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同人 > 逆伦之恋 > 36-39-完结(作者:不详)
逆伦之恋

《逆伦之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36-39-完结

    第2部 铁胆柔情 第三十六章  回京

    “你们不用过来,否则我就杀了这个女人。”男子冲人群大喊道,他没想到这群人的武功是那么的厉害,所有的手下全部阵亡了,只是在片刻之间。

    醉蝶看着他,冷笑了起来,那笑容让男子心里一阵的寒,看着她的笑容,仿佛从地狱之中走了一圈般!一阵刺骨的冰冷,他不敢相信一名女子竟然会有如此君临天下的气势。

    “你可以试试,若是你敢动她一头发,我保证你会后悔来人世间走这一遭。”醉蝶冷冷的注视着他说道。

    “你……”好可怕的气势,刺客感觉自己的手有些颤抖,而在一个不注意之下,可人的脖子上竟然被划了一道,顿时鲜红的血流了出来,醉蝶的眼神更冷了。

    “你该是!”如灵蛇般的金鞭直逼刺客的面部,顿时刺客的瞳孔放大数倍,看着那长鞭忘记了自己手上还有人质,就在他想要拉可人过来抵挡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金鞭直击他的面部,顿时脸上升起了一阵火辣的疼痛,大叫一声,松开了可人,抱着脸在地上打起滚来。

    也就在此时,一直在一旁紧迫盯人的凌之魁突然上前,把可人给解救了出来,看到她平安无事醉蝶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因此对待刺客也不再留情。

    可也就是因为如此轰轰动动的一场刺杀事件,使得他们无法再继续在菱州待下去,只能够连夜走人。

    在一群人赶了十天的路程之后,终于快要到达京城了,而此时醉蝶同苍穹两人的心,也不自觉开始凝重起来,回京之后,他们还能够肆无忌惮的在一起吗?

    “怎么了,心情不好。”月夜下,苍穹一个人坐在院子中,望着星空,心中充满了一种未知的别离之苦,究竟这段感情该如何收场。

    被人突然自后面抱住,使得原本有些苍凉的心注入了一丝暖气,轻轻地摇了摇头。

    “怎么还不休息。”

    “想你,所以睡不着。”此时的醉蝶像是一个任的小孩一般,紧紧地搂抱着他。

    “傻瓜,我不是一直在这里么?”温柔地揉着她的头说道。

    “苍穹,你后悔了吗?”抬起一双如水的明眸,醉蝶深深地望着他那双深邃的双眸,宛若要看进他灵魂的最深处。

    “后悔?”

    “是啊!因为认识我,你现在的生活才会一团乱,才会在这里对着夜空发呆。”

    因为她的话,苍穹突然激动的大吼道。“不许你再这么说。”

    “苍……”

    “你永远都不会是我的麻烦,也不是包袱,你是我的全部,虽然以后可能会有很多的风雨在等着我们,但是我绝对不会放开你的手,让我们一起去面对好吗?”把她搂入怀中,紧紧地,有种想要把她揉入自己身体里的感觉。

    “小蝴蝶,给我是时间,我会解决好一切,让你光明正大的成为我的。你不知道,你的出现可以说是我的救赎,明明知道自己不该去招惹你,更不该情不自禁的爱上你,可是还是无法抵挡心中的渴望,想要靠近你的渴望,小蝴蝶,永远别离开我,让我能够永远看到你,照顾你。”

    他的小蝴蝶,他的一生最爱,苍穹感觉自己为了她,可以不顾一切,哪怕是担负天下的骂名,他知道自己也无法对她松手了。

    “苍穹,哦!苍穹,别推开我,永远不要推开我。”醉蝶双臂紧紧环着他的壮阔的腰,把头埋入他的膛。

    “我永远也不会推开你。”除非有一天你不再需要我。

    “大哥,快点,不知道现在阿玛同小蝶他们到哪里了,驾……”一男一女两骑正在拼命的奔跑着,而他们正是收到醉蝶信件知道他们要回来的,琼风,雅风两兄妹。

    “应该快到京城了把,驾……我好像看到了他们。”琼风望着远处,远远而来的一对人马,顿时兴奋地说。

    “真的是他们,我们快过去吧,给他们一个惊喜。”

    “嗯!”两兄妹快马奔去。

    “公主,你看那两个人是不是琼风少爷,同雅风小姐啊!”此时在另一边的小豆子也看到了纵马疾驰而来的两人,在一旁兴奋的大叫到。

    “真的是两位少爷和小姐,他们来接我们了。”娇娃也是高兴地同挥起了手帕,同他们打招呼。

    此时苍穹望着快马而来的两兄妹,心中是五味交杂,说不上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感觉,同醉蝶对望了一眼,看到她眼中的痴迷,心中一悸。

    天哪!他们该怎么办,皇上、琼风、雅风、衣容还有额娘他们会同意吗。

    突然手被人握住,苍穹感觉一股充斥着心田,望着醉蝶温柔却坚定的笑容,回她一个笑容,告诉她自己没事。

    片刻之间,两方的人马已经相聚,此时他们早已经松开了彼此,纷纷下马!

    “孩儿给阿玛请安,阿玛一路上辛苦了。”琼风看着总算平安而归的两人,下马叩拜到。

    “雅风给阿玛请安!小蝶,我好想你哦!”雅风叶跪拜了一下,而后便兴冲冲的向醉蝶跑去,紧紧地抱住了他。

    “我也很想你们,大家都还好么。”醉蝶同样高兴的抱着雅风。

    “大家都很好,就是京城少了你这个祸头子,却安静了许多,弄得大家都很不舒服。”琼风笑着走上前,把她拉入怀中。

    “这些日子怎么样,又没有受苦,你看看你,都瘦了好多,怎么还是那么不会照顾自己呢。”把她上下拉着打量一番,琼风无奈地说道。

    “是啊!难得小豆子同娇娃都没有照顾好你么?怎么会又让自己瘦了呢,你要知道你的可是咱们好不容易才补上去的。”雅风也发现她确实有些瘦了,跟着皱着眉头同哥哥一起教训起人来。

    “好了,你们两个还真像是一对欧巴桑,我现在可是健康得很,反而经过这一趟还让身体更结实了呢,你们连个就饶了我吧,别再教训了。”醉蝶讨饶的说道。

    “你啊!真是拿你没办法,不过这次回之后,我一定要把我好好的补补,让原本掉下来的再补回去,还是的小蝶比较可爱。”琼风宠溺的捏捏她的鼻子,完全没有丝毫避嫌的意思,把她拥入怀中。

    看着三人之间的互动,苍穹握着马鞭的手紧了紧,上面青筋暴动,真的很想要上前去大吼一番,把琼风碍眼的手给打掉,甚至他有种想要剁去琼风双手的冲动,心中充满了醋意,却又要让自己冷静,千万不能泄露了什么。

    只是在心中不停的告诉自己,他们只是从小在一起的玩伴,这只是三人的相处模式而已,没什么的,小蝴蝶是爱他的,方可以勉强压抑自己的冲动。

    一旁的可以一双明眸在几人身上流转,看到苍穹郁的神情,不禁叹气,看来事情还没有结束。

    “琼风,雅风,我来给你们介绍两个人。”醉蝶把两人拉到了一旁看戏的可人和古俊佑面前。

    “这位是可人,这是古俊佑他们都是我的好友,是我们这趟旅程中的意外收获哦!”

    “你们好,叶赫那兰·琼风!”

    “叶赫那兰·雅风!”琼风雅风抱拳自我介绍到。

    “以后大家都是好朋友,小蝶的朋友也是我们的朋友,大家以后都像是一家人一般,不用客气。”

    “是啊,是啊!在这京城里我们比较熟,以后有我们兄妹来带你们好好地逛逛这个京城吧!”两兄妹笑着一唱一和地说道,敏感的琼风看着古俊佑,俊美的外形,深炯的眼神,不禁升起了一股危机意识。

    “呵呵,那就麻烦你们二位了。”古俊佑爽朗的大笑,同时还不忘记向醉蝶抛去一个媚眼,顿时引来了琼风的一道冷眼,不禁笑的更愉快了,事情越来越好玩了,父子同时爱上一个人,不知道最后究竟是谁能够抱得美人归了。

    “不客气!”琼风咬着牙说道,可人看着这诡异的一幕,微微躬身,向着两人点了点头。

    “阿玛,我们快回去把!皇上他们估计要登机了。”雅风也敏感的发觉事情有些不对劲,连忙对着苍穹说道。

    “嗯,回京!”苍穹纵身上马,大喝道。

    众人随之也都跟着上马,大队人马再次前进,向城中走去,一路上醉蝶都被两兄妹给缠住,说着路上的事情,当两人听到他们路上遇刺的时候,不禁小小的担心了一下,随后雅风抱怨,早知道有那么好玩的事情,说什么她也要跟去了。

    后来听到他们因为身份暴露,所以连夜逃跑,不禁大笑一片,说她自作自受,谁让她为了一点小财,结果让自己弄得这么狼狈。而三人之间长久以来培养出来的默契,特别是琼风同醉蝶两人即便是不明说也拥有的心灵感应,让苍穹看的不仅满心酸涩,心中像是喝了无数桶的醋一般,十分的不舒服。

    第二部 铁胆柔情 第三十七章 责任与爱情

    两人几乎是大获全胜,回到中皇上更是欣喜地赐了许多的奖赏,毕竟他们这次不禁成功的控制了瘟疫,找到了病原,还彻底的除了造成瘟疫的源泉,让死亡人数降到了最低。

    甚至没有动用国库的银两,就安顿了数十万的难民,让他们不禁有家可归,连最起码的温饱问题都想办法去帮他们解决了,那些等着看笑话之人,这次却再也难以笑得出来。

    而可人同古俊两人则被安置在了将军府,苍穹特别为他们每人准备了一处小院让他们入住。

    等到所有人都回到京城,好象一切又回到了他们未去菱州之前一般,醉蝶同苍穹两人仍是抽空便去他们的飘渺谷,甚至比以前更加勤快了,而每次到达飘渺谷两人少不了要缠绵许久,苍穹才会放她离开。

    因为无法经常见面,即便是在皇之中遇见,中间也总是有着其他人,无法尽兴地宣泄心中的思念之情,所以他们更加珍惜在飘渺谷中短暂的相聚时光。

    今日又是他们相聚的日子,醉蝶正慵懒地躺在苍穹的身上,弩叱同一点红两匹骏马现在俨然成为了一对宛若陷入甜蜜之中的恋人,在一旁大修亲密,丝毫不输给他们的主人。

    “小蝴蝶,我真的好想好想你。”用额头磨擦着她的头顶,手抚着她如婴儿般嫩滑的脸庞,眼中仅是浓浓的思念与爱恋。

    “穹,我也好想你。”每时每刻不在想着他,真不想要就这么分开,很不甘心每天短暂的相聚。

    “蝶儿,我的小蝴蝶,你让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真想要永远都把你给绑在身上,捧在手心中,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么的爱你,多么的深深在迷恋着你。”

    “我知道,我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也是那么深刻的在爱着你,可是,再忍忍吧,穹,我不知道该如何告诉琼风,雅风他们,我不想要伤害两个我最好的朋友,他们对我很重要。”醉蝶紧紧地把自己埋入他的怀中说道,语气中有着深深的爱恋,此时的她不是那个名满大清的固仑公主,只是一个为爱烦恼的小女人。

    再坚强的女人,一旦陷入爱情之中她都有太多的无法把握,更何况横在两人之间的不只是年龄的差距,还有家庭,背景,他们之间实在有太多的阻碍,已经止住了她原本想要高飞的翅膀。

    “他们对我又何尝不重要,他们都是我最亲爱的子女,可是小蝴蝶,我实在不忍让你在这样过这种偷偷的日子,我恨不得把全世界最美最好的东西捧到你的面前,我是那么的珍惜着你,同时却又伤害着你,让你为难,让你受苦。”

    他语气中的深情与自责都让醉蝶心疼,这个男人,虽然外在大了自己那么多,可是却让自己倾尽一切感情在爱着,醉蝶抬头送上自己的红唇。

    四唇相贴,所有的自责与责难都烟消云散,剩下的都是深深的火热缠绵,与无尽无可宣泄的情怀,苍穹有种想要把她揉进身体里的冲动,若是两人能够抛弃一切,就这么一生在这里,永远不要出去该多好。

    许久之后,两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苍穹的眼神变得更加幽暗了,他差点再次把持不住,就在这里要了她,可是理智让他停了下来,喘着的气息,帮醉蝶把凌乱的衣衫给整理好。

    “穹,若是你想要……”醉蝶的话,再次被苍穹给呑进了肚中。

    “别,我不能够伤害你,别说出让我后悔的话来,你知道,对你我是没有任何的抵抗力可言的,我不想要在这种情况下做出伤害你的事情,那样会让我觉得自己禽兽不如。”

    有些糙的大掌捧着她鹅卵般的小脸蛋,用自己的鼻尖磨擦着她挺翘的鼻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庞。

    “我不怕,我想要你快乐。”为他的忍耐,为他的隐忍而心疼。

    “嘘,宝贝,这样就好,我的快乐是看到你,只要能够让我每天看到你,那便是我人生中最美好,最快乐的事情。”

    两个深深相恋的男女,在这美的让人屏息的地方,不停地倾诉着彼此的爱意,彼此的心,可是不管是他们再怎么珍惜这份时间,时间还是在悄悄地溜走,分离的时间再次到来,两人心中都蒙上了一层影。

    “小蝴蝶,我们离开这里吧,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开始我们的生活,抛下这里的一切。”情动之时,苍穹开口说道。

    醉蝶深深一笑,离开这里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好美的梦,可是他们真的可以么?“那你的家人,你的爵位,你的一切要怎么办。”

    “不管了,这一切我都无法去顾虑,没有你,我甚至连呼吸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让我自私一回,为自己活一回吧。”这不是他的冲动之言,却是他思考已久,家庭,责任,爱情,他选择了后者。

    他已经为了这个国家,为了别人活了大半辈子,也该为自己活一次。

    “好,只要你不在乎,天涯海角我追你去,但是再给我一些时间,等我帮小烨子平定三藩叛乱,我们便离开这里,去法国,去巴黎,去浪漫的普罗旺斯开始我们新的人生。”

    醉蝶笑着许诺,等到平定三藩完成了顺治帝的承诺,帮小烨子稳定这一切,她便离开,这是她一直以来的计划,只是把这个计划中多加入了一个人。

    “无论多久我都会等你。”

    两人在这一刻宛若看到了他们美丽的未来,美好的一切,宛若自由就在他们的眼前一般,可是却不知道事情远远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将军府

    深夜的气温有些凉,夜容下意识地想要靠近温暖的怀中取暖,却遍寻不到那倒应该在床上的身体,睁开有些迷茫的双眼,发现原来丈夫并没有在床上,眼中闪过一抹深深的落寞,坐起身披上一件外袍,向门外走去。

    打开房门才发现丈夫的身影,此时苍穹正坐在门外的走廊上,眼神有些放空地望着天空,手中还拿着一块闪着淡淡光芒的玉佩。

    夜容拿起一件外袍,悄悄地走上前帮他把衣服披上,这才发现原来他的手中握着的竟然是一块蝴蝶开关的玉佩,感觉到她的到来,苍穹连忙把玉佩收入怀中,收起脸上落寞忧郁之色。

    “小心着凉了,天气有些冷。”假装没有注意到他有些惊慌的表情,夜容温热地说道。

    “自私起床了?”

    “醒了发现你不在,所以便出来看看。”

    “哦~”一阵沉默,苍穹这才发现原来夫妻两人之间竟然这么陌生,甚至找不到任何的话题可聊。

    “不早了,我们去睡吧!”最终夜容开口说道,而她的人企图靠近,却让苍穹突然起身躲开,顿时令她僵硬在那里,伸出去的手放在半空之中。

    这是第几次他拒绝自己靠近了,自从这次打仗回来,他甚至都没有在碰过自己。又是第几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房中看不到丈夫的身影,又是自己在第几次在他的脸上看到那种落寞,忧伤,对着月光宛若思念着恋人的眼神。

    “天快亮了,我还是去练武吧!”看到她受伤的眼神,苍穹明白自己又反应过度了,夫妻有任何亲密的举动本来就是人之常情,可是现在他却无法碰她。

    甚至当每次同她躺在一个床上的时候,他都会生出一种深深的罪恶感,让他绝得自己很脏,对不起纯洁,美丽的醉蝶,会有一种背叛的感觉,所以他无法让自己去碰触她,哪怕她才是自己名正言顺的妻子。

    苍穹知道自己的这种行为对夜容来说是一种多么大的伤害,可是他却没有丝毫的办法,望着他又要走的样子,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一股勇气让夜容一个箭步上前自身后抱住了他。

    “苍穹,别走,不要这样对我,这样对我太残忍了。”

    “夜容,你干什么,先放手。”想要掰开紧紧蜷在自己腰上的那双瘦弱的手臂,苍穹才发现她竟然用了那么大的力气在留住自己,是任他无论任何都无法掰开的。

    “不放,我不放。苍穹,你是不是有了别人,若是真的有了的话,你可以把她带回家来,我会接受的。可是拜托你不要把我推开,不要不理我,不要我。”

    背后湿湿的感觉,让苍穹明白她在哭泣,在哀求着他,心中不禁一阵复杂的沉痛。

    “夜容,你冷静一下,我没有不要你,也没有人不要你,你依旧是这里的女主人,是将军府唯一的女主人,没有别的人。”

    自己能说么?不能,就算是夜容接受这一切,整个朝廷也是无法接受的。

    “可是你连看我一眼都不愿意了么?苍穹我真的不介意你纳妾,或者她想要这个位置也是可以的,我可以让出来,只求你抱抱我,回头看看我,不要这么抛弃我。”有些卑微地渴求着丈夫已经远去的心。

    感觉到身后不停哭泣,甚至颤动的身体,怎么说她也是自己的夫人,是琼风他们的娘亲。即便是无法给她一份全心的爱,但她依旧是自己的亲人,相守了二十年怎么可能没有一丝的感情,只是亲情远远大于其他的感情。对她,他是又敬又愧。

    敬重她一名女子这么多年来为这个家所付出的一切,愧疚自己要一生辜负她这份深情厚意,他可以给她一切外在的,可是却无法给她一颗真心,因为他的心全部都被那抹明快的紫色身影给夺去。

    “夜容你不要这样,我只是要去练功而已。”苍穹转过身,无奈地叹了口气,扶着她的肩膀说道。

    “现在时间还早,并不急着去练功,苍穹,你自从回来之后都没有碰过我,这次抱我,求你,抱我!”夜容知道自己已经极尽卑微地在渴求着一份拥抱,她几乎用尽了她全部的心魂。

    “夜容,你不要这样,这不像你啊!”此时的他,让他绝对窒息,甚至陌生。

    “苍穹我已经如此卑微地在求着你了,难道你真的不愿意抱我么?”说着夜容已经开始泪如雨下,哭得几乎肝肠寸断。“夜容……”

    “一个妻子如此去哀求丈夫的爱,难道就如此困难么,我们已经是二十年的夫妻了啊!”

    “我,夜容别这样,好,我答应你!”苍穹感觉自己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听到了破碎的声音,夜容的泪,夜容的控诉都让他窒息,让他无法反驳,可是想到自己要对不起醉蝶,愧疚感几乎要把他吞没。

    “苍穹……”听到他答应,夜容脸上浮现出了少女才有的娇羞,望着他,可是欣喜的表情看到他眼中隐没的痛苦一阵的疼痛,可是她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够放弃。

    拉着他来到床边,引领着他褪去自己的衣衫,而后柔软无力的小手在他的身上索着,帮他把衣衫也全部褪去,苍穹却只能够无奈地望着她的动作,心中翻滚着剧烈的痛。

    当夜容拉着他两人一起躺在了那张他们新婚时躺过的床上之时,白色的床帐落下……

    房中的弄清上演着,却不知道其中有几分心,几分情,几分无奈。

    而苍穹绝对无法想到,抱着愧疚的心对另一个女人做出的事情,会让他几近失去了醉蝶,失去了心中的最爱。

    他忘记了醉蝶要的不仅是心灵的爱情,更是不容许有任何的污点,身为一个丈夫的责任感,与对妻子的愧疚,让他也因为这一夜悔恨终身,若是知道以后将会发生那么的事情,失去了醉蝶的信任与爱,他还会选择身上的责任么?

    第二部   铁胆柔情     第三十八章  受伤

    一早,将军府中便来了几位贵客,一身便装的康熙帝以及固仑公主同她的两个班,醉蝶要来找琼风、古俊佑,可人,雅风他们烤,正好被近日休朝的康熙碰到,便一起跟着过来了。

    几人一起来到将军府的后院,一群年轻人很快地便架起了烤架,醉蝶明显的有些心不在焉,因为此时就连老太太都来了,可是苍穹夫妇却一直没有出现。

    “琼风,将军呢?”就在此时玄烨问出了醉蝶心中的疑问。

    只见琼风暧昧一笑,而后贼兮兮地说道。“阿玛同额娘还没有起床吧,呵呵,估计今天会睡到很晚。”

    “为什么啊?”单纯的雅风并没有想到那么多,开口询问道。

    “当然是在为我们努力增添弟妹了,你们知道么,今天我路过阿玛的房间,本来是去想要喊阿玛一起去练武的,结果却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琼风边说边手舞足蹈地比划着。

    “奇怪的声音,什么样的声音啊,是阿玛受伤了么?还是有刺客。”怎么说都是未出嫁的大闺女,雅风没有朝其它方面去想,不解地询问道,可是另外听到的众人却全都带着暧昧的笑容,可人更是红了脸。

    “小孩子不要管那么多,琼风你也真是的,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胡乱说,到时看你阿玛饶不饶得了你。”老太太笑骂着一对孙子孙女。

    “我是看阿玛额娘恩爱嘛!”琼风皮皮地说道。

    醉蝶感觉自己的心在瞬间破碎成了千万片,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手中的**翅一送,正好被她身旁的古俊佑给连忙接住,望着她脸色苍白的模样心中一阵心疼无奈,同时也恨苍穹既然如此还要去招惹她干嘛。

    “小蝶,你怎么了?”琼风看到醉蝶突然变得苍白的脸,也顾不得正在同妹妹的玩闹,连忙上前关心地问道,这时众人才发现她的脸几乎像是白纸一般,白的透明。

    “小蝶,你的脸好白啊,是哪里不舒服么?”雅风一见也连忙丢下手中的东西,上前问道。

    “我没事,只是身体有些不舒服而已。”醉蝶虚弱地笑了笑,原来心中已经痛得没了感觉。

    “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间不舒服,我看还是找太医检查一下吧!

    ”玄烨也跟着关心地说道,说着就要让人去传太医。

    “不用了,大概是今天没有休息好,我休息一下就好了。”此时醉蝶赢弱的让人心疼。

    可人望着她,心疼她的苍白。“我看还是你们玩,我扶她去休息一下吧。”

    “还是我去吧!”琼风也跟着说道。

    “还是让可人去吧,她们女孩子比较方便。”古俊佑知道她的心事,心想就让可人好好安慰她一下吧。同时不忘狠狠地瞪了琼风、雅风两兄妹一眼,都是他们乱说话的结果。

    “那我也去。”雅风兴匆匆地想要跟上,却被可人给客气地阻止,毕竟现在实在是不适合他们兄妹的出现。

    而正在两人起身离开,刚走两步,便看到迎面而来的苍穹以及夜容夫妻二人,苍穹眼中带着一抹冰冷之色,而夜容嘴角却含着宛若少女般的娇羞笑容,看的羡煞旁人。

    四人相对而立,苍穹在看到醉蝶的那刻眼中闪过一道惊喜,醉蝶却把头扭向了一旁,忧伤的眼神有些空洞的望着远方,脸色依旧苍白得宛若透明的白纸,夜容嘴角的幸福笑容几乎摧残了她的所有自制力,原来自己无法如想象中的大方。

    即便是心里不停地安慰着他们是夫妻,做这种事情也是很正常的,可是真正要面对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本没有丝毫办法。

    她怎么了,生病了么?为什么脸色这么苍白,这么柔弱,这是他从未见过的醉蝶,我的小蝴蝶怎么了,苍穹心中焦急的几乎要大喊出来,可是却什么也不能够做,只能够用担心的眼神望着她。

    可人扶着醉蝶的手微微用力,想要给予她安慰,心中又恨着苍穹夫妻二人,他们是故意来此秀甜蜜的么?相谐出现,是想要怎样,不知道他们现在很幸福么?

    “将军,夫人,请容我们先告退,公主的身体有些不舒服。”可人客气有理地说道。

    “小……公主怎么了?”苍穹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没什么,休息一下就好了,我们先下去了,等会再过来吃烤就好。

    ”不想要让人在怀疑什么,可人淡淡地说道,而后扶着醉蝶缓缓离开,留下了一院的沉闷。

    等到两人一起来到花园中,可人扶着醉蝶坐下,有些心疼地拥着她的身体。

    “别这样,蝶,你这样会让我们大家都很担心的。”

    “可人姐,我是不是很没用。”醉蝶幽幽地开口说道。

    “怎么会,我们的醉蝶公主是最勇敢,最坚强的女子了。是什么也打不败的女豪杰,花木兰,怎么可以如此轻易的认输呢?”故作轻松地开口说道,醉蝶柔弱地笑了笑。

    “可是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痛,我是那么的嫉妒着夜容,甚至恨不得让她从此消失,我怎么可以有这种思想,她是琼风、雅风的额娘啊。我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可怕。”

    “胡说,你才不可怕呢?在我的心中,醉蝶永远是最善良,最勇敢,最无敌的,蝶儿,我的蝶儿,不要让自己被自己的心魔给打倒了,曾经你让我站起来,现在自己绝对不能够倒下啊。”

    “是啊!我不能够倒下,我还有责任没有完成,我是先皇御赐的固仑醉蝶公主,所以要坚强。”醉蝶深吸一口气说道,平且平复心中的骚动,她怎么可以如此脆弱到被一份感情给打败呢,只是心中原本坚持的那个最初的梦,被人背叛的心痛,却是在心中划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是她太高估了两人之间的爱情,还是太高估了他,原来幸福是短暂的,是有翅膀的,随时都会飞走,自己的幸福快乐也是如此短暂,就在她要为两人的感情努力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横在两人之间的不仅是外在的那些因素,这段已经出现裂痕的感情值得自己再去努力坚持么?

    “你能够想开就好了,这样我就放心了。”可人安慰地说道,可是真的能够放心么?可是这一刻发现醉蝶的笑容是那么的飘渺,有种让人看不真切的薄纱覆盖着一般,多了一抹忧郁的朦胧美。

    “我们快点回去吧,否则他们要起疑心了。”故意轻松地笑了笑,表示自己的心情已经恢复。

    “嗯!”点了点头,可人起身搀扶着她,两人又走了回去,只是此时的心多了一道深深的,甚至无法弥补的划痕,被她掩盖在了那梦幻般的迷蒙笑容之下。

    等到两人再次回去,发现大家已经把都给烤了个差不多了,而苍穹却坐在一旁的草地上沉思,知道众人的呼唤才让他回过神来。

    “还好么?你确定不要传太医。”琼风一见到两人回来,连忙上前拉着醉蝶询问道。

    “我确定我没事了,刚刚只是有一些贫血而已,你们不要太大惊小怪了。”醉蝶用着最轻松的笑容开口说道,看到古俊佑询问的眼神,对他点了点头,意思自己很好,让他放心。

    “小蝶,你终于回来了,你不知道你再不回来,有人可就要坐不住了。

    ”雅风一看到醉蝶恢复了正常,也跟着上前调侃地说道,同时不忘记帮哥哥拉红线。

    醉蝶淡淡一笑,而后来到了烤架旁边。“让大家担心了,今天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大师级别的烤。”

    瞬间原本紧张的气氛又变得轻松了起来,大家在一起谈笑玩闹,仿佛丝毫没有发生刚才的事情,苍穹远远地望着她同自己的儿女一起玩闹,心情沉重的让他几乎无法喘息,刚才他已经从琼风的口中猜到了事情的经过,是自己让她伤心了。

    而夜容也是一脸娇羞地望着苍穹成熟稳重的脸孔,心中充满着爱恋。

    “阿玛,额娘你们也一起过来啊,不要在一旁光看。”雅风拉过两人一起坐在地上铺好的桌布旁,各种新鲜的烤散发着浓浓的香味。

    “好了,终于可以吃了。”琼风把一把鱼翅拿上来说道。

    醉蝶拿起一串烤**翅在嘴边,望着**翅,淡淡地开口说道。“此时若是可以小酌一番就好了。”

    “这个主意不错,我去拿。”迫不及待想在心上人面前示好的琼风说道,而后快速地去拎来了两坛好酒。

    “哇,大哥好偏心,我要了好多次你都舍不得拿出来,醉蝶只是说了一下,你便把整坛给抱了出来。”雅风一见这两坛酒正是大哥珍藏已久的醉花酿,还是当年他同醉蝶两人一起配制的,酒香扑鼻,令人不饮已醉,却是心醉。

    “你怎么能够同我的小蝶相比,男人婆一个。”琼风宠爱地刮着她的鼻子笑骂道,而后温柔地为醉蝶倒上了一杯,语气温柔地说道。“别喝太多,会醉。”

    “喂,阿玛,你们看大哥啦,本就是重色轻妹,有异没人。”雅风顿时哇哇大叫,惹得康熙、夜容以及老太太一阵大笑,苍穹眼中却闪着沉重。

    自从再次出现,小蝴蝶的眼中一直都没有自己,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自己真的伤了她,难道就这样失去她了么?

    “雅风不许胡闹让皇上、公主看笑话了。”苍穹冷冷地开口训斥雅风的胡闹。

    “没关系,将军不要太拘禁了,反正朕早已经习惯了,今天这里没有皇上公主,大家都是一样,尽情地吃,尽情地玩,尽情地闹即可。”玄烨笑着说道,此时的他看起来不是一国之尊,高高在上,只是一个大男孩而已,脸上带着羞涩却又爽朗的笑容,有着符合他这个年龄的热情与活力。

    “谢皇上,公主。”

    醉蝶垂下眼睑,公主,他现在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同自己撇清关系,好面的打扰他们夫妻的幸福生活么?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害怕她让他柔弱的老婆受伤么?

    一口饮进杯中物,口中的辛辣感觉却冲不去心中的酸涩,与异样,为自己再次斟了一杯,又是一饮而尽,而在不知不觉之中,他就这么一杯接着一杯地喝了起来,等到手中杯子突然被人夺去,睁着有些惺忪朦胧的眼望去,是琼风,只见他一脸心痛地望着自己,那熟悉的眼神让她心头一震,不愧是父子,流着相同的血,竟然连眼神都是如此的相像,为什么她爱上的不是眼前这名男子呢?

    “琼风,你做什么,把酒杯给我,我还要喝。”

    “小蝶,你不能够再喝了,已经喝的够多了。”

    “不够,琼风,你给我好不好,我还要喝!”醉蝶有些任撒娇地说道,头靠在琼风的身上磨蹭着,脑海中有什么东西在晃悠。

    “你喝的够多了,说了是小酌,你现在已经是豪饮了。”隐约间感觉气氛有些不太对劲的琼风,丝毫不妥协地说道。

    “琼风真讨厌,人家今天心情好,好不容易出来一次,你还要像个老头子一样管东管西的,我不管,我要喝啦。”

    “公主,你醉了。”苍穹想要上前把她抢回自己的怀中,看到她躺在琼风身上的模样,让他嫉妒的想要发狂,此时他才明白他本就不允许任何人碰触到她,可是自己呢,想到此,苍穹脸色一阵苍白,身体晃动了一下。

    “我没醉!”醉蝶突然激动的大吼道。

    “好,好,你没有醉,小蝶最乖了,我们去休息一下好不好。”琼风连忙拉过她的身体,抱在怀中,轻哄道,那温热宠溺的模样,让人看了不禁一阵羡慕。

    “不要,我还要喝,风,你陪我好不好,好不好嘛!”醉蝶任地扯着琼风的衣服,撒娇地说道,而她那带着三分醉意,三分媚态,三分娇俏,一分忧郁的模样看得在场的男子一阵心动。

    而苍穹更是想要大叫,告诉他们,她是他的,不允许任何人窥见她的美。想要好好的把她藏起来,即便是亲生儿子也不可以,可是他却什么也不能够做,只能够一杯酒接着一杯酒,看着她在自己儿子的怀中撒泼的模样,心中疼痛无比。

    “小蝶,别为难我了,喝醉了明天你会头痛的,你今天身体还不舒服,我们改天再喝好不好。”差点就忍不住投降的琼风,最终无奈地说道。

    “不好,我要喝酒。”此时的醉蝶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

    “好,小蝶想要喝酒,我陪你喝,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第二部 铁胆柔情 第三十九章 两难

    “不好,我要喝酒。”此时的醉蝶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

    “好,小蝶想要喝酒,我陪你喝,今天我们不醉不归。”古俊佑突然起身开口说道,并且抱着酒坛,另一只手拿着两个杯子走了过来。

    醉蝶一听,连忙转过头,听到有人愿意让自己喝酒,顿时高兴的笑了起来,上前抱住古俊佑。“古俊佑我就知道还是你最好,最懂我了,都不像琼风,小气的要命,我们去喝酒。”

    “好,我们去喝酒。”

    “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哈哈……”两人说着便要相拥到一旁去喝酒,这一变化可瞬间急坏了两人,一个是琼风,一个事苍穹。

    苍穹再也无法让自己无动于衷,正想起身把那个让自己心神俱裂的小女人抢过,却发现一道人影比他更快了一步,醉蝶已经换位在琼风的怀中。

    “坏蛋琼风你想要做什么,我要喝酒啦,古俊佑你带我去喝酒。”醉蝶挣扎着大吵大闹喊道,众人从未见过如此失态的醉蝶,都不禁有些吓到。

    “不用他带你去,我带你去,你这个可恶的小女人,要喝酒,我陪你喝酒好。”说着便打横抱起不断踢动的醉蝶,向玄烨等人鞠躬告退,说要亲自驯服这个顽固的小女人。

    而他们的离去,剩下的众人表情各异,古俊佑一脸沉思,可人一脸担心,雅风大喊着哥哥总算是有出息了,知道行动了,大叫着要加油。玄烨带着一抹奇怪的表情看着离去的两人,苍穹用力的握紧了拳头,手上青筋暴动,眼中更是闪着浓浓的杀气。

    夜容脸上闪过一道复杂的光芒,老太太则是含笑着,大谈现在的年轻人啊,真好,谈个恋爱都是那么的疯狂。

    突然一抹亮光吸引了夜容的注意力,走进去拾起,发现时一块玉佩。“苍穹,你的玉佩掉了啊。”奇怪他为什么要随身带着一块如此女化得玉佩,苍穹一见连忙上前一把夺过玉佩。而后了一下自己的怀中,发现那不是自己的那块,而是醉蝶的。

    “冰蝴蝶是有灵,并且受到蝴蝶仙子祝福的,只有真爱的两人才能够为对方带上它,它会帮你把爱人紧紧地锁住。但是当真爱要消失的时候,它便会从恋人的脖子上自动掉下来。”记得当时那个送给自己冰蝴蝶的老和尚是这么说的,那么既然自己的还在,为什么醉蝶的会掉落了下来。

    这代表着什么,是他们的爱情也已经走到了尽头么?是说小蝴蝶妖放弃他了,不要他了么?不,不可以……

    “咦,阿玛你哪里弄来的如此漂亮的玉佩啊,是不是要送给我的啊!”雅风看着那块蝴蝶玉佩欣喜地说道,却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抬头一看不禁后退了一步。

    “不给就不给嘛,干嘛那么吓人。”小声的嘀咕道,为阿玛脸上的浓重杀气所吓。

    苍穹不知道周围人都奇怪的望着他,只是拿着玉佩快步走开,他要找到小蝴蝶,向她解释,向她认错,取得她的原谅,告诉她自己不能够没有她。

    当他找遍所有的地方都找不到两人的身影,随即想到琼风的住处,可是心中却又强烈的排斥着这个可能,不希望他们真的在那里。

    当苍穹快步走到琼风的住处,入眼的画面却让他僵硬在了那里,心也在瞬间跌入的冰底,最深最深层,只能够无所动,无所直觉的僵硬在那里,看着两人亲热的画面,却发现很努力让自己离开的双脚本无法再移动,他是怎么了——

    院子中,醉蝶已经整个人醉倒在了琼风的身上,呈现了半昏迷的状态,双手紧紧搂住了琼风的脖子,而琼风也是一条手臂圈住了她的腰肢,另一只手抚着她的脸,她的发,眼中带着深深的爱怜。

    “为什么我们不能够相爱呢?”醉蝶有些痴痴地低语说道,也许她真的爱上琼风便不会如此难过,如此受伤了吧,毕竟两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傻丫头,你可知道我一直都是爱着你的,爱的我都不知所措,只有你才会认为我们两人之间没有爱情吧!”脸上露出一抹苦涩,望着她有些神志不清的模样苦涩的说道。

    “嗯……我再也不要爱了,因为爱人好累,风,你爱不爱我。”

    爱人好累,她爱上了谁,痛苦的眼神闪过,“好,我爱你!”

    “嗯,那我让你爱,以后都让你爱,让你爱……”与其找个自己爱的人会受伤,那就找个更爱自己的人,让自己免于受伤吧!迷糊中的醉蝶不知道自己许下了什么承诺,却又隐隐约约间知道些什么。

    “好,我只爱你,只爱你这只调皮的小花蝴蝶。”点了点她的鼻头,看着她娇俏的模样,琼风忍不住低头吻上了那两片自己渴求已久的红唇,捻转反侧,试探着想要进入更深,可是由于此时醉蝶已经完全进入了睡眠状态,所以并不知道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琼风抬起头,气息有些微喘,脸色绯红。“真是只折磨人的花蝴蝶,我该拿你怎么办啊!”一只手徘徊在她的颈处,慢慢地想要探入她的衣衫之中,心想只是安抚一下就好了,趁着她睡着了,应该没关系吧!

    苍穹在门外看的双眼冒火,怒气冲冲的想要冲进去,抓住那个企图乱他的女人的男子狠狠地揍一顿,可是单脚刚跨出一步,却被一道声音给阻止住。

    “你想要进去么?你在不舒服么?”夜容幽怨的声音带着一丝冷意,而她正站在一旁紧紧地盯着苍穹的一举一动,看到她,苍穹僵硬了一下,而后转过身。

    “我不明白泥在说什么?”

    “是么?现在风儿在里面所做的一切你都不心痛,不嫉妒么?还是你再也无法忍受了。”夜容走上前,看着园中的两人,此时他们已经一起躺在了草地上熟睡而去,单纯的面容像是两个纯洁浪漫的男女一般,美的让人不忍打扰。

    “你胡闹够了,若是有什么回去再说。”苍穹有些恼怒的走回他们的园中。

    “被我说中了心事,所以恼羞成怒了吧!醉蝶才是你不愿意碰我的原因,是让你如此失神,让你心不在焉,更是让你不顾常理,不顾道德,不顾尊卑的祸源。”一直知道自己的丈夫外面可能有其他的女人,可是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女孩,那个比他们女儿还要小几个月的女孩,这让她如何能够接受。

    “不许你这么说她,我们的事情不像你想象中的那样。”苍穹有些懊恼地大吼道,对于心中的隐私被妻子知道,他有的不是心慌,焦急,而是反而有种送了一口气的感觉。

    “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那是怎样,我想象中又是个什么样子。叶赫那兰苍穹你怎么敢,又怎么可以这样,你知不知道那是你儿子喜欢的对象,甚至有可能会成为你的儿媳的女人。”夜容同样有些失去理智的大叫道。

    “我知道,我知道,你说的一切我都知道,可是我就是没有办法,你要我怎么办,我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对她的感情。我也曾经痛苦过,抗拒过,甚至想过要永远地压抑这份不容于世的感情,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我好痛苦,好痛苦。”

    苍穹有些颓废的跌坐在地上,双手抱着头吼道。

    “看到她那明媚的笑容对着别的男人展开,我便会嫉妒,疯狂的嫉妒着可以得到她笑容的男人,可以让她笑的如此开怀之人,更是恨得想要杀人的冲动。看到她同琼风、雅风之间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更是毫无控制的嫉妒着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女儿,因为他们可以那么光明正大的同她在一起玩耍,陪她笑,陪她哭,而我却什么耶不能够做,只能够在一旁干着急,你知道那种无助悲伤地心情么?那几乎要了我的命,夺去了我所有的呼吸。今天的一切更是让我嫉妒的想要发疯发狂,想要杀人。”

    终于苍穹吼出了自己的所有感情,所有想法,夜容惊吓的瞪大了双眼,跌坐在了椅子上。

    “疯了,你真的是疯了。”一个会嫉妒自己儿女的父亲,他真的是疯的无药可救了。

    “是,我是疯了,我被这份无法宣泄的感情给逼疯了,被这份该死的家庭责任给逼疯了,被君臣之理给逼疯了,我真的是彻底的疯了。”

    “你……是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开始的——”夜容有些神崩溃的嘶吼着,丈夫亲自在她的面前,承认他同别的女子之间,那份无法宣泄的感情给逼疯,而他们成为了他感情无法圆满的绊脚石,这让她情何以堪,让她该如何自处。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也许早在我见到她的那一霎那便已经无法自拔的爱上了她,爱上了她的完美,爱上了她的俏皮与古灵怪,爱上了她的每一个表情,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让我无法自拔地迷恋着,而我活了四十年首次知道什么叫做疼彻心扉,什么叫做心跳的速度。”

    早在飘渺谷中看到那个宛若落入人间的仙子,那一刻他的心已经变得不是自己的,便是开始了不自觉地为她的每个表情,每个动作都记进了心中,引入了灵魂的最深处。

    夜容知道自己完了,自己真的输了,从来未曾见过丈夫身上流出如此浓烈的感情,他一直都是一个感情比较内敛之人,成亲这么多年,她总是认为丈夫之所以会如此时因为天如此,感情不叫内敛,所以她不报不愿地去守护着这个家,守护着这个他经常不会回来的家。

    因为相对于其他的王公贵族的三妻四妾,她应该算是幸运的,毕竟丈夫从未想过要纳小妾什么呢,两人更是所有人眼中的模范夫妻。

    原来一直以来他不是没有感情,而是没有遇到那个让他可以把所有的感情宣泄出来之人,而他的不娶妻不纳妾,只是因为怕麻烦,原来他们这而是年的感情什么都不是,一切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认为。

    “对不起,也许我不该在这么继续优柔寡断下去,每每一想到她此时正躺在琼风的怀中,我便想要发疯,想要杀了他,我要去带走她。”苍穹说着便要起身离开,却别夜容一把自后面拉住。

    “不……你不可以去……不可以去啊……”

    “夜容,放手。”

    “不,我绝对不会放的,你怎么可以如此去破坏儿子的感情,你要怎么向儿女交代,醉蝶呢?她又是怎么想的,她也爱你么?你不能够如此的一厢情愿下去了。”

    “不是一厢情愿,我知道我不是,我们是两情相悦,两心相许,我现在什么也顾不了了,我要去夺回她,取得她的谅解,解释今晚的事情,我不要她伤心难过,更不要她放弃,她不能够放弃啊!”若是连她都放弃了,自己该怎么办。

    “两情相悦,这么说醉蝶也是知道的了,怪不得,怪不得今天她那么的不对劲,那么怪异,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夜容痛哭流涕的大喊,她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究竟是在面对怎样的一个人,怎样的一种境界。

    “那么怎么哭如此做,把所有人玩弄于鼓掌之间,你把大家当做什么了,又把我当做什么?你怎么可以。”夜容痛苦着捶打着他的身体,一拳一拳地落在他的身上,却每一下都像是落在自己的心间。

    “你打吧,怨恨吧,但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再阻挡我了,我再也不要看着她在别的男人怀中寻求安慰,那样真的比杀了我还要痛苦。”苍穹闭起双眼,双手垂于两侧,任她打骂,只希望她打骂之后可以放过他。

    夜容被他的话再次震到,吓到。“别的男人,那是你的儿子啊,你的亲生儿子,你怎么可以这样,一手捏碎他从小到大的梦,怎么可以破坏他心目中的阿玛形象,不,我绝对不会允许你去的,除非我死。”

    眼中闪着坚毅,夜容大有着破釜沉舟的感觉,与其让他做出有违伦理,有损国家的糊涂事,倒不如来个鱼死网破,她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阻止。

    “夜容不要逼我。”

    “是你在逼我,逼我们每一个人。”突然松开他,一手抓起梳妆台上的剪刀,夜容抵着自己的脖子,泪眼朦胧的喊道。“不要以为我是开玩笑,你知道我说到做到,与其看着你一步一步走向毁灭,不如眼不见为净。”

    “啊……”苍穹开始疯狂的大吼大叫起来,砸落所有的家具,最后一拳打在了墙上,而后狼狈的坐在了地上,双手抱着头痛苦的呻吟,他知道自己完蛋了,他甚至看到了自己被淹没的命运。

    【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