中的拔出,才一开口,又一个更乌黑大的又了进来:“唔~啊……”

    大魔王自然不可能那麽轻易放过他,几个如狼似虎阳具忽然向影子战士的阳具猛的冲去,用马眼不断撕咬著影子战士可怜的头,影子战士当然不是吃素的,他立刻用魔法将自己的马眼称的大开,猛的将大魔王的一个咬了进去。可惜毕竟寡不敌众,还没有来得及将马眼缩回,几个阳具一涌而入,不断的在他的马眼中抽著,巨大的疼痛传来,他想收会魔法将马眼还愿都不可能了。大魔王的这个秘术相当的厉害,不断可以幻化出无数,而且可以控制每个的动作,享受到和无数人交的快感。大魔王挖了挖影子战士已经入了6的屁-眼,终於又多了一点空隙,一个雄壮的立刻挺身而入,7个在影子战士的小腹中不断翻腾著,不断撕咬著他的肠子,多到了连也无法滋润,干著。

    “你想求饶了麽?如果你求饶,我可以让你痛快点死掉。”大魔王发出最後的通牒。

    “不!”影子战士一口甩掉口中的坚定的说。

    “好有原则的男人啊,我就喜欢烂你这样的男人!”哈哈哈大笑著的大魔王脸色一沈。

    终於几个负责缠绕身体的猛的攀上影子战士的口,张开马眼向影子战士的头含去。

    “恩,”一声刺激後,大魔王并没有停止动作,几个继续抽著影子战士,甚至有一无比壮

    的阳具,猛的向影子战士的肚脐去。

    一汩汩的灵气慢慢被大魔王的吮吸著,很快影子战士就被废掉了全部修行。“你杀了我吧。”影子战士低垂著头说。

    “杀了你。我回那麽便宜麽”大魔王叫来了军师,昨天开了他的玩笑,今天最起码要好好补偿人家:“我们一起你,你觉得怎麽样?”大魔王慢慢将飞在外面的一个个收了回来。

    “如果以後有机会,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啊,好爽……”

    大魔王他们见影子战士一付欲拒还迎的骚样,屁股还不自主的摆动,

    在迎合自己的**巴,白痴也知道他已经软化了。於是大魔王紧紧抓著他的腰,先将**巴用力一抽,留个头在洞口,再狠狠地一,直抵肠壁,强烈快感直冲脑门,让影子战士差点昏死过去。如此连续几下後,瞬间加快速度

    ,在他湿润的疯狂进出。一转眼又了六、七百下,干得影子战士声浪语,纷纷出笼。“啊…啊……好爽…啊……太厉害…啊…啊……爽…啊……舒服…啊……

    慢…慢一点…啊……爽死…啊 啊……啊…啊……”

    这个时候影子战士才知道,魔族的男子被人们称做极品的原因,原来他们除了硕大外,腰力十分惊人,起来像是打桩一样,脸不红气不喘就连几百下,速度丝毫不会变慢。更可怕的是他有异乎常人的持久力,前前後後他已干了快两千下了,却丝毫没有的迹象。而且他不只持久,也懂得利用技巧,如何让**巴得最深,如何以各种角度去让男人获得最大快感。就在这时,脑袋还没意会过来,影子战士突然听到一阵细细的快感,没想到军师迅速地退下身躯,将头伏在他两腿间,轻轻地一口含入自己的**巴,他又技术的从左舔到右,又从右舔到左,又从下舔到上,在从上舔到下,让自己爽的叫起来,顺手握住军师的**巴快速抽送。两种突如其来的强烈快感,爽得影子战士不停呼天喊地,叫爹叫干的。“啊……舒服…啊啊……大魔王…啊……你好…猴急…啊……还没…完全勃起…啊……已经…好爽…啊

    ……”

    “啊啊啊……”大魔王像机关枪一般,小腹撞的影子战士浑圆细嫩的屁股“啪啪”作响,柔软的腰部随著抽送前後激烈摇晃,不知流了多少水,只依稀听见每一下抽送,都会发出“噗嗤噗嗤”的水声,一股从未尝过的快感刺激到影子战士整个身体弓了起来,但事情不只如此而已,大魔王尽情的刺激他的屁-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影子战士已接近嘶喊,完全说不出话来,那高速抽送带来的快感,像是万箭齐发般的冲击他每一个毛细孔,“啊……停

    …啊…不…不…不…行…啊……死…死了…啊……天…啊…啊…饶…饶…命… 啊……”

    对於今天第一次开苞的我影子战士,这快感实在太强烈了,强到心脏都快负荷不了,只好乖乖讨饶。好不容易大魔王停了,还没有等喘口气,

    军师一边用舌头逗弄他的头,一边将的他得囊摩擦频率调到最高。

    “啊……啊……爽…爽…啊……不…不行…啊……要……啊啊……好爽…啊…啊……救…救命…啊…啊…啊……”

    大魔王接著举起影子战士的两腿,一面亲吻脚指缝,一面徐徐的抽送著小。不知道干了多久,影子战士早已爽得两眼发白,连摇头的力气都没了。很快的,他到达前所未有的高潮,一股白色的狂喷而出,足足有平时一倍之多。而军师照单全收,吞进口中并使用吸术,不断的空吸著早已经空空如野的。後,影子战士真的完全瘫痪了,躺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

    “嘿嘿,大魔王你退步了,干了50分锺就高潮了啊。再努力吧,我记得以前在王都我们合力男妓的时候你可族族了两天两夜呢”军师在旁边说。

    “我的妈啊!两天两夜?那小岂不要被坏了!”影子战士吓的直哆嗦。

    可惜,你这辈子也没有机会享受到那种待遇了,大魔王早就心存杀机,猛的一,竟然将影子战士被吸干的身躯翻了,终於他现出了实体,可惜已经不但是废人,而且被破了肚子活不了了。

    哈哈哈哈,我以为,大魔王是个什麽角色,原来只不过是一个不听话的小孩子罢了。一声银铃般的笑意从天际传来....大魔王一看心头忽然一惊,这个人竟然是北娼多年的姘头--蜘蛛男。蜘蛛男有著人的身体,不过从侧肋多长出3对手,而且不断阳具硕大,屁-眼竟然是普通人的几倍,看来是学过北娼专门克制魔族大**巴的法术。蜘蛛男的身边还爬著几个不同颜色的男蜘蛛,他们互相挑逗著,并不把大魔王放在眼里。

    蜘蛛男跟北娼私混了多年,自然偷学了北娼大半技,这次领兵出征,父亲一再交代,即使得罪北娼也不能招惹这个男人,因为无论怎麽样,北娼对父亲还有点爱意,而蜘蛛男恐怕就是嫉妒中烧,必定痛下杀手的。

    大魔王心头一惊,立刻对夜雨莹心大叫到:“夜夜!你和勇敢快走,我马上带人去追你。”无论如何,不能让夜雨莹心受到伤害。

    夜雨莹心听的心头一热,不禁对这个蜘蛛男仔细看了几眼:“大魔王殿下,他用的是悬丝术,这种魔法虽然很厉害,但是需要将魔力从肛-门实体化,所以只要躲避开他肛-门的丝线,他并不足以为惧。”

    蜘蛛男听夜雨莹心竟然说出自己的套路,心里愤恨不已,猛的冲向魔王军,张开4对手抓向一个健壮男子,另外几个小蜘蛛也冲了过来,分别抓了几个男子又弹回蜘蛛网上。

    蜘蛛男的几对手不是白生的,在从地面弹回蜘蛛网的同时,几个手上下齐手,拔衣服的拔衣服,的蹂躏,不住的在怀中的男子身上抚摩著,把他们大的**巴握了个紧,其他的手在他们身上不断柔捏著头

    。这样的刺激自然不是几个魔族士兵能忍受的,回到蜘蛛网上,他们就阳大开,**巴硬的厉害,口中不断的呻吟著,想让蜘蛛男快点抽自己。

    蜘蛛男当然不会放过眼前的肥,马上挺起大,向著身下的小去。“啊,哦,恩……好大啊,我要,我要。”从蜘蛛网上慢慢传来士兵们荡的叫声。

    “他们刚刚施展的应该是空擒术,这个是灵国的一种低级御空术,只要注意一点,在他们攻击前,目标的上方必定有影子,只要躲开影子,等他们下来的时候,就可以一刀刺杀。”夜雨莹心不断的解说著,听的蜘蛛男满头大汗。

    蜘蛛男大骂到:“你个骚货,被男的了几次就全跟他了,要不是看在北娼的面上,我第一个就干了你~”

    大魔王慢慢的搂起夜雨莹心,安慰到:“别在意,你是我最好的宝贝。”

    蜘蛛男对著几个手下说:“不用怕,即使夜雨莹心告诉大魔王防范的办法,一时间他也无法掌握我们的身法的,嘿嘿,北娼教我们的“御风行空术”可不是那两个毛头小子一眼可以看破的。”

    於是几个蜘蛛男对著捆在蜘蛛网上的年轻体上下齐手。他们故意不去魔族士兵而是在吊胃口,拿他们做实验。但是一个魔族士兵看准机会刚挣扎一下,立刻被两人分别抓住双手,同时双腿也被两人一左一右用力把大腿完全撑开,露出硬翘翘的**巴。他们俩将魔族士兵四肢制服的动弹不得後,一个蜘蛛男凑过来亲他的嘴,舌头迅速钻入口腔内探索,并吐出淡绿色的毒。另外一个则低下头吸吮他的头,左手并伸到底下爱抚他的菊。

    “夜雨莹心,那个绿色的毒是什麽?”大魔王一稳住手下,一边看一边问。

    “是树木灵的万毒噬心,不过我不知道他们怎麽会有。不过不用担心,这个并不会危急生命。只不过中毒的人,以後都不可能做男人了,会荡的要命的。”

    “哈哈哈,那麽我可以弄点来,对付我的对手,”大魔王似乎对这种毒药很感兴趣,“夜夜你也可以吃一点哦。嘿嘿”

    ”唔…唔…嗯…唔…啊…唔…唔…啊…啊……“几个士兵大力的喘气,放浪的呻吟,一阵阵快感流窜全身,

    那麽多手的爱抚果然比单独一个人要强上好几倍。那些蜘蛛男显然有多次交经验,知道如何分工合作,绝不会同时挑逗相同部位,他们轮流亲吻士兵的耳朵,颈子,头和小嘴,并且交替爱抚娇嫩的屁-眼和**巴。搞的那个魔族士兵感觉好象有千万只蚂蚁在身上爬,快感无处不在,又难受又舒服。

    过了一阵,两个蜘蛛男将那个魔族士兵按在蜘蛛网上,站起来将**巴凑到他面前,士兵喘嘘嘘的看著眼前两**巴,一个已经完全充血,其实不需要再吹了。另外一个的尺寸原本就不是很大,而且还没充分勃起,於是士兵将比较小的**巴含入口中,另外用手替另外一个打手枪。三、四分锺後,再换成替长的口交,替比较短的打手枪。

    魔族士兵受到了的吞噬,自然不知道反抗,他使出浑身解数,轮流吸吮他们的**巴,舔他们的马眼,更从头细细的舔到囊。如此反复多次,累的满头大汗,他们的**巴也已经被吹的坚硬无比。於是一个蜘蛛男先坐到蜘蛛网上,他则像狗一样趴在他两腿间继续替他吹喇叭。那个长的男子在士兵的後面,把双腿尽可能打开,再将腰压低,让雪白的屁股翘高,接著将**巴对准口,缓缓的入。

    “啊……好舒服…啊…啊……”魔族士兵感到一又又烫的铁棍,正磨擦著壁。随著一寸一寸的被撑开,快感也越来越强。“啊……”就在头抵到肠壁的那一刹那,强烈的快感震的魔族士兵全身颤抖。

    “小子很爽吧!我和他谁的**巴比较好?”一个蜘蛛男不忘记比较比较的笑著问。

    “都…都好……”他能怎麽说呢?其实说真的,一个的**巴又又长,无论什麽姿势都可以轻易的到肠壁,当然比短的强的多,另外一个的持久力和技巧就高明的多了,实在是各有千秋。那名长**巴的蜘蛛男听了这样含糊其词的回答,似乎不太服气,冷笑一声後,便以他一贯野的方式,开始狂暴的抽送。

    “啊…啊……天…啊…舒服…啊……爽…啊……好…好大…啊……爽…爽死…啊…啊……厉…厉害…啊

    …啊…啊……升天了…哥哥…大**巴…啊……会死…好会干…啊……爽…爽死…啊………到底了…啊啊 ……受不了…哥哥

    …大**巴…超级……啊……啊啊…不行了…要…要被…干死…啊…啊……”

    蜘蛛男一轮猛干,干得又重又快,魔族士兵发疯似的声浪语,加上“啪啪”的巨大搏声及“滋滋”作响的抽

    声,充斥著偌大的客厅。了四、五百下後,长**巴的蜘蛛男往後躺下,士兵被强制拉坐在他的小腹上。士兵以为他要由我来主动,正庆幸可以稍微喘口气,谁知道他双手撑著士兵的屁股,用蛮力将他抬起少许,随即重重的放下。体重加上他的力气,产生一股股惊心动魄的快感,电击著每一寸神经,比刚才更强烈,更刺激

    。

    “啊…啊……不行了…死了…死了…啊…啊啊……太…太爽…天啊…好… 好…舒服死了…大…大**巴 …啊……爽…爽死…哥哥…**巴…好大…啊……

    大**巴…哥哥…啊……要…受不了……好…好爽…啊 啊啊…啊啊……不行了…要…要干死了…啊………到底了…要死了…爽…啊………啦… 啊啊……

    …啊……啊……”

    “野人殿下,”夜雨莹心看了一阵子又发现了什麽,他偷偷的说:“不是他们可以产生的,一定是偷偷带来的,那麽一定会用完,而他们如果是北娼叔叔的男宠的话,北娼叔叔肯定不会教他们吸术来威胁自己的。最起码刚刚他们没有吸士兵。”

    “恩,我也看出来了”大魔王看了看夜雨莹心觉得他很漂亮,夜雨莹心被大魔王看的一阵脸红。

    “现在只要等看出他们的身法就可以制住他们了。”夜雨莹心将手伸入大魔王强壮的口,装出被荡的景色弄的不能自禁似的,大魔王也深吻著回应著他:“既然如此,我就下命令让士兵们不去反抗,只要等你看出来他们的身法再行动。”

    “恩。”

    於是大魔王的紧急命令在魔王军中偷偷的传开:不允许反抗,一直等待命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