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同人 > 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 > 第七十章六章 以为是林洁(作者:曾九)
女文工团员最后

《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七十章六章 以为是林洁

    我正注视着大姐,忽然听到一阵凄惨的哭叫声从洞的深处传来,开始以为是林洁,可马上发现不对,哭叫声由远而近,是几个匪兵架着一个大肚子的女俘走了过来。我们被俘后一直被关在那个兼作审讯室的山洞里,其他被俘的女同志都被关在地牢,只见过几次,知

    道的情况很少,只知道她们多数是去年部队驻防前被俘的,以工作队的女队员和地方的女干部居多,也有个别部队的女军医和女电话员。这个被架出来的女兵年纪超不过20岁,看样子已有5、6个月的身孕,长期非人的折磨使她身体瘦弱,脸色灰暗,皮肤失去了原有的光

    泽。几个匪兵正在洞口准备一副牲口驮子,那女兵见到驮子吓的浑身发抖,向后退着身子死命哭叫:“不,别把我送回去,我什么都答应你们!别送我回去呀!”我们一听都愣住了,那女兵已经跪在了匪兵面前,不顾一切地给他们磕头,声嘶力竭地哭道:“你们杀了我

    吧,你们肏我吧,你们卖了我吧……别送我回去呀…!”几个膀大腰圆的匪兵丝毫不为所动,七手八脚把女兵按在地上用绳索结结实实捆了起来,一个小头目模样的土匪骂道:“你他妈现在知道哭了,知道听话了,知道乖了?让你给爷舔沟子为什么不干?没用的东西,

    还是让共产党管教你去吧!”说话间那女兵已被塞进一个麻袋,隐约还能听见她哭的死去活来,硕大的肚子高高凸起,象一坐小山包,土匪们用破布堵住她的嘴,把她抬出洞去了。

    我们几个人的脸色都变了,这个女兵要被送回部队去,等着她的是什么命运,我们都清楚。去年和江大姐一起在吉首县城被俘的20岁的女工作队员梁霄被土匪杀害后送回,被追认为烈士;而同时被俘的19岁的女工作队员小廖和16岁的女卫生员小白被土匪轮奸怀孕后

    送回,马上就销声匿迹了。后来听在472医院工作的贴心姐妹悄悄告诉我,她们两人给送回的当天夜里就被强行打了胎,尽管她们在手术床上都疼的死去活来,血流了一床,但都一声未吭、一滴眼泪没掉。由于她们经受了长时间的肉体和精神折磨,加上打胎时失血过多,

    手术后10天都起不来床,就一直在医院的病床上向政治部门交代被俘期间的情况。大约20天后,军区军事法院发来了判决书,结论是,虽然没有发现变节投敌的情节,但在匪巢中因奸致孕是无法洗刷的事实,据此以“屈敌”的罪名对她们进行了处理:两人均被开除团籍

    、开除军籍,送农场强行监督劳动改造。当时好几个听说此事的姐妹都私下替她们感到委曲,以她们柔弱的身体,怎么能够抗拒人数众多而又凶悍的土匪的强暴?后来政治部曾派人到她们劳动改造的农场了解江大姐的情况。听去的人回来悄悄说,那个农场关的都是些在

    整顿新解放的城市过程中清理出来的不够判刑的地痞流氓、妓女老鸨和无赖二流子。小廖和小白在那里是年纪最小的,也是处境最惨的,因为大家都知道她们曾经是解放军,而且都怀过土匪的孩子,连妓女都可以随意侮辱、欺负她们。据说她们二人都已数次自杀未遂,

    结果成了重点看管对象,给她们干最重的活,吃最差的饭,还要经常当众交代怀上土匪孩子的经过。几个月的时间,两人都已有点疯疯癫癫。这件事情在每一个女兵心灵里都刻下了深刻的烙印,我们每个人都在心里千百遍地告诉自己:死也不能落在土匪手里。可现实就

    是这么残酷,我们落在了土匪手里,猪狗不如地屈辱地活着。实际上,从被俘的第一天起,我们就知道,我们已经没有任何选择,连死对我们来说都已是一种奢望。洞口刚刚发生的一幕给我们心灵的刺激太强烈了,大家都已没有心思干任何事,任土匪取笑侮辱,我们几个

    人象没有知觉一样无动于衷

    。施婕和小吴的反应更加强烈,脸白的象白纸一样,几乎当场昏厥过去。那天夜里我象死人一样任土匪摆弄,根本不知道究竟有多少男人轮奸了我,身体好象已经不属于我,脑子里翻来覆去就是那个不知名的女兵凸起的肚子和恐惧的面容。

    第二天早上我和林洁几乎同时被押回牢房,我在后面看见林洁洁白的身子夹在土匪粗壮的手臂中软的象根面条,连步子都迈不动了。一进牢房,冷铁心和郑天雄已经带着人等在那里了。林洁被直接带到囚笼对面的岩壁下,双臂反剪坐在一个二尺见方的方凳上。方凳

    的四条腿是用小腿粗细的粗原木作成的,一半埋在地下,我注意到,紧挨条凳的墙角放着一台黑乎乎的机器。他们让林洁背靠岩壁,打开手铐将她的双手拉起,捆吊在岩壁上一个铁环上,然后强迫她分开双腿。林洁的下身经过土匪一整夜的轮奸糊满了五颜六色的污物。

    冷铁心阴笑着让人用凉水浇在她的下身,两只大手一阵揉搓,露出了饱受蹂躏的下身的本来面目。她的阴唇肿的象张开的小孩嘴,鲜红的嫩肉象外翻着,一股黏稠的液体带着腥臭的气味还在不断流出来。

    冷铁心朝一个匪兵挥挥手,那匪兵拉了一下什么东西,墙角那台机器突突地叫了起来,我心里一惊,看清那原来是一台发电机。机器上的一个小灯亮了起来,冷铁心手里抓着一把五颜六色的电线对林洁说:“林小姐,今天我要让你过过电。我这家伙可不是老郑那套

    哄小孩子的玩艺儿,这是美国人专门研究给女人用的电刑具,它保证伤不着你的小命,也保证你非常受用,你可要想好了!”林洁下意识地夹紧了腿,冷铁心冷笑一声道:“看来林小姐是想试一试了?”话音未落,两个匪兵已给林洁的脚腕分别铐上铁镣,强行拉到齐肩

    的高度铐在墙上,将她的下身全部坦露了出来。冷铁心从那一团电线中分出两个小拇指大小的黑色鳄鱼夹,紧紧夹在林洁肿胀充血的阴唇上,然后又拿出两根红色电线,结结实实地捆住她的乳头。冷铁心抓住机器上的一个旋钮,眼睛盯着林洁开始转动。机器上一个小红

    灯开始闪烁起来,林洁大腿的肌肉先绷紧了,红灯闪的越来越快,林洁全身都绷的象一张弓。夹在她阴唇上的两个鳄鱼夹之间开始出现蓝色的电弧和“噼啪”的响声,本来就肿胀的阴唇直立了起来,并微微震颤;她的胸肌也开始抽搐,带动高耸的乳峰有节奏地抖动。林

    洁大口地喘着粗气,吃力地扭动着身体所有能够活动的部分,汗珠从短发下大颗地流了出来。冷铁心把旋钮停在中间的位置上,看着林洁被铐在黑色岩壁上的洁白肉体象蛇一样痛苦地扭动,直到她喘的几乎接不上气来,脸色白的吓人,才猛地把旋钮扭回原位。林洁立刻

    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了下来,象离开了水的鱼儿似的贪婪地大口吸着气。冷铁心走上前捏住林洁充血发紫的乳头问:“林小姐,刚才的滋味很不错吧?”他指指机器上的那个旋钮冷酷地说:“刚才的强度是你这个年龄和体质的女人所能承受的强度的一半,你还有很大

    潜力啊!”他观察到林洁发自内心的痛苦,故意轻描淡写地说:“其实我也不要你招什么重要情报,你知道的那些东西早没用了,我只须要你随便说点什么好回去交差,比如说,你们47军一共用几种密码呀?”林洁坚决地把头歪向了一边,冷铁心很有耐心地笑笑,把机

    器上的旋钮调到比刚才高一个刻度的位置。林洁立刻象被蝎子蛰了一下,全身马上就绷紧了,头象拨啷鼓一样来回摇摆,阴唇和乳房又象充了气一样一下就硬挺了起来。冷铁心笑眯眯地看着林洁身体剧烈的反应,许久才又把旋钮调回原位。他托起林洁无力地垂下的头指

    着刻度盘说:“林小姐,你目前达到的强度离你的极限还有1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