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同人 > 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 > 第六十六章 第黑心的老鸨(作者:曾九)
女文工团员最后

《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六十六章 第黑心的老鸨

    不一会儿,来了一辆有篷的马车,下来一群叽叽喳喳的女人,忙着和匪兵们打情骂俏。进来两个穿黑衣短打扮的精壮汉子,向郭子仪打过招呼,两个匪兵解下大姐,与两个汉子一道推着大姐上了车,绝尘而去。我心里一阵悲哀,大姐被送进了妓院,这一夜又是苦海

    无边啊。忽然我发现大姐跪过的地方地上湿了一片,想想大姐刚才的反常,我的心悬了起来。天渐渐黑下来,我被铐在屋里能听见屋外的喧哗,人来人往。妓院过来的几个妓女个子瘦小,说着我听不懂的土话与匪兵们打情骂俏,很快就都进了房,不一会儿房里就陆续传

    出男人的淫笑和女人的浪叫。院外来来往往的脚步声一直不断,忽然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女人的声音在与人交谈,好象是在送客,是那个妓院老鸨。从院墙那边也不断传来女人的浪叫,还不时隐隐约约能听到几声女人凄厉的哀嚎。我突然明白了,妓院与客栈只一墙之隔,

    大姐就在墙那边受辱,那来来往往的脚步好象就蹋在我的心上。

    外屋郭子仪的客人不断,他不断与人寒暄着、说笑着,谈论着女人。从他们的谈话中我渐听明白了,这里是土匪们经常聚会淫乐的地方,因为这里有烟土、有女人、有山里见不到的各色百货。自从我军进入湘西并开展土改,各股土匪陆续抓到我军一些女兵和地方工

    作的女同志,还有一些当地的女干部。他们各据一方,又不满足于凌辱、玩弄自己手里的女俘,于是就利用这个马帮歇脚的地方进行交换,他们叫赶集。每次由一个匪首发起,各股土匪就把自己手里的女俘拿来象货物一样比较、交换,当然还要当场凌辱、奸淫,以此取

    乐。这次的赶集是一个叫黄大炮的匪首发起的,从来拜访郭子仪的人来看,来的土匪不下八、九股。我心里真恨,不知有多少战友在这里受尽凌辱,我们那么多侦察员怎么就没发现这个淫窝呢?要能把它连锅端,我宁肯和这群禽兽一起死在这里。院里的妓女已经有人完

    了事,走到院子里,端来水盆,蹲在那里毫无顾忌地洗着下身,旁边还有匪兵在说笑,这些女人自己都没把自己当人,男人就更不把女人当人,何况我们这些被俘的女兵呢!洗完身子的妓女又吊着男人的膀子进屋去了,我心里冷的发抖,肚子又剧烈地绞痛起来。院墙那

    边突然传来大声的吵闹,那老鸨在低声下气地劝着什么人,我隐约听她在说:“…给您排在下半夜……一柱香的功夫…都排了四十几个爷们了……大着肚子别玩坏了,我没法给七爷交代……”一个蛮横的声音嚷道:“我就是要玩玩北边来的女鞑子,我出三倍的钱……”

    天啊,我突然明白了,这黑心的老鸨,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安排了40多个男人轮奸大姐,一柱香的功夫一个如狼似虎的男人,她竟然用大姐圣洁的身子赚脏钱,我听的心如刀绞,泪流满面。

    掌灯以后,老金陪着郭子仪进来,捏着我的鼻子给我灌下一碗又苦又涩的汤药,他说喝了这药能让我更加水灵。我被肚子的绞痛折磨的坐立不安,只希望这碗热汤下去能缓解腹痛,谁知喝下药后下腹如倒海翻江,腹部和大腿的肌肉不时地抽筋,疼的我连腰都直不起

    来了。夜里,当郭子仪再次奸淫我的时候,我已经丧失了反抗的意识,甚至暗中盼着他的大肉棒插进我的身体,因为只有那个凶恶的家伙能够驱散我腹内的寒气,赶走让我痛不欲生的腹痛。那天夜里,他只奸淫了我一次,我昏昏沉沉地听着屋外传来的阵阵淫声,在静夜

    中,我几次分辨出大姐悲惨的哀嚎,不知为什么,我的脸烧的发烫。天亮时,我发现几天来一直沥沥拉拉的经血嘎然而止了。

    天一亮,土匪们都忙碌起来。我被从床上拖起来,郭子仪亲自看着老金给我洗净了全身,居然拿出我的军衣军裤给我光身穿上,然后将我五花大绑了起来。他们匆匆地吃过饭,把我塞进一乘只能

    弯腰跪在里面的小轿,抬起来走了。转眼就到了目的地,透过轿帘的缝

    隙,我发现这正是客栈隔壁的那个妓院。妓院和客栈之间只隔了一道半人多高的木栅,难怪那边的声音听的那么清楚。妓院很大,一进门两边各有一长溜小草房,共有二、三十间,每间房子门口差不多都有一个昨天见过的那种瘦小的女人倚门而立,有的吃吃的笑着,好

    奇地看着进来的男人的队伍;有的正蹲在门口毫无顾忌地洗着下身,见到男人进院还不停地抛媚眼。房子中间是个宽阔的院子,院子中间有口水井,昨天见过的那个40多岁的老鸨正站在井边跟郭子仪打招呼,还注意地扫了抬我的轿子一眼。我忽然想起大姐,她在这院里

    过了一整夜,也不知是在哪间房子里受辱,现在怎么样了。老鸨满脸堆笑地对郭子仪说着什么,郭子仪显然很满意地对她点点头,带着队伍走进院子深处。院子尽头有个宽大的洞口,走进去才发现,里面竟是一个可以容纳几百人的大山洞。洞里点着松明火把和粗大的牛

    油蜡烛,灯火通明,已有不少人在里面走动。洞里的人明显分成了几拨,各据一方,洞的尽头用粗大的树干搭了一个高高的架子,黝黑的岩壁上钉着一溜铁链、铁环,木架旁边有几个过膝高的石台。我知道,这将是我们受辱的地方。

    郭子仪带人在岩洞的一侧站定,有人抬来一张太师椅,伺候他坐下。抬我的轿子被放在墙根下,我从轿帘的缝隙中望出去,并没有看到别的女同志,但我听到有女人隐隐的呻吟声,这声音就来自近旁,凭直觉我断定是肖大姐。我转动一下身子想寻找声音发出的地方

    ,但我的视线所及就只有轿帘缝隙外那窄窄的一小条,而且我被绳索绑的紧紧的,加上轿子太小,跪在里面根本连动也动不了。我心中难过极了,不管怎么说我还穿着衣服,有孕在身的大姐现在还不知是什么样子,昨天那一夜,那狠毒的老鸨肯定不会让她好过了。我正胡

    思乱想,却听郭子仪跟人寒暄了起来。那人声如洪钟地说:“弟兄们好久没见了,今天差不多到齐了,七爷赏脸,带来什么好货色呀?”他说着转过身来,是一个大络腮胡子,个子比郭子仪高出一头,巴掌象小蒲扇似的。这大概就是这次赶集的发起人黄大炮。郭子仪还

    没有接碴,旁边另一个匪首答了话:“老黄啊,不怪我们不想聚,这日子越来越难过呀。共军整天追着屁股后面赶,女人却难得见到一个。也不知他们把女人都藏到哪去了!”黄大炮接口道:“老秦,女人都在他们老窝里,你不去掏当然弄不到了。我前些日子跟他们藏

    猫猫,引他们进山,乘机破了辰溪县城,狠捞了一把,有几个不错的货色,今天带来跟弟兄们一块儿乐乐。他们追我们的腚,我们就肏他们女人的腚!哈哈……”几个匪首跟着笑起来。

    那个姓秦的迫不及待地要看黄大炮带来的人,黄大炮却卖关子说:“我出个题目,咱们把手里的女共军都拿出来比比,看哪个官大,哪个漂亮,然后再换着肏。你们看怎么样?”四面一片附和之声,我心里一沉,这家伙话里有话,好象胸有成竹,难道又有哪位大姐

    出事了?黄大炮看看众匪徒,得意洋洋地朝他的人一摆手道:“带上来!”只听“哗啦”一声响,两个彪形大汉从暗处走出来,他们肩扛一根大杠,杠上绑着一个赤条条的女人。那女人双臂平伸被几道绳索紧紧地捆在杠子上,她下身软软地垂在地上,脚上带着沉重的镣

    铐,拖在地上“哗啦哗啦”响。大汉把女人抬到众人面前,她的头无力地垂着,乌黑的头发垂下来盖住了她的脸,她的身体白的耀眼,双腿修长笔直、柳腰纤细、胯部宽大,虽然看不见脸,但从高耸的胸脯和茂密的阴毛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成熟的女人。黄大炮抓住她的

    头发往起一拉,现出一张秀美的脸。看的出来,她长时间饱受折磨,神情有些恍乎。我紧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