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同人 > 淫毒 > 33(作者:紫丁香)
淫毒

《淫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33

    她只能屈辱地任他玩弄。

    一阵音乐声响起……

    梅仲居一边咒骂,一边从她身上离开。

    接完电话后,在若雪以为他又要过来时,他说:“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你刚回来,想必也累了。我先走了。”

    他在她嫩唇上轻吻一下后,潇洒地离开了。

    若雪在他走后,迅速地拉拢早已大敞的浴袍。满心羞愧的她掩面而泣。

    “为什么?”她羞愤地垂着床。

    为什么她还是无法摆脱他?为什么在他撩拨她时她会无力挣扎?难道她永远也无法从过去的影里走出来吗?

    在美国,别人都认为她是一个坚强洒脱的女生,然而在他面前,她却永远是那个懦弱的、不会反抗的小女孩。她的坚强、冷漠的面具在他面前就是无法撑起。她恨他!

    为了能够早日逃离他的魔掌,她唯一的出路就是完成他交给的任务。若雪拾起刚刚他们在床上时跌落在地的文件。

    “武修篁是吗?”若雪喃喃地念出资料上的男人的名字。

    美目一扫,忽然看见一行被特意标出的文字。“此人独钟处女。”

    若雪难过地笑着。原来这就是“他”执意不要了她的原因啊。那她是不是应该谢谢他呢?武修篁,这个即将成为自己丈夫的人。

    她要想出对策,如何主动接近他呢。

    主动出击

    在酒店窝了几天的若雪终于决定出去逛逛了。

    说实在的,她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的法子接近武修篁。而且据她研究,武修篁那人极其聪明,也不是个让人随便耍着玩的人。况且她接近他的目的早晚都得说出来,她倒是觉得还不如直截了当地跟他说清楚更好。

    她开着父亲叫人送过来的宝马,来到了天母一家西餐厅。这里的牛排是她的最爱。

    她将车泊好后,信步走进餐厅。

    这里的气氛还是和以前的一样好!

    她心情很好,走到了以前常坐的靠窗的座位。

    点好餐后,她一个人静静地欣赏窗外的风光。忽然,她眼睛的余光捕捉到一个从入口处走进来的身影。

    真巧!选日不如撞日,干脆今天就开始行动好了。

    武修篁傲人的身形一进入餐厅就引起许多人好奇的注视。但是窗旁一个清丽的身影却独独抓住他的视线。

    餐厅里只有这个女人没有向他看过来。

    他眼神瞬间迸出如同见到猎物的惊喜与凛冽。

    相较之下,他旁边的雷子穆显得暗淡多了。

    侍者来上菜了,若雪低声交待了几句话。

    之后,她开始慢条斯理地享用她的午餐。

    武修篁与雷子穆结束午餐,来到前面柜台买单。

    “先生,靠窗的那位小姐说要付你们的账单。”侍者说。

    武修篁朝若雪那个方向望去,只见若雪高高的举起酒杯,朝他敬了一下。

    “子穆,你先走吧,我得过去谢谢那位小姐。”说完他跨步走了过去。

    雷子穆眯着眼睛,他虽然知道那位小姐是冲着武修篁来的,可是心底还是有些微的嫉妒。尤其当他看清若雪的迷人模样时,更是对武修篁充满愤恨。为什么所有的女人就只能看见武修篁?

    “小姐,请问我可以坐下吗?”虽然如此问着,可是武修篁已经拉开了椅子。

    刚才,他见她还没吃完,正要替她买单呢,没想到却已经被她捷足先登了。看来,她也对他有意思,这让他的心情大好。

    “你说呢?”若雪轻摇着杯中的红酒,眉眼如丝地瞅着他。

    “那我就坐下了。”他狂野的眸子紧盯着她不放。

    若雪放下手中的酒杯,优雅地拿餐巾轻轻擦了下嘴。她抿抿嘴唇,娇慵的嗓音溢出芳唇:“武先生是来谢谢我请客吗?”

    “你知道我?”他眼神不经意地扫过她的脸蛋,揣测她的意图。

    “别这样防备。我只是来跟你谈一桩生意。”若雪轻笑,银铃般的声音扣人心扉。

    “噢?”他闲适地靠在椅子背上。然而若雪却能感受到他身上蓄势待发的力量。

    “我要嫁给你。”她直接说出。

    武修篁眼中有抹激赏。有这种想法的女人不计其数,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直接在他面前说出来。就凭这一点,他都会给她加分。

    看出他的怀疑,若雪微笑地说:“我是方朔生化科技公司梅仲居的女儿。”

    “我以为梅仲居的女儿嫁给了鼎丰金业的吕颂贤。”他挑眉。

    “我是他的小女儿,叫做梅若雪。前些天才从美国回来。也难怪你不知道我。”若雪摇摇头。

    “继续说。”武修篁对眼前的女人产生了兴趣,反正他已经三十三岁了,结个婚玩玩也不所谓。当然,前提是条件一定要吸引他。

    “你我都知道武氏企业是以建筑业起家,如今跨行做到了电子领域,旗下还有一家金融控股公司,目前正要进军生化科技领域。”

    武修篁点点头示意她说下去。

    “虽然武氏最主要的经营领域是建筑业,但却只能屈居第二,因为稳坐龙头的是东升集团。想必你们一定很不服气。”

    武修篁盯着若雪看了一会儿,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没错。一直被东升集团骑在上头始终让他们意难平。不过——

    “我以为东升集团在生化科技领域领先也是你们方朔的心头刺?”

    好敏锐!若雪在心头为他喝彩。

    “没错。所以你不难理解为什么方朔会找上武氏。我认为我们两家公司的合作对双方都有好处。毋庸置疑,方朔生化是除了东升生化外最好的生化科技公司,如果你们想进军这一行业,我们会提供最好的帮助。”若雪紧盯着他。

    “所以我们两家都会获利是吗?”武修篁坐起身,凑上前去,双眼直视着若雪。两人此时近得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没错,集我们两家公司之力才有可能与东升抗衡。而且你还可以多一个妻子,这样有什么不好的呢?”若雪虽然脸蛋泛红,仍是开口说道。

    “还有呢?”他张口说话时,嘴唇故意不时地轻触她的唇瓣。

    “当然,你也可以多一个得力的助手,我可以到你公司里帮忙。我可是拿到企管硕士学位了呢。”若雪说完,调皮地伸出舌尖,轻轻舔着他的唇。

    “看来条件不错哦。”

    他说完,迅速地捧起她的头,用力地吸吮她富有弹的红唇,灵活的舌尖早已探入檀口,挑逗她略微生涩僵硬的小舌。

    若雪迫不及待地回应他的吻,手臂也绕过他的颈项搂住他。

    半晌,两人才徐徐分开。

    “糟糕!”若雪这才意识到两人正在餐厅里,她竟然和他在众目睽睽之下隔着餐桌接吻。

    他好笑地看着她酡红的双颊,眼睛里却是那种放荡不羁、不畏礼俗的神情。

    “好生涩啊!”他抚她细嫩的脸蛋儿。

    “如果我们合作,你还可以拥有我的第一次。”若雪挑逗地附在他耳边说。

    武修篁眼睛一亮。

    “真的?”

    若雪神秘地笑笑,“你可以有机会验证。”

    “好吧。给我一天时间,我会给你答复。”

    虽然不满意,若雪也只能点头。

    “希望会是个让我满意的答复。”

    留了电话,若雪翩然离去。

    初夜

    痛苦地煎熬了一天,若雪的手机终于响了。

    “喂?”若雪竭力控制住自己的声音,希望听起来不会很抖。

    “是我。”

    电话那边低沉感的嗓音让她心跳更是加速。

    “修篁?”

    听到若雪如此亲密地唤着他的名字,电话另一头的武修篁无声地笑了。

    “雪儿,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你。”

    “那么你是同意了?”若雪好看的唇弯起动人的弧线。

    “当然。我过去和你谈谈具体的合作细节。”

    “好啊。”将自己所住的酒店告诉他,放下电话后。若雪兴奋地尖叫。

    这次她总算可以逃离那人了吧!

    若雪穿戴整齐后,走下了楼。

    在门口看到了他,若雪连忙迎了上去。

    他穿着亚曼尼的西服,更显得挺拔迷人。完美的身材、俊酷的面容还有那双狂野勾魂的眸子,无一不让女人心驰神往。

    “你总算来了。”雪儿的红唇弯起,神情娇嗔。

    她挽上他的腰,武修篁也顺势将雪儿搂进怀里,两人相携着走进酒店。

    “我还没吃过晚饭呢,先陪我去吃饭吧。”他轻吻了一下她的香唇。

    “好啊!”若雪没有意见。

    “既然不吃,总可以陪我喝杯酒吧?”他魅惑的眼神望着她。

    她吩咐侍者又拿来一个杯子。

    “祝我们合作愉快。”她笑嘻嘻地瞅着他。

    “合作愉快!”他摇摇头,附和她。

    “若雪。”饭后,他轻唤着她的名字。

    “嗯?”若雪眼神迷离地看着他。她的酒量向来不好,才喝了一点就有点头晕了。

    “我要验货。”武修篁眼露深意。

    “什么?”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要亲自验验我的新娘。”

    雪儿脸上一臊。她再迟钝也听出他的意思了。

    “那个……”

    “我们上楼。”他一把拉起她,走向电梯口。

    电梯门一关上,他就立即迫不及待地扑上她,疯狂地吻着她。

    雪儿用尽全身力气才勉强按下了楼层键。

    “不……”转眼间,他已经解开了她前襟的纽扣,狂野的唇袭上了她的。

    “别在这儿……”若雪挣扎。

    他退开。

    眼神狂乱地看着她。

    “当”,电梯到了。

    武修篁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哪间房?”他声音暗哑地问。

    若雪气喘吁吁,说不出话来,只能掏出房门钥匙交给他。

    武修篁打开房门,将雪儿径直抱到床上,放下。

    他回身去关门。

    回来时,雪儿见他已经将西装外套脱下。他一把拽下领带,敞开的衬衫露出的结实膛让若雪忍不住流口水。

    “修篁。”若雪坐了起来,红唇轻喃他的名字。

    她柔嫩的小手爬上他的膛,解开他的衬衫扣子,不耐地将衬衫随手扔在地上。

    他为她的急躁失笑。忽然他的面色一僵,原来小女人已经趴在他膛上,玩弄起他口的两处突起了。

    “宝贝,你真淘气!”他将她推倒在床上。

    若雪迷蒙的水眸忘进他充满欲望的眼睛里,忽然身上一阵颤栗。

    他迅速地扯烂她的上衣,熟练地解开她的蕾丝罩。

    她那两团浑圆饱满的雪迅速弹跳出来。

    若雪因他的注视而呼吸急促,雪剧烈地颤动,让他眸子里的欲望之火瞬间烧得更旺。

    “你这个迷人的小女妖!”他咒骂道。

    武修篁再接再厉地脱下她的裙子,急迫地撕裂她的底裤。

    若雪害羞地拿手想遮住自己的私处。

    他却把她的小手钳住。“乖女孩,你不能剥夺我的福利。”

    若雪点点头,示意他放手。

    果然,接下来,她都听话地再也没有阻拦他的动作。

    他先是肆无忌惮地以野兽般的眼神掠过她的全身。

    他的大掌忽然覆上她饱满的雪峰,开始邪肆地揉弄顶端的花苞。另一手恣意地探进她幽秘的花园。

    他用膝盖将她的双腿分开,手指灵活地探入她两腿之间,拨开细致花缝,攫住小巧的圆核。

    捏着圆核的指尖灵巧地揉弄,在她体内造成一种奇异的快感,她难耐地弓起身子,头往后仰,渴望得到更多。她情难自禁地发出轻喘,在他手指忽然改为穿刺时变成了浪荡的呻吟。

    他看着她傲然挺立的蕾,感受到她紧紧咬住自己长指的紧窒花房,邪地说:“宝贝,你真的是太敏感了。”不过,他喜欢!

    “啊……修篁……”她喊出自己的渴望。

    她有一种快要死掉的恐惧,可是又想要狠狠地堕落下去。这似乎就是爱的魔力!

    他忽然撤出手指。

    “修篁……”她带着哭腔呼喊。

    她下体空虚的紧,她渴望再一次被他填满。

    “别急,宝贝。我也快要忍不了了。我这就给你。”武修篁退开身,匆匆脱下西装裤和内裤。

    “修篁……给我……”她难耐地在床上扭动,花早已春水泛滥。

    忽然,她瞪大了眼睛,看着缓缓接近自己的巨物。

    “天啊!好大!”她吞咽了下口水。

    不可能的!那么大的东西要进入自己体内,太可怕了!

    虽然若雪早已被梅仲居调教过了,可是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男人的昂扬之物。

    武修篁好笑地看着她惊恐的表情。

    “你可以的!”她的震惊满足了他男人的虚荣。

    “不……不要……”她慌忙哀求。

    武修篁只是邪佞地笑着。

    他进入她两腿之间,捧着她紧俏的臀部,将自己的灼热缓缓地对准她的花,劲腰一挺,进了她湿濡润滑的娇嫩,直到遇到了预期中的阻碍。

    “啊……”雪儿痛呼。

    她不知道做这档子事要这么痛!

    他稍稍一动,她层叠的花立刻紧咬住他的男。

    雪儿痛苦地抓住他的臂膀,指尖刺进他的肌。

    他重重的低喘,自制力瞬间崩溃。他忽然一挺,灼热的男一举贯穿到底。

    “啊……啊……”雪儿随着他的每次撞击臀部轻摆,红唇无意识地发出阵阵吟哦。

    “你真紧。”他低吼道。

    “快一点……”雪儿呼喊。

    “如你所愿。”他加快了速度,奋力地冲刺,带她进入炫目的感官殿堂。

    “啊……”

    在两人同时高喊声中,他尽情释放情欲种子,那热度几乎灼烫了她娇弱的花径。

    这一夜,两人数次共同攀登上了情欲的高峰。

    第二天一早

    “我要走了。”若雪睁开眼睛时,武修篁已经穿戴齐整了。

    他走到床前,俯身亲吻了她俏挺的鼻子。

    “昨晚,你让我很愉快。”

    若雪害羞地不说话。她一想起两人昨晚是如何激狂的做爱,便忍不住从头红到脚。

    “看来有个老婆还真是好,至少不用戴套子,可以跟你如此亲密地接触。”他故意逗弄她。

    她横了他一眼。

    “好,我真的要走了。帮我跟你父亲约个时间好商量一下婚礼的日期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