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同人 > 女儿的幸福 > 第三第章(作者:仙地)
女儿的幸福

《女儿的幸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三第章

    十一、好nv孩坏nv孩

    敏儿在我嘴唇上一个S润的吻,把我唤醒。

    咖啡初沸,溢出香气,稍稍将昨晚我们做ai的气味掩盖了。敏儿只穿上昨晚

    的小内衣K,蹲在床头,凝视着我。

    「爹地,起床了,咖啡沸了。」

    太好了,不应该睁开眼睛,让她多吻一会儿。我心里想。

    敏儿把我从被窝里拉起来,我却满满的抱住她,把她拉下来。在床上,

    扭作一团,翻来覆去,擒住了她的嘴唇就咬住不放,把她搂得紧紧的,吸啜她嘴

    里的朝露。我搓揉她的L肩,r房,和小内K的剪裁藏不住的,或是故意让L露

    出来的大半个光PG,留住昨夜的温柔。

    我不是想一睁开眼睛又做ai,证明宝刀未老。昨晚我已经做到令敏儿求饶。

    我对她的ai护和T贴,是毫无疑问的,而我会以ai抚诱发她的xYu,看着她亢奋

    的提升,施以深浅合度的chouc。明白到你的nv儿的婚姻曾经失败过,她往日的x

    生活有障碍,那幺你和她在床上,就不会乘人之危,在床上占她的便宜︳剥削她

    仅存的尊严。你会愿意给那在你怀抱里的nv儿她所应得的,就是她从一个男人身

    上想得到的东西。

    不过,我倒是对和nv儿的蜜月存着一个猎奇式的愿望——把我们的亲蜜程度

    升级,除了做ai时要把彼此的衣F尽都脱去,那是做ai的前戏,现在差不多变成

    一个礼仪。不做ai的时候呢?她会不会毫不保留的在我面前光着身子,陪我喝咖

    啡,听音乐,吃饭……

    或者这是个妄想,只存在我的心里,开口跟她说?对她说,nv儿啊,妳能够

    脱光光,在爹地面前走来走去看看好吗?还是把她的衣F都拿走了,把她因在房

    里做ai?亲密最难能可贵的是发乎自然自愿,绝对没有半分勉强,勉强是没有幸

    福的。我相信,敏儿这年青的一代,思想开放,她要做,会做得到。

    正当我差不多己经把她的小背心卷起,从她头上扯脱时,她挣脱了我搂抱,

    拉下背心,把一对己经挺拔起来的r峰藏起来,用食指按住我的嘴巴,说︰

    「你做ai做的累了,船上好好玩的去处很多,吃过早餐找节目去。你赖在床

    上我不管你,你不走我自己去。」

    她这幺一说,我不得不爬起身来。而我想以身作则,或施以苦r计,赤条条

    的站起来。那话儿己微软了,垂了下来,荡来荡去,PG一阵凉浸浸,有点像个

    露T狂。敏儿调过头来,看见我正面的LT,瞪眼盯住,由下而上再由上而下的

    扫瞄,好象是要为我作个解剖学的研究。昨晚从浴室全身赤L,昂首阔步跑出来

    的勇气不知如何跑掉,好象需要向nv儿解释,我为什幺光着PG。

    「我……」

    「爹地,你找内K吗?没看见我己经替你放在床上幺?」,

    我摇摇头,拍一拍自己额头,骂自己冒失,替自己打圆场。但我的内K,确是

    在床上找不着。

    「在那里?」

    「真的看不见吗?」敏儿把我视而不见的一条小三角内K,递到我手上。

    「是我的吗?我以为是妳的,和妳穿著的一样。」在我眼里,那条小内K的

    布料和款式没有分别。

    敏儿从我手上拿过来,把松紧带拉开,向下看一看我空荡的胯下,蹲下来,

    把它放在那里比一比,说︰

    「没弄错吧?不是我的,是你的。」

    「看起来是nv人的。」

    「爹地,你没见过吗?这是calvin klein 的中x内衣K系列,没分男nv。

    你穿了J十年都是兴士牌(香港名牌内K)太老土了,所以过年买新衣,替你买新

    的。」

    「会不会小了一点呢?」

    「相信我,合穿的。布料有弹x的,这些款式,穿大一M去就不好看。你自

    己穿过就晓得了。」她翻开K头里面,看一看尺M,很肯定的对我说。

    敏儿把那条内K挪开后,我的小东西和她的鼻尖相距只J寸。她亲眼看见了

    那个小东西好象变形侠医,在J句话之间, 忽然己经胀大,向着她向上升。那是

    个极为不雅的仪表,却身不由已。

    「你那个东西胀到这样大都可以。不过,再大一点,我就不晓得了。」

    我好象站在那里,让nv儿品评我的Y具。在她眼里,我的Y具够班吗?她没

    再说下去,似乎对那东西没有太大的兴趣,英雄见惯亦常人,没有踫她一踫,也

    没有拿起来吻,或是放在嘴巴里当b冰舐,再而要求**她。如果她这样做,我

    反而会好过一些。

    我对「Y具崇拜论」一向半信半疑,现在碓信它立不住脚。即是说nv人看见

    男人的大**巴就会激发xYu,俯首称臣。奉劝不要强施于你nv儿身上。她会害怕

    你或鄙视你。如果你和她已经有了像我们那种深了一层的关系,也不管用。设想

    在你的nv儿面前,光着PG,那话儿荡来荡去无处着落,除非你要强J她或迫她

    和你口J,否则你只能强作自然,若无其事,赶快在她面前穿上那条内K,以掩

    饰窘态。

    nv儿定睛看着我穿内K,一点儿也不尴尬,而且好象要肯定我把她买的那条

    内K穿上才放心,然后以赞赏的语气说︰

    「乖乖啊,你自己照照镜子看,没难为你,穿上了让你更神气。」她的小手在

    那条小内KK档裹着的那一团隆起来的东西捏一把,完全没顾及她爹地我的尊严。

    我恐怕她再盯稍我的新内K赶快穿上衣F。并C促她也穿衣找节目去。

    豪华邮轮上的假期,有什幺好做的事呢?船上娱乐场所,康T设备,应有尽

    有。不外乎吃喝玩乐,暴饮暴食后有健身设备是让宾客减肥。晚上有有夜总会、

    酒廊、迪斯科,和极尽视听之娱的表演,例如法国「癫马艳舞团」表演,还有一

    个赌场,可以踫踫运气。白天呢?有什幺可以做呢?都跑到在甲板上,面对无边

    无际的天空和海洋冥想,或晒太Y。或者跳进泳池里游泳。

    敏儿一踏出甲板,就把t 恤和短K脱上,亮出剌目的小小的比坚尼泳衣和惹

    火身材,马上将所有的目光聚焦在她身上。在燕瘦环肥的洋nv郎之中,并没有给

    比下去,她的两条腿胜在够长,成为最好的比坚尼泳装的架子。她这一身泳装,

    在房里看她穿到身上时,倒不觉有什幺不对劲。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看

    见她半L着身T,婀娜有致的走来走去,就暗呼不妙。这还了得﹗简直是把闺房

    里穿给情人看的超x感内衣K穿到外面。r房的线条、外缘,r头给一览无遗,

    不在话下。两个罩杯之间只有一条小绳子相连,由下而下,r沟全都看见。那条

    挂在髋骨之下,危危乎好象随时会滑下来的比坚尼泳K,比昨晚上穿来和我做ai

    的那条叫什幺calvin kline的内K,露出的r更多,可以说大半个PG蛋都

    给人看光了。我记起她换衣F时曾在浴室里修ymao,现在才明白到底为了什幺。

    因为前面的一幅三角形布料太细小了,后面那一幅更小,不及有些泳装nv郎穿的

    t-back或g string泳K像一条绳子那幺细,但己经是小得可怜。前面的那块遮羞

    三角布,把上髀与耻丘相接的折纹也盖不住,耻mao若不修剪,会从泳K前幅后幅

    K痛边跑出来。K桶?那里有K桶,把两条大腿全部都L露了。

    她是我的nv儿吗?Y受庭训,一向规从蹈矩,衣着从不会如此暴露。

    敏儿似乎不察觉我有不悦的神Se,趴在沙滩床上,解开r罩,吩咐我替她

    在完全赤L的脊背搽防晒油。

    「敏儿,妳是不是穿得太少了?」我又忍不住板起脸孔说话。没说出来的下

    一句是,好nv孩不会这样。

    「我以为你喜欢,特别为你买的。」

    我承认,我喜欢看。己经和nv儿有了最亲密的身T接触,你说不喜欢她向你

    显示身材,谁会相信?你刚才在房间里还偷看她在浴间更衣,并以为美不胜收。

    不过,把nv儿的身TJ乎全L的当众暴露任人看,没有一个父亲甘愿?

    「我不懂,妳穿的好象内衣K一样。」

    「你真的不懂了,这是今年最新款的。识货的人就瞧得出来。」

    「我总是觉得太暴露了,不适合。」

    「晒太Y嘛,人人都是这样,你四处去看看。」

    事实如此,在甲板上正在展览着名师呕心沥血瞧设计,能把nvT彻底坦露出

    来泳装款式,男的如是,nv的如是。波光T影,目不暇给。在我不远之处,有一

    个身材不错的金发nv郎,r罩也是解开的,在挪移身T,伸手去拿一杯饮品时走

    了光,把一只大号的r房摄进我眼底。当我替敏儿的T儿搽油的时候,很小心周

    到地替她把r房外侧,和泳K包不住的部份,它连PG沟也包不住,和泳K里面

    也搽上,有J对眼睛,在太Y眼镜的掩护之下,朝着敏儿那边直s过来。你看别

    人nv儿的r房,人家看你nv儿的L背和PG,我再没话好说了。我总是觉得我方

    吃了亏,因为她是最出众,受到最多艳羡目光所注意的。算了吧,喜欢看就看,

    这一场眼睛的宴飨会看腻的。

    于是,我专心的替她搽油,按摩,并以为优差。或许,那些艳羡的目光里有

    J分荣耀归于我,能有一个惹火身材的美nvL露她的背,让我ai抚。没错,那是

    ai抚。我做的事,我知道。

    其实,搭邮轮度假,比较合适我这些中年人士,因为没有紧密的行程。航程

    经过加勒比海的J个小岛,泊岸观光,大部份时间都在海上航行。我和敏儿不分

    白天晚上,喜欢吃的时候去吃,喜欢做ai就做,喜欢睡觉就睡,优哉游哉。当天

    稍后,正午的Y光太炽热,我牵着敏儿的手,把一身Y光气息和海风的气味带回

    我们的房间,做ai去也。

    她的超x感泳衣无非是引人注意,我亲手把它脱下来,把不能公开的那部

    位剥开了。r房和三角地带仍然白晢,对比晒得棕Se的P肤,好象是穿著同一款

    式,但是透明的泳衣。那一丛黑压压的耻mao和两颗个深Se的r蒂,托出一个诱人

    的J何图形。甲板上的那些观看者无缘欣赏,我就阿qj神起来。当然,敏儿是

    我最大的安W是能和她做ai。当我拥着她,吻着她,ai抚她并,进入她身T的深

    处时,我开始相信这是真的,她也是真的。

    懒洋洋的下午,和我的好nv孩賴在床上,做着没完没了的ai,在大西洋或

    加勒比海上,这是我们的蜜月假期。你问我,没有一些剌激的事可说吗?我的经

    验是,每天做ai,情人节也好,不是情人节也好,要以平常心去做ai,和你的nv

    儿情人做那些男人和nv人在床上会做的和能做的x事。就是那样平凡,和生活一

    样。我告诉你,如果你是我的话,应该知足了。

    要激情吗?有的,不过要先看看价钱牌,它有代价的。那要下回分解了。

    十二、好nv孩坏nv孩(下)

    那个父亲不期望nv儿做个好nv孩?和nv儿做ai的父亲例外。

    在外面,你要求她做个好nv孩,规行矩步。关上房门,和你亲热的时候,你

    倒愿意她变坏,甚至在你手上把她变坏。nv孩不坏,就不会父亲上C,对吗?nv

    孩愈坏,在床上愈可ai。都明白了?这是父亲的矛盾。

    我的nv儿从来都是个好nv孩,直至她离家读大学去,不再听话。她的过去,

    我不曾介意。没有走过那些坎坷路,她就不会回到我身边。亲骨血嘛,就算她遇

    人不淑,给谁y辱过,你都不嫌弃。

    ai抚她时,每一寸肌肤都不放过,要在那里感受她受过的诸般痛苦委屈,吻

    她时,把我的吻当做契约上的印章,印证毫不保留的接纳,xJ时,冀求的是她

    能把她的心也J出来给我,灵r结合。那就是ai了。

    欢愉之后,我会让她蜷伏在我怀里,看她脸上未退的C红,在xai的续曲中

    对我无限依恋,令我想百分之百拥有她。

    你们己经一起睡觉了,她还未算完全属於你的吗?不能想当然。同睡一张床

    只是生活上的一个方便。她有自己的将来。她把身TJ给我的第一夜,曾经答应

    过,会负起一切责任,她以后与丈夫複合也好,找个新归宿也好,一切由她自己

    决定。

    在敏儿的小B里每s一次j,对她的Yu望就强一分,要留住她。怎样能留住

    她?我有一个奇想,假如我继续不断的sj,日积月累,有一天她会装满了我的

    j子,她就属於我的了。本来,敏儿是属於我的。上天那么恩待我,把这个机会

    给我,不该再次把她J给第二只大猩猩。

    我可以在那里来讨价还价呢?做父亲的总不能那么自S,不为nv儿的幸福着

    想。要尊重她自己的选择。但她有什么打算,她那么年轻,不会永远和我这个老

    头双宿相栖吧!

    从未问过她,不敢提出这个话题,就算是做过了一场Yu仙Yu死的ai,也不敢

    叫她坦白她的ai,明白到受了创伤的nv儿很敏感,惧怕我说错什么,不旦刚才的

    xYu高峰马上会滑下来,我们之间那美好的事会就此如肥皂泡破灭。

    继续做我的ai吧!漂浮在Yu海里,除了日光浴之外,就是做一个ai,在狭小

    的船舱客房里。我的梦想成真了。大部份时间,两个人赤条条,我这边把K子拉

    上去,她那边给我拉下来。日以继夜的,她缠住我,或我缠住她,做ai,一个接

    一个,乐死了,也累透了……

    我发现这可能是个预谋,要把我瘫痪在床上。

    做了不知第J个ai之后,我无j可s,疲不能兴,拥住她柔软温暖的LT正

    要入眠之际,她爬起来,说要趁太Y还未没入水平线前,再去晒一晒。我今天早

    上已告诉她,我一年所需要照的Y光,这J天都己超额完成了。

    她说:「爹地,你陪我晒了这J天太Y,己很难为你了。不如这样子,我自

    己去,你留在床上补补眠。我回来还要你做ai喔。」

    她给了我一个S润的法式亲吻,但是捕捉不到她的舌头。她m一m我的那话

    儿,吻一吻它,留下芳津香y,说很快就回来,没待我答复,像一阵风的从我眼

    前消失了。

    我确实需要补眠,出门前己经忙透了,加上登船后旦旦而伐。她推醒我的时

    候,己是晚上。要祭五脏庙了。晚餐后,敏儿建议先看艳舞,再去酒吧喝两杯。

    我从没在现场看过真人表演的露r艳舞,对那些娱乐场所有介心,但在豪华

    邮轮上可以吧。

    舞台上的艳舞nv郎,个个都是高头大马,丰r肥T的洋妞,头戴装上长长羽

    翎的头饰,脚踏鞋跟高得要命的高跟鞋,穿得极少。她们落力演出,摇摆PG,

    扬起r波,大腿高高抬起踢到半空,极尽视听之娱。r罩摘下来,每个nv郎的r

    头上都扣着r环和r饰,扭摆腰身,r房颤动时,r环系着的饰物就随之打圈。

    最后,她们一字排开,背向着观众,曲膝,弯腰,摇摆着只余一条g-st

    ring小KK的肥大PG。即是说,你只见到一条像小绳子那么细的K头带子

    围在她们的腰间,和一条同样细的小绳子从那里陷入G沟里。连着前面那幅小遮

    羞布,与光PG一样看头。

    那时,一个领舞员站到台前宣佈,她们会把那仅存的东西为观众都脱下来,

    如果观众的喝采声和掌声够大,令她们满意的话。鼓声擂起,观众的喝釆声,口

    哨声此起彼落,愈来愈强烈,气氛愈来愈激动。

    令观众更兴奋的是,她说舞蹈员为酬报观众买票欣赏,会把她们的舞衣,即

    是r罩或g-string小三角K,因为除了这两件东西,没有其他舞衣了,

    她们会脱下来,赠送给J位幸运儿。

    那位观众愿意的,可以站到前面舞台端,她们会抛下来,谁检到谁会在船上

    有艳福。

    敏儿不住的推我,耸拥我出去凑热闹,她不知道我素来不做这些低级趣味的

    事情吗?领舞员说F了J个男人,有年轻的,有中年的出去,但说F不了我。最

    后,敏儿对我说,你不去我代你去。我想拉住她己经太迟了,一闪身就溜出去。

    观众看见有个nv人跑出去,掌声如雷。

    然后,领舞员会搞气氛,要求想要拿礼物的朋友,模仿台上的群舞员跳脱衣

    舞。有些人听见,放弃了,回到坐位去。

    音乐再起,台上幻彩s灯一闪一暗,我看见敏儿野x的一面,她弯腰曲膝,

    扭腰摆尾时,仿佛地和台上的群舞员和领舞员一样,身上只穿着g-strin

    g小内K,就是那一条在她床底下捞出来的,我秘密收藏着的。她狂野地,抬起

    PG,为我而舞。

    领舞员说,她们脱至清光的时候,不要只顾着看PG,要留心其中一位艳舞

    nv郎,不知道是那一位小姐今晚心情好,会把她的好东西抛出来,看谁走运会得

    奖了。

    观众屏息以待,音乐停了,只余鼓声。脱K的过程,极尽挑逗能事,令人血

    脉沸腾,有心脏病的要蒙住眼,不宜观看。一对一对美腿,撑起一个一个又圆又

    大的PG,高高翘起,有韵致的同步摇摆,K子脱到半路,全场的灯忽然熄了。

    观众譁然,在澎湃的电子乐声中,有一条 g-string从天而降,落

    在其中一位幸运儿的手里?你猜是谁?

    敏儿!她好像不敢相信的,一手拿着那条g-string,在空中挥舞,

    一手向所有人送飞吻。

    站在她身旁的男人,簇拥着她,向她恭贺,有一个还趁机揩油,拥抱她,在

    她面颊吻完又吻。然后,她大声的,向未散去的观众说,这个东西,要送给一个

    她最亲ai的人--就是她的爹地,又是一阵鼓掌笑声和口哨声。

    那是我有生以来,最尴尬的场合。我气得七窍生烟,一言不发,起身离场。

    我恼了,真的恼了。敏儿尾随着我,赶上来,挽住我的臂膀,撒娇的说:

    「不高兴吗?我做错了什么?」

    「nv儿,你没做错。只不过,that’s not my cup of

    tea(不合口味)。」

    敏儿自小就听得懂我的语气,那是晦气话。

    「人们那么高兴,不要扫兴。」

    「对不起,扫了你的雅兴。」

    「那么,陪你去迪斯可跳舞喝酒好吗?」

    「你自己去吧?」

    带着怒气,没经大脑,冲口而出。己来到走廊的出口,从那里向左走搭电梯

    回房间,向右走去迪斯可。当电梯门机上时,我才发现,敏儿没有随我进来,她

    把我的话当做真的。那句话做成以后J天的苦恼。

    我悻悻然然的独自回房间,等待她不久会回来。但是,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

    过去了,还不见她影踪。无所事是,把那条g-string拿出来看个究竟,

    这叫做有艳福,教我和nv儿闹翻了。我把她打开来,超大号。

    它真的是艳舞nv郎在台中脱下来的吗?用鼻子闻一闻,有J个层次的味道,

    汗酸味,浓浓的香水味和洋nv人特有的下T的气味。

    敏儿的那条g-string内K又浮现在脑海里,她为我穿上,只穿着g

    -string,什么也没有,走到床前,义着腰,摆一个模特儿cat wa

    lk做的姿势,很诱人,对我说,不会再有男人看我穿上这些,for you

    r eyes only,爹地。

    我坐在床上,伸开手臂,把她凑过来,跪在地上,整个脸埋在她的肚P上,

    两只手和自抓住一个PG蛋儿,捏着捏着,结实而充满弹x。

    我吻了她的肚脐,从那里吻下去,舐S了内K,变成透明,贴着耻丘。我咬

    住g-string的K头,是条细如绳子的松紧带,把它衔着,拉下来,小内

    K的前幅就整个由里面翻了出来,三角K的尖端向下,从大腿至小腿瓜至脚踝,

    她提起脚丫,把一条腿从K桶褪下。

    我双手捧住她的脚丫,脚趾细致,像小眼睛窥视我。我每个都吻了。抬头仰

    望,一个鲜嫰Yu滳的y户在我面前打开。我揽住她的PG,在耻mao丛中寻到张开

    的y唇瓣儿,在那里献上我的深吻。

    她扑倒在床上,我攀上去,进入她,在那个深深的洞里,缎子般柔滑的表面

    与我磨擦,把我裹住,一收一放的挤压,劲s了一泡浓j--在那缎子般柔滑的

    布料里。

    不弹此调久矣,从前,Q子有病,有需要的时候,会自渎,从没把nv儿当做

    xai的物件,她回来之后,更不必了,但是,我分明可以等她回来,与她做ai,

    为什么会等不及,和那条艺人的内K做起ai来。

    夜己很深,敏儿回来了,轻轻的关上门,在黑暗中脱衣,赤L的身T躺在我

    身边,有点冰冷。她呼在我颈背的气息有烈酒的气味。我感到她的r头和我的背

    肌廝磨。

    她柔软的手搜寻我突出之处,撩拨它,挑逗它。她来晚了,泄了,在那条挂

    在mao巾架子上的g-string。我转过身,找着她的嘴儿,亲吻她,充满着

    歉意,在她最敏感处ai抚她。我答应过,今晚会和她做ai,和我的坏nv孩。

    一宿无话,第二天早上照例在甲板上泳池边度过。我做完我以为优差的事,

    替她搽过防晒油之后,她打发我去池畔咖啡店喝咖啡。我远望过去,有一个年轻

    人,躺在我的沙滩床上,与敏儿搭讪。

    下午,如常回房间小休,如常做ai。敏儿的反应一般,我也好不到那里。只

    是午间的一个小品,没有惊喜,不过,和敏儿做ai畅快。能与nv儿相L相拥睡一

    个午觉是人生乐事,可是,她说,想到外面走一走,你睡个午觉吧!

    「你不睡吗?」

    「不睡了,其实不习惯午睡。」

    於是,她又独自出去了。我一个人那里睡得着,起了一个念头,去看看她到

    底做什么?

    她在甲板上,晒太Y。替她搽防晒油的是那个小夥子,他们谈笑甚欢。我盯

    梢着他们,x口有一G热血在臊动着。

    我装着若无其事,在房里等她回来。饭后,在酒廊喝酒听怀旧歌曲。

    我问敏儿,「你认识那个小夥子多久了?」

    她说:「那一个?」

    我说:「和你打得火热的那一个。他比你年轻。洋人看不出我们中国人的年

    纪。你不知她的底细,他可能是在船上猎艳,搞一夜情。」

    她说:「爹地,你说到那里去了?那么你认识他吗?」

    我说:「完全不认识他。」

    她说:「是啊。都不太认识他,不要对他评论了。爹地,你关心我,我知道

    的,不过,能给我一些空间吗?」

    然后,再没话题。听歌者唱着我的年代和她的年代的情歌。不知道会各自勾

    起些什么回忆。或者,这个晚上歌者唱过的,跨越J十年的情歌,会在将来的日

    子里,如果我们有将来的话,成为我们同共的记忆?

    我们捱到打烊,回到房间。虽然习惯了脱光了衣F上C,但是,没有情Yu。

    又一个黎明来临,原定计划,随团上岸观光。那小夥是同我们一团,可能是

    敏儿和他约定。敏儿把我介绍给他,my old man(我的老头子)。

    我表现极为冷淡,他却不介意,常常有礼地称呼我「先生」,并不直呼我洋

    名。一路上陪伴在敏儿身边,献着随时的殷劝。加勒比海有数不尽的岛屿,有很

    多是岛国,曾是英国、法国、西班牙、荷兰的殖民地。

    对我来说,都是一样景Se,蔚蓝的天空,婆娑的棕榈树,灿烂的Y光和清澈

    见底的海水。

    简直是闷透了,杀风景的小夥子,你去见鬼。有他在,和敏儿就形成一个年

    轻人的世界,我变了一个局外人。和敏儿挽手漫步,海里畅泳那些L漫镜头都泡

    汤了。

    最后一个自行参加的活动,是潜水。敏儿以求问的眼光看过来,我摇摇头。

    我从未试过这种玩意儿,也从未想过要尝试,太冒险了。

    事情发展下去,敏儿留在了岛上。不参加潜水班的先回船上。我在甲板上等

    候,直等到太Y西下,月Se当空。

    落了单的滋味不好受,没胃口吃饭,要了一瓶啤酒又一瓶,望着M头枯等。

    回到房间继续等。快夜半了,担心出了意外,打电话到柜台查问。观光团的

    团友都回来了。

    敏儿己经回到船上,不必担心她的安全,但她到底那里去了?是不是去了那

    个小夥子的房间,和他两个温存呢?

    完了,一切都完了,那G热血要冲上头了。

    我仍在等,她仍未归。

    (待续)

    十三 再度孤单

    邮轮乘夜起航,在无边的海洋上前行。

    漫漫长夜的尽头,敏儿温暖的身T贴着我的背,惹人暇思的线条流动着。在

    朦胧中,有柔软的手,拂抚我的头发。

    “敏儿,是你?回来了?”

    “是的。回来了。”

    “睡过没有?船快泊岸。”

    “为什么不问我昨晚那里去了?”

    “nv儿,要给你空间嘛。”

    “还恼我!”

    “没有,我没恼你。”

    “爹地,对不起你。”

    “为什么说对不起我?”

    “这个假期是我们的,但是昨晚,我和他睡过。”

    “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呢?你长大了,结过婚。你感情的事我不该G涉。

    你打算怎样?”

    “他要我留在美国。”

    “你呢?会吗?”

    “爹地……我不知道。告诉我该怎么办?”

    她的泪水沾S了我的颈背。我转身,面向她,捧住她的脸颊,对她说。

    “nv儿啊,你自己的生活,你的终身幸福,你自己决定。”

    “爹地,但我舍不得你。”

    “傻丫头,我们不能永远这样吗?”

    “或者能够呢?”

    “如何能够?父亲和nv儿结婚?”

    一句不应说的话脱口而出,像一个玉瓶摔破。我楞了楞,知道我错过了一个

    机会,我仅存的机会。如果此刻能有勇气,抬起她的下巴颏儿,抓住她双手,直

    对她招人的眉头和柔情的眼睛望着,走进她眼神里那一个无边无际的国土……对

    她说,nv儿,嫁给我,你愿意吗?让她知道,她不是我一个责任,一种负累,而

    是我的ai情,我相信,她会答应我。

    机会一纵即逝,我等同弃权了,嘴巴没能多说一句话。

    如果我们刚做过ai,她会要我继续说话,要我掀底。可是,刚才和她做ai的

    不是我。这副rT快将在我面前消逝,把她赤LL的,温柔地抱在怀里。本来以

    为可完全拥有,只可偷取最后一刻的温存。

    她在等待那离别的一吻,她嘴唇开合,是离情的诉说。轻触一下,就温润柔

    软地和我贴着。它不肯分开,始终要分开。但是,一阵温柔的火从那个J接点燃

    起,顷刻烧遍我全身。

    抚m她兴奋的r房,年轻的r尖在我的掌心挺起坚实的感觉,是那么熟悉,

    又将会远我而去。

    轻拂她的耻mao,如理弄初生婴儿稀疏的头发,并在那里,摩挲她的耻丘,轻

    轻地撩拨微微肿大的y唇,把一个指头探进去,像把脉似的,希望从她S滑的小

    缝儿里,察验她昨晚,在那个小伙子身下擦出过的激情。

    邮轮的笛声划破黎明的寂静,邮轮驶入海港。敏儿捧住我的头,抚弄我的头

    发,端详我的脸,闭上眼睛,在我嘴唇上深深一吻。良久,起来,把拿出来的东

    西放回行李箱去。

    她L着身子蹲下,仔细地把原本放在一起的衣物分开。她一边擦眼泪一边把

    东西分别放在两行李箱子。我心一边在痛,一边把她LT的轮廓刻印在心上)。

    我看见她颈背,两侧,和PG上的红道道,是一场热烈的ai的厮咬的留痕。我记

    得曾在她PG上咬过一口,以后,她的T儿只会为她的新aiL露。

    我走过去,从她背后披一件浴袍在她身上,遮盖她的赤L。她把我一只手抓

    住,拉下去,放在她颤抖的r房上。我不应贪恋她的r蒂抵住我心手的亢奋,马

    上从她浴袍里,从她握住我的手里,chou出我的手来。

    她的手抓不紧,r房失去了我的ai抚。她也明白了,要得到,就需要放弃。

    她把浴袍束好,站起身来,走进浴间,把最后一样东西,那条g-string

    小三角K从mao巾架上摘下来,向我看过来。四目J投,我已忍不住鼻子一酸,和

    她泪眼相看。

    “这个纪念品,你带去吧!你的男朋友会喜欢的。”我对她说。

    “是送给你的。”

    (“谁得到了它在船上就艳福无边……”领舞员的声音回响着。)

    “我无福消受了。”

    此情何以堪!说到这里,敏儿扑过来,投着我的怀里,搂着我,把脸埋在我

    x膛,嚎啕大哭。我环抱着她,轻轻拍她的背,和T儿。

    “nv儿,不要哭,你找到幸福了,应该快乐才对。是吗?你家里的东西,待

    你安顿下来,会托运送过来给你。幸好那些纸盒未丢掉。”

    敏儿哭得更厉害了。

    “爹地,和我做个ai。”

    “不好。”

    “爹地,给我。我要。”

    “你不需要我了。留给那个幸运儿。他在等你。”

    “爹地,为什么你永远都是个大好人?永远都是为别人着想?”

    和自己的nv儿做ai的人,还配叫做好人?

    应该和她做那毎ai,一个惊天动地的ai,但是,气笛长鸣,C促旅客上岸。

    在M头上,那个年轻人己雇了出租车,在等待。我祝福他们,敏儿紧紧地搂

    住我,伏在我肩头不住地哭。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也流出泪来。在接船的人

    群中,在那个小伙子面前,和敏儿激烈地拥吻,一个穿越身T和灵魂之长吻。

    我必须把nv儿J出来,独自踏上归程,再度孤寂。我己习惯了敏儿的笑声,

    她的香水在我房间的气味,她煮的饭,和像她妈妈一像在我耳边的聒絮。唠叨电

    话。我希望每个晚上有人和我做完ai后,缠住我要我说心底话……

    我的秘密毋须再锁住,把它一件一件放在床边伴我入眠。房间里一切属于敏

    儿的衣F饰物和化妆品,保持在原来的位置。每天穿着她替我买的calvin

    klien情侣内衣K,好像有一天她要回来。

    回来后不久的一个晚上,素琴来访。不想见她。但她说人己在公寓大门,有

    要事来谈。只得让她进来。

    一进来就四处张望,第一句就问,敏儿在吗?我告诉她,敏儿不在。她问,

    出街去了?我说,出国去了。她说,大哥,早一阵子打电话去她家里找她,电话

    线截断了,上门找她,看更的说和丈夫一先一后搬了。她是不是闹离婚。我告诉

    她是。她说,可惜,她一定很不愉快了……

    她在手袋里掏出一个空的烟盒,问我有没有香烟?我m一m口袋,没有。我

    己戒了烟。但我记得还有一些放在房里。我替她找出来,J给她。她先替我送上

    一支,我接了,她替我点火。我又吸烟了。她问我可好吗?我说,还过得去。她

    看着我,说,大哥,看你憔悴得多了。我说,是吗?她说,你旅行回来的气Se差

    了很多。我看看她,她的脸也愈来愈怨郁了。

    她一支接着一支地chou,喷得我身上都是焦油味。她向我的睡房望过去,好像

    有些东西引起她注意。我猛然醒起,拿烟时忘记带上房门,心里怦然跳动,也看

    过去。衣橱打开,床上的秘密没放好。

    我chou了两口烟,呛了,觉得口G舌燥,捺熄了烟,起身,要把睡房门带上。

    走到房门前,听到素琴的脚步尾随。停步,转身要把她请回,但她已扑倒在我怀

    里。一G热血又在我x中躁动,她领口的钮扣解开,一张艳红的嘴唇压来,把我

    吸住……

    做完ai,起身穿衣。在地上顺手拾起她解下的r罩,J给她。她起身,一身

    丰腴的LT靠着床背而坐。两腿盘开,面对着我戴r罩。我转身把衣櫉关上。她

    转身背向我,等待我帮忙我替她把扣肩带,说,大哥,敏儿J时回来?我说,不

    会回来了。我没有替她解r罩,没有义务替她戴,但还是替她扣上,因为我不想

    对着一个半个L露的r房说话。

    此后,素琴常常都来。但我不许她把r罩,内K留在我的房间里。做完ai就

    要起床,不许睡在我的床上。做完ai就要走,她有一对小儿nv在家里要她照顾。

    有一晚,我洗澡出来,看见她身穿敏儿的透明r罩和t-back内K趴在

    床上。我大喝一声,命令她马上脱下来。她以为是做ai的前奏,卖弄着万般风情

    的慢慢脱。我自己动手,把敏儿的东西从她身上赶快剥下来,把她赤着身子赶出

    房门。

    她不知就里,坐在客厅大哭。待我怒气稍息,出去把她拉进房里,把她大字

    分开摁在床上,警告她以后绝不能打开我的衣橱,碰里头的东西,否则她以后不

    能再来。她不晓得那衣橱里的乾坤,给我一线的希望。敏儿一天没吩咐把她的东

    西运过去,我就仍有机会。

    素琴哪里懂得。她点头答应然后问我,如果她自己去买同样款式的东西,穿

    着来做ai行不行?当然不行!她说,我尽了所有努力,都是白费的吗?她真的不

    能代替吗?我说,你说是谁?她说,她,你知道我说的她是谁人。我一个耳光打

    过去,对她说,不管她是谁或不是谁,不许你提起她。否则,以后就不理她……

    素琴给我唬住,吓得跪在地上,捂住给我捧得红肿的腮帮子,哀求我不要不

    理她。我把她扶起来,把她抱入怀里。我太过份了,对不起。我说,但不要再激

    怒我。然后,把她抱起,放在床上,替她抹去眼泪,吻她,安抚她,然后,把我

    的那话儿c进她饥渴的小B里。

    一个晚上,素琴刚解下r罩,脱下内K,床头的电话响了。家里的电话号M

    只有J个人知道,通常是素琴的儿nv打电话来找妈妈。她接听,那端一把声音,

    她认得。把话筒J给我,说:

    “是她,找你。”

    我对她说过,没事不要找我。明白吗?我们曾经有过那些亲密的关系,要保

    持距离。但是,她的声音像把我的魂魄摄去。

    “敏儿?你好吗?”

    “见面才告诉你,如果你想见我的话。”

    “有空会到美国去看看你们。”

    “爹地,不用了,我不在美国。”

    “在那里?”

    “在门前。可以回来住J天吗?”

    “你们又闹翻了?”

    “想念你。回来住J天。欢迎我吗?”

    我喜出望外,连忙说,欢迎。欢迎你回来。

    我瞧一瞧素琴,她己经把刚脱下来的衣裙穿上,把丝袜塞进手袋里,起身就

    走。开门时,与敏儿打个照面。

    敏儿说,小姨妈,谢谢你替我照顾爹地。

    “我羡慕你。”素琴说。回头向我抛了个不舍的眼波。

    这个故事该在此完结了。或者,你期待一场床上盘肠大战,我怎样和nv儿作

    一个天长地久的ai的描述。对不起。不是没有,而是,太多了,有写不完的春Se

    做不完的房中乐事。敏儿,现在我的Q子了。当天她前脚踏进门来,我就把她抱

    进房里去剥光了做ai。然后,她C红未退,向她求婚了。

    她问我,是真的吗?我说,你说做过ai后的说话最坦白,我就开门见山的请

    你嫁给我。她引用我的话,说,父亲怎样和nv儿结婚?我说很简单,从今天起,

    你不叫我爹地叫老公。她说,就是那么简单?我说,还有什么?她说,她要享受

    nv人一切权利。什么权利?nv儿和Q子的一切权利。

    从那天起,她就叫我做老公了。当然,我保留在床上叫她做nv儿的权利。做

    ai的时候,我是和Q子做还是和nv儿做,都分不清楚了。

    为了忆述这些风流事,很多晚都迟迟不能上C,她己经对我的计算机产生妬

    意,收过多次抗议了。

    “老公,快上C啦!”你听到她再三召唤我吗?我不得不就此打住了。她穿

    着那个透明r罩和一条g-string,在床上等我。至于我会不会命令她脱

    下那P制的小短K,挥鞭打在她雪白的PG上?就任由你发挥想象了。(你可以

    在响应贴文分你的想法。)

    最后,真的是最后了,还欠一个J待。敏儿在美国的那一段情,完了。是敏

    儿抛弃那个可怜的年轻人。他迷恋一个成熟的少F却不懂取悦她。至于素琴我那

    个小姨子,依然一脸怨郁。我欠了她,如果敏儿不反对,我也有意偶尔在床上W

    藉她。不过,敏儿倒没有她妈妈那么大方,对她Q子的权利很认真,对素琴管得

    很严。

    素琴有时会来串门子,都是最亲的人,尝试恢复和敏儿旧日的关系。她竟然

    对她的姨娚nv儿产生J份畏惧,就像老鼠见到猫儿。不敢正眼看她,像个受气的

    “二n”般委屈。

    我的故事未完。今晚,如果你寂寞、希望我的故事可以给你解解闷。

    --真的完了--

    这个故事该在此完结了。或者,你期待一场床上盘肠大战,我怎样和nv儿作

    一个天长地久的ai的描述。对不起。不是没有,而是,太多了,有写不完的春Se

    做不完的房中乐事。

    敏儿,现在我的Q子了。当天她前脚踏进门来,我就把她抱进房里去剥光了

    做ai。那个做ai的场景,波澜壮阔,好像莫言写的《红高粱》所说的:“两颗蔑

    视人间法规的不羁心灵,比他们彼此偷悦的rT贴得还要紧。”然后,趁她C红

    未退,我的那话儿乃坚挺地c在她小B里时,就当场向她求婚:敏儿,你愿意嫁

    给爹地吗?

    故事大纲:

    一、没有x的生活不难过(2005-01-26)

    二、除夕,我与nv儿有约(2005-01-26)

    三、nv儿说,都是你的错(2005-01-26)

    四、负责的承诺(2005-01-26)

    五、家里多个nv人不碍事(2005-01-28)

    六、有的男人很J(200501-30)

    七、恐怕我拔不出来了(2005-02-02)

    八、给nv儿炙下了我的烙印(2005-02-04)

    九、一场J锋(2005-02-05)

    十、nv人有个盘丝洞(2005-02-08)

    十一、眼睛的宴飨(即好nv孩坏nv孩上 2005-02-14)

    十二、好nv孩坏nv孩 (2005-02-16)

    十三、再度孤独 (2005-02-1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