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同人 > 婚纱的诱惑 > 文第二十章 全文完(作者:WWW.SHUBAOL.COM)
婚纱的诱惑

《婚纱的诱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文第二十章 全文完

    [ 欢迎光临 , ]

    喔……班……好哥哥……小**服了你了……噢……喔……这样好像……在被两个男生……一起干喔。“

    听到黛绿这么淫荡的**法,我马上把两根中指同时深深地反抠进去她的肛门里,然后我一边使劲地扒开她的菊蕾,把她的屁股整个往上捧起,接着再一面狠狠地顶**下去、一面用力的含住她的小奶头啃噬,只听黛绿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随即她便摇摆着她的脑袋呻

    吟道:

    “喔……啊……班……这个……玩法……太刺激了呀!……哎呀……噢……

    好哥哥……你怎么……和章董事长……都会这一招啊?“

    我一听到姓章的,便没好气的问道:“怎么?章励之那小子也用这招玩过你了?”

    黛绿喘息着说:“哦……不、不是他,是他爸爸…………也就是……老董事长……我被章董强暴过……”

    起初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我知道黛绿不可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所以我连忙停止**的动作,严肃的质问道:“你是说……你被章励之的父亲干过?”

    黛绿轻喟着说:“我被章董强暴过……不止一次……因为他不让我和他儿子在一起……”

    我有点紊乱的问道:“就为了阻止你和章励之在一起,他竟然强暴你……而且还不止一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那老家伙不是都快七十岁了,并且还中风过,怎么有办法强暴你?”

    黛绿幽幽的说道:“他是把我叫去总统套房谈判,要求我离开章励之,因为被我拒绝,所以恼羞成怒,他是叫别人抓住我的四肢……才有办法强暴我的。”

    我听的口干舌燥、又惊又怒的说道:“什么?他还找人帮忙……那、那你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他奸淫的?”

    “嗯”黛绿看着我说:“所以人家才一直说要告诉你这件事,我并不想瞒着你,因为董事长那些帮凶其实也都是饭店的同事……”

    我打断她的话说:“那些人是谁?有我认识的吗?”

    黛绿迟疑了一下才告诉我:“除了章董的秘书和司机以外,其它四个都是主管,包括黄副理。”

    黄副理我认识,因为他是黛绿的顶头上司,没想到那个笑口常开的胖子会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竟然敢帮他老板强奸我未来的老婆,我闷哼着说:“没关系的,绿,我会找机会修理那些人。”

    黛绿发现我在生气,连忙搂住我、亲吻着我的脸颊说:“喔,不……不要生气,班,是我自己不好,你不要跟那些小人计较。人家急着要让你知道这件事,就是不想让你被人偷偷取笑、或者是结婚以后才后悔,人家宁可跟你解除婚约,也不愿瞒着你走上红毯。”

    就是这种坦率的个性使我为之着迷,我深深的凝视着她说:“绿,不要再说了,不管在你身上发生过什么事,我都不会在乎,我爱你的心并不会因此而有所改变。”

    我一面说、一面又开始抽动起来,但黛绿却依然有些紧张的推着我的肩膀,说:“唉,等一等……班,人家的话都还没说完呢……”

    我继续抽**着说:“绿,我在听,你想讲就讲吧。”

    黛绿可能已经感受到我**的**正在迫不及待的寻求发泄,所以她也轻巧地迎合着我的顶**,不过她却在我耳畔继续说道:“章董把强暴我的过程录下来,然后给他儿子看,所以章励之才会气得远走海外……”

    我应了一声说:“既然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为什么他后来还继续强暴你?”

    黛绿又开始喘气了,她忽然舔着我的下巴说:“因为章董想把我金屋藏娇,但我无论如何都不肯答应他……”

    我闷哼了一声说:“这老家伙倒是食髓知味,逼走自己的儿子想取而代之,真是够狠的!”

    但老家伙真正狠的还不仅如此,因为黛绿接下来说的才真叫我大吃一惊,同时**也更加膨胀了好几分,黛绿是在一声长长的叹息之后,才紧紧拥抱着我,说:“哦,班,你不晓得章董那个人有多可怕……他在一再被我拒绝以后,竟然让那群帮凶一起**人家……”

    听到这里,我整个人呆了一呆说:“什么?……你……也被黄副理他们**过……他们……总共几个人玩你?”

    黛绿对我的反应似乎有点害怕,但随即她又发觉我抖动的**和语气都透露出无比的兴奋,因此她略显犹豫的说道:“他们……连章董在内……一共七个人……他们把人家玩的好惨……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放我走……”

    我用力撞击着戴绿的下体说:“他们把你玩的很惨、但是也把你玩的很爽对不对?……说!小**,你有没有被他们干到喊爷爷、叫哥哥?”

    黛绿对我的转变显得相当讶异,但她却随着我变态的口气说道:“啊哈……

    噢……亲爱的……有……人家有叫他们亲哥哥……和小祖宗……但是……从那天以后……人家就再也不敢去上班了。“

    我有些怀疑她的话,所以我半信半疑的说道:“你让他们玩过大锅**,怎么舍得那样就放你走?他们没再找过你吗?”

    黛绿兴奋地迎合着我激烈的顶**,她眼神明亮的看着我说:“啊……有……

    他们有再找我……甚至拿录像带恐吓我……但是人家还是没答应他们……而且我告

    诉章董如果敢再骚扰我……我就报警……后来他们就不敢了。“

    我暗自为黛绿的勇敢和果决喝采,但是对她的**与大胆,却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才好,不过既然已经知道章励之和她分手的原因,干脆我就连另一个情敌的状况也弄清楚再说,我狠狠地冲刺了几下才问道:“那个演戏的呢?他怎么会舍得放弃你?”

    一提到那家伙,黛绿竟然有些不屑的说道:“他根本就是个变态狂……每次都把人家绑起来……跟他作毫无快感可言。”

    我搂着她一面用力猛干、一面咬着她的耳轮说:“既然毫无快感,你干嘛还继续跟他约会?”

    黛绿转头吻了我一下说:“其实我只和他上过三次床而已,后来我坦白告诉他,他的东西太小无法满足我,结果他就自己打退堂鼓了。”

    我有点莞尔的问道:“他的**真的很小吗?小到什么程度?”

    黛绿竟然伸出她左手的中指,说:“差不多就这么长,反正绝对不超过十公分,而且也不会比我这根指头粗多少。”

    原来是如此这般,我带着点同情的口气说道:“他可能是因为东西太小、有自卑感,所以才把你绑起来玩……那么,他有用道具整你、或把你吊着玩吗?”

    黛绿瞥了我一眼说:“如果人家跟你说实话,你不能生气喔。”

    我哄着她说:“当然不会,你尽管说没关系。”

    黛绿咬了咬下唇,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才告诉我说:“他有用红酒的酒瓶和小黄瓜玩过人家……还有就是被他们家的秋田狗舔过一次……”

    听到这里,我的脊椎骨从头到尾都酥麻了起来,我既忿怒又紧张的问道:“什么?你被狗**干过?”

    “没……没有。”黛绿惊惶而羞惭的紧抱着我说:“哥……没有!人家没被狗……搞过……人家只是被吊起来……下面给狗舔过一次而已……”

    幻想着黛绿张着双腿被秋田狗舔屄的画面,我的**便胀得好像要炸开,我知道自己再也撑不了多久,所以我使出每一分力气,展开最后的冲刺,我咬牙切齿的顶**着黛绿的小**说:“喔……绿……你到底……还有多少性经验没有告诉我……”

    黛绿媚眼如丝的望着我说:“喔,班……等结婚以后……不管你想知道……

    什么……人家都会一五一十的跟你说……“

    我挺动着又酥又痒的**往秘洞深处拼命挤压着说:“好……小骚屄……你一定要把每个跟你上过床的男人都告诉我……还有他们是怎么……玩你的。”

    黛绿气喘嘘嘘的呻吟着说:“知……知道了……老公……人家会从第一次被破瓜……到被大鹰他们大锅**为止……通通都告诉你。”

    我还有许多问题想要追问,但从听到黛绿叫我“老公”的那一瞬间开始,我便已爽到全身颤栗,连脚尖都发起抖来,我没命的胡冲乱撞,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最后我只记得自己在怪叫声中,痛快淋漓地射出了又热又浓的精液。

    久久……久久之后,我才在一遍闪烁而耀眼的光芒灌入脑海的时候,颓然地瘫软在黛绿身上,在飘渺的快感下,我唯一清楚的意识便是,黛绿湿糊糊的小嫩穴把我软化下来的命根子,浸泡得好舒服……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我才像好梦方酣般的悠悠醒来,黛绿爱怜地抚弄着我被汗水濡湿的头发说:“班,你起来一下,我去放水,我们洗个澡再回去。”

    我翻身往旁边躺下,异常湿冷的床单让我立即坐了起来,黛绿这时已溜到床下,她风情万种的看了我一眼,才巧笑倩兮的跑进浴室里,我望着她那惹火诱人的背影,一时之间也弄不清楚自己是该感到幸福还是觉得懊恼。

    看着床单上东一团、西一块的水渍,那些分不清是**还是精液的痕迹,让我不禁有点感叹,如果黛绿不是如此淫荡那该有多么完美?只是,我心里比谁都明白,就像床上这些无法分辨出主人的水渍一样,将来我这位艳光四射、风采迷人的淫妻,还不知会和多少好色

    之徒演出类似这样的戏码。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朝传出水声的浴室多看了两眼,而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脑海中忽然浮现了令我自己都吓一跳的念头──我竟然想在新婚之夜,找人一起**自己穿着婚纱礼服的老婆!

    这可怕的念头并非一闪即逝,而是活蹦乱跳的在我脑海中翻滚,首先浮现的人头是大鹰和阿猪,然后是我的几个同事和朋友,接着还有我的客户和亲戚……

    我并非要照单全收、来者不拒,事实上我只想找三个人和我一起玩弄黛绿而已,只是,人选的抉择立刻让我陷入苦思。

    我用力地把自己往后摔躺下去,希望藉此打断这个极度变态的思绪,然而,黛绿被好几个男人扯破婚纱礼服、饱受奸淫与凌辱的画面,却马上使我的**又恢复了生机,我轻轻地爱抚着**,然后闭上了眼睛。

    这种诡异的兴奋感让我下定决心,我决定要在洞房花烛夜那天,用大锅**来惩罚我心爱的女人!既然她会使我的婚姻蒙尘,我为什么不能让她的婚纱蒙羞?

    一想到新婚之夜的变态场面,我的**便悸动不已,喔,上帝!不管这算不算是犯罪,我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

    那就是,我应该挑谁来帮忙我完成这个心愿?

    [ 手机版域名: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