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同人 > 相爱相杀 > 551-52完结(作者:苏尔流年)
相爱相杀

《相爱相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551-52完结

    ☆、第五十一章

    唱首古老的歌曲

    哼起遥远的思绪

    下了几世纪的雨

    回忆慢慢老去

    不停转的留声机

    像时光轻轻怀疑

    看清了所有事情

    ————《雨停曲》

    这一场年少时在某一刻呼啸而来的天翻地覆,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被傅青城锁进时光深处。

    他不去碰,不代表那些事情真的就会化骨做灰,消失无踪。

    逃避……总是最垂死的一种挣扎。

    “你有多恨傅安年?!”

    黎歌的这句话冒出来的突兀,傅青城灌了铅的腿一时更为僵硬,脊背一片冰凉。

    “知不知道这些日子他最常作的姿势是什么?是撑着身体盯着病房门。他向来喜怒不动声色,你仅仅上午出现一次,他却露了笑脸。”

    总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角色,突然以卫道者形象出现,教训他的不孝,傅青城唇畔的讥诮难掩。

    “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傅青城打断了黎歌的话,隔着医院走廊里惨烈的白,墨色深眸中波涛汹涌,寒冰渐生,“你、儿、子,他的生父,到底是谁?”

    黎歌没有接他的话:“病危通知书最近我们已经收到两次。除非你主动,我不会求你去多见他哪怕一面,他也不想让你知晓这些晦暗的事情,就如同,他不想让你知道你是他和长嫂的私生子一般。”

    傅青城攥紧拳看着黎歌,即便眼下她的心其实也是兵荒马乱,语气间和神色里,却依旧沉稳如初,甚至凉薄到寡情,气焰也是嚣张依旧。

    如同上一次她势在必得宣告要带着那个人出境一般。

    “黎女士,等你成为我小叔妻子的那一天,再请你过问我们傅家的事情。如果不能,很抱歉,这些话的作用只能适得其反。”

    他上前一步:“你有多厌恶我的存在,我就有多么……忿恨这样的会面。请体谅一个私生子的教养,还请您留下答案,然后再消失。”

    黎歌素来心高气傲,和傅青城的几次交锋,他或者内敛低调,或者气势寡薄,她似乎忘了这是R是闻名的商业新贵,杀伐果决。

    冷场。

    黎歌初次笑出声来:“我其实真的不介意自己的记录更恶劣一些。他死了,我就不会再和傅家有任何牵扯。他有自己的判断力,也许早就知道瞒不住你。我只是不希望最后你会因为以为他认了另一个儿子不认你而怨恨他。我不是个好母亲,所以我知道自认不是一个好父亲的人,面对自己的儿子会是什么感受。我这一生悲剧的开始就是中了傅安臣的计卷入他们夫妻的冷战,你父亲……不对,你大伯最于算计,我儿子顾念是你弟弟没错,他是傅安臣——”

    傅青城双眉一怔:“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你可以不信,如此的话——你的亲生父亲,不是不肯认私生子,只是不肯认你这一个。或许……你更喜欢这样的现实。”

    ******

    待他整理好思绪回了病房,相思正趴在一侧的小榻上睡着,睡相跋扈无比。傅青城看一眼眼珠发亮的卫子慕,再看看卫如苏薄衫轻垮,襟低垂趴在床畔的甜美侧脸,眉心松软。

    如此蛊惑人心的姿势。

    最终还是先转向了儿子所在的方位。

    还未俯下、身,相思的睫毛就忽闪着颤动,随后睁开了眼睛,唇瓣刚要松动,就看到傅青城示意噤声的手势,于是关闭嘴巴乖乖爬起来挂到他的身上。

    傅青城微微一动,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小心地搭在卫如苏的肩头,抱着相思就出了门。

    目的地,是同一家医院的顶楼,傅安年所在的病房。

    病房门近在咫尺,他的脚步募然顿住,眉心轻蹙。

    “过会儿见了里面的人叫爷爷,记住了吗?”用的是尊重小朋友的商量语气。

    相思却歪嘴:“阿城,爷爷不是用来称呼爸爸的爸爸的吗?”

    傅青城自由的那只手一动,掌心搭在相思浅短的头发上揉了一圈:“我刚才话里的重点是——”

    相思摇晃着脑袋募然举起手:“我记住了。”

    儿子在眼前笑得明媚纯真,傅青城心底一刺,紧了紧抱着相思的手臂,推开了那扇看起来无情至极的暗黄色门。

    喑哑的清咳断断续续传过来,却在看到他的时候即刻被掐断。

    病房里一时悄无声息。

    相思软软的嗓音随后蹦了出来:“爷爷。”

    傅安年勾了勾唇,傅青城把相思放下来推了推他的肩膀,相思就向着傅安年的床畔走去,幼小的身子灵活地爬上了病床,靠在傅安年身侧。

    形容枯槁和俊逸洒脱之间似乎仅仅隔着一段他晃神的距离。

    一边是儿子鲜活的朝气,一边是傅安年垂暮的迟缓。傅青城看着傅安年望向相思柔和的眉眼,最终别过脸去。

    没想到这次打破沉寂的却是傅安年,他唤了林止从隔间进来:“相思,先出去玩一会儿好吗?爷爷和爸爸有些事情要谈。”

    月光沉静黯然,一如傅青城那颗失了盔甲的心。

    傅安年从病床上下来,动作还算流畅,一路走到傅青城身畔,双眸一垂,这城市的夜色大半已收眼底。

    “见过顾念了吧?”

    他这样问,定是知道了些什么。傅青城语调平平:“您想说什么,不用绕圈子,不管是什么,我都有接受的心里准备。”

    傅青城这样直接,傅安年反而不能直言。

    “……”

    他叹了口气才说:“不管怎样,你比他年长,多照顾他。”

    傅青城不出声应答,傅安年觉得难以继续下去,转头看过去,那个与自己重合数分的侧脸,不见任何波动。

    “你黎阿姨——”

    傅青城总是在关键时刻打断他的话:“我要以什么身份去照顾他?!”

    “阿城,我们不能平心静气地说话吗?”

    傅青城收回停留在他额心正中的视线,对上傅安年似要流出墨色的眼睛:“好。还有呢,您还有什么遗言要交待给我?”

    ******

    林止在病房外听到叮当四起的声响快速推门进去的时候,只见傅安年发侧青筋暴起,双臂撑在窗台上,目光深沉地压在傅青城的脸上。

    一地碎裂的青瓷片,水印四散晕染周边,原本瓶中的百合歪落地面,交织着那套今早他才从会客室摆出来的紫砂茶具碎片,满目狼籍。

    林止看向傅青城的目光透着无声的责备,想要快步走到傅安年身侧,却被他挥手制止。

    “是我失态,”下半句却是对着林止说的,“送他出去”。

    ******

    回程的路上相思偷瞄傅青城的眼睛,看了一下仿佛怕错看一般重看一次。

    傅青城他的头:“小小年纪,做什么欲言又止!”

    相思指腹磨蹭着傅青城的下巴:“阿城,你眼圈红了。”

    傅青城握住相思不安分的小手,捏了捏:“你也是红的,这很正常。”

    相思摆头,明显不信:“骗人,你等着,我要和如苏告状。”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大家的耐心和陪伴。

    越平缓的情节对我来说写得越艰难,尤其结局在即,各种不合理当前。

    新文原定写顾西辞那对儿。新近对黑帮题材比较**血,想要一个情节紧凑,节奏很快的文,于是计划变更提前先开穆家穆十一哥哥的文。

    黑帮+婚恋+军警+囚宠+复仇+卧底……转型重口味之作。本文正文完结之后开挖。

    ☆、第五十二章  正文大结局

    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遇见》

    连日大雨瓢泼,整个R市浸泡在一汪碧水之间,路面的积水如何都不能消散。

    外围是不断氤氲的水汽,拉开纱帘,灰蒙蒙的天投向玻璃的颜色再暗沉不过。傅青城视线之内一片灰色,连同眼前傅安璇这个人一起,暗沉不见起色。

    傅明月究竟又捅了怎样的篓子出来,傅青城还是一头雾水。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后果很严重,以至于不问世事许久的傅安璇决定亲自动手。

    傅安璇将穆十一的照片狠狠摔在傅青城面前的玻璃桌上:“和这人有交情吗?”

    傅青城自然是认识的,却只能按兵不动。

    “那么就仅仅是路人甲的关系了。穆太太是我的旧识,今天是穆家长子的葬礼,我不方便露面,你去把这个小子给我揪出来。”

    傅青城将沏满的一壶清茶推到傅安璇手边,面色有些挣扎:“璇姐你也知道穆家有丧事,这事不能后拖吗?这么急,一定要现在搞定?”

    傅安璇回答地干脆利落,立场鲜明:“过世的是那小子的哥哥,又不是他。再不行动,我们傅家也要死人了。绑他过来,或者我逼你绑他过来。小傅,你觉得哪个选择会更好一点儿?”

    这个女人需要一个身来发泄她的愤慨。

    傅青城不想做那个躺在砧板上的鱼之辈,那个葬礼,他本来也是要露面的。

    却没想到,还未到殡仪馆,就被傅安璇又给招了回去,傅明月这边先掉了链子。傅安璇不过出门一个小时,就被她逮到机会溜走。傅安璇的逼婚计划被迫更改,当务之急成了追回自己那个不争气的落跑女儿。

    ********

    傅青城接到白佘转递过来的消息赶到暗港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

    路上给傅明月打电话,一如既往地得到关机的提醒。

    狭窄的古巷静谧悠长,老钟微震的声音好似从时光深处荡过来,一派素雅。唯一不和谐的地方,莫过于其中一个高院的墙,歪斜欲垮。

    就是这里了。

    傅青城扫视四周,随手捡起脚下青石板路上的一个破碎石板,透过那歪垮的墙上漏光的一个小洞,扔了进去。

    “谁在外面找死?!”

    傅明月咒骂着出来的时候,正对上傅青城斜倚巷边微微一笑的脸。他太熟悉她的癖,选了这样独特地敲门方式。

    “这么迎客的吗?傅明月,你真是出息了。”盯着她微微凸起的腹部,语气终是软了下来,“躲也不躲远点儿,最好让我找不到,这样你就不用像现在这样看着我烦。”

    傅明月别过头不理他,踢开木门往院儿里进,走了没几步却回首呛声:“你管我!”

    傅青城并不想管女人的心事。只是一个人异地产子的辛酸有多难捱,他完全不能想像,卫如苏却是如此承受过来。时光不能倒流让他可以回首伴在她身旁。他能做的,也不过就是希望自己爱护的这个妹妹,不用独自承受这份酸楚,不走他们来时那段坎坷路。

    只是傅明月并不理解,两个人沟通起来始终困难。

    这种僵持却维持了仅仅半天。清晨,傅青城接到林止从R市打来的电话,傅安年再度病危。

    **********

    R市的雨依旧未绝。

    傅青城从机场出来的时候,扑面而来一阵凉的风。来接他的不是林止或者长安,而是从医院赶来的卫如苏。

    卫如苏一头扎进傅青城的怀里,扣紧他的腰身。

    “你还好吗?”她问得安静。

    傅青城弯了弯嘴角:“又装贤妻良母呢?”

    卫如苏轻捶他的脊背,望进那双满布血丝的眼睛,眼角晦涩,失了调笑的心思。

    *******

    最终,还是没来得及。

    傅青城甚至舍弃依旧停留在高层的电梯,从楼梯奔了上去,却在半途就再次接到林止的电话。

    林止说了很多,他却只从那些字眼里总结出四个字:为时已晚。

    明明三日前,傅安年还固执地与他对峙,还有生气的气力。

    他想起自己对这个叫了一辈子“小叔”的人说得最后一句话:“您还有什么遗言要交待给我?”

    未曾相认,未曾一次父子相称。

    前半生那棵荫庇自己的大树倒下之后,后半生这个屹立自己身旁的远山,终是粉碎倾塌。

    卫如苏追赶上来的时候,就看到狭小的空间里那一方寂寥的背影,似要从晨昏站到日暮,孤寂的决绝。

    楼梯口两扇惨白的门摇摇晃晃,傅青城僵直地立着,卫如苏站在数十阶之遥远观他的背影。

    卫彦池离世的时候,她在他的怀里泪流满面;傅安年离开,她能给的最初的安慰,却是远远看着他,给他一个纾解情绪的空间。而她站在那里,只要他一回头,必然能够找到。

    *******

    黎歌和顾念等不到葬礼,就要离开R市这片短暂栖息过的土地。

    走之前,顾念约了卫如苏几次,都被她挡了回去。

    “你天天看着他,是把他当小孩子不成。他既不会歇斯底里,也不可能痛哭流涕,这是我最后一次找你,不来拉倒。”

    话说到这份上,卫如苏自然不能继续拒绝下去。

    真的出门,适应外面风雨之后洒下来的阳光却只觉得刺眼。

    盛满蛤蜊的托盘被侍者送上来的时候,只觉得食欲不振,甚至微微恶心。

    顾念皱眉:“林叔告诉你了吧?”

    卫如苏一怔:“什么?”

    “林叔这样热心地维持傅家的安稳,连我这个半路杀出来的人都耐心的解释前缘,耐心规劝,不可能让你云里雾里。他还得让你帮忙劝他唯一不敢出手解决的傅青城才对。”

    卫如苏还是装糊涂,一脸不明所以。

    顾念叹了口气:“还装,别指望我叫你嫂子。”

    “该不会你前面的都是铺垫,只是为了说这一句话。”

    顾念温柔地笑:“我们今晚启程。我叫你出来,只是为了让你转达一句话。告诉傅青城那家伙,下次打架,一定是我在上面赢他。”

    卫如苏笑,一顿饭虽然食量不大,却也算是所得饱满。

    临走的时候,顾念甚至摆手赶她先撤。

    卫如苏利落转身,刚走几步却被个长长的胳膊圈了回来。闪光灯明灭而过,卫如苏偏头,只听到顾念说:“我这辈子做不了善人了。最后一次,如果他吃醋,一定要告诉我;如果没有,那就算了。”

    ********

    傅青城却没有闲暇来为一个奇怪的彩信分心。丧礼的各项事宜很繁琐,虽然林止和傅安璇承担了大部分的事项,还是各种无暇□。

    深夜也往往是整理傅安年的遗物,每每入睡,已是很晚。卫如苏下意识地对傅家老宅有些排斥,却还是在林止的安排下带着相思住了进去。

    葬礼那天卫如苏跟在傅安璇身侧。

    傅安璇一身黑衣黑帽,喃喃低语:“老头子走得时候,我想还有他在。现在,我成了家里最老的一个。二哥从小和我有一种奇怪的默契。我的许多随口戏言,都会在他那里得到应验。前几天我还和阿城说,傅家要死人,他这么快就让我的话成真,未免太有效率。又不是小时候争房间,我要大阳台,他立刻腾出来让给我,我会立马欢天喜地。”

    卫如苏无言以对,因为一向强势的傅安璇已然悲凉到谷底的语气。

    她看向斜前方那个男人宽阔的脊背,一时热了眼眶。不为死亡,只为这个会永远庇护自己的人的生而感恩。

    来来往往过客很多,卫如苏在人群中捕捉到一个许久未见的身形。

    倪端一身垂坠黑裙,捻着雏菊细弱的花,娉婷而来,却只是对着傅安年的墓微微鞠躬,一眼找准卫如苏的位置走了过来。

    “知道吗?这半山腰上有一个日月泉。这片墓地从多年前开售第一期的时候,打得噱头就是如果埋在这泉脉之上,死同林,下一世就能得偿所愿。”

    “告诉我这些有意义吗?”

    “我姐姐的墓地也在这里”,倪端微扬自己手中的雏菊,“打算顺便去看看她,有兴趣同行吗?”

    卫如苏定神望着这个每次出现必然来者不善的女子:“逝者安眠,我想我还是不去打扰。”

    “你怕吗?怕从我这里再次得到摧毁你信念的东西。”

    卫如苏抱起胳膊看过去:“我已经选择了这个男人,连同他可能存在的任何不良记录。他坏,我来教;他好,我再乐见不过,视若珍宝。”

    倪端笑,眼睛里流出沧海桑田的颜色:“这样吗?看来你必须去我姐的墓地走一趟。”

    这很重要。因为倪珑的身旁,长眠的人是成池。

    ********

    室内光线很弱,卫如苏醒来的时候,被无名指上多出来的那个环钉在原地,姿势僵硬着维持一分钟。

    等她跳下床拉开窗帘的时候,只见床上那人眉头一蹙,薄被一扯,蒙住了头,缩进被窝里面。

    躲得好。

    她站在窗边站了半饷,最终决定扑到床上去把那人压在身下。

    别人的男人用来挡风遮雨,她家的这位总不能用来伤秋悲春,还趁她无防备之时打算暗度陈仓。

    卫如苏的行动很快,等到傅青城负重睁眼,身上已经攀着个八爪鱼,而他相亲相爱许久的薄被已经被某人无情扔下了地。

    她如一堵坚实的墙,密无缝隙地压着他。

    傅青城浅笑:“你是有多饿?这么急着投怀送抱。”

    此刻见他调笑,卫如苏觉得可恨,长指微动下滑,掐住他□微微凸、起的部位揉捏,激得傅青城倒吸一口凉气。

    “谋杀亲夫我都敢,还怕区区一个投怀送抱!你敢不伺候吗?”

    傅青城一边握住她不安分的手,另一支手覆在她脑后:“几天不喂你,你把我当女人了不成!压倒我,在上面,还想做什么,嗯?”

    话毕身躯一翻,压她在下。

    他的眼底静水流深,温情脉脉。卫如苏一遍遍描摹他深邃的轮廓,眉眼弯如新月。

    她手臂勾在他的脖颈上:“据说明天天气不错?”

    “所以呢?”

    “我有个很好的安排。我们早起散个步,顺便登个记怎么样?”

    他的激动压抑在心底,这个女人还真是把他当女人来看了呢,还是个很好打发的女人。他把自己先斩后奏,直接套戒指锁人的行为忘在脑后。只琢磨求婚这件事,他女人竟然也敢抢先,还做的这么随便。

    傅青城啃上她的耳朵:“这一次你又预谋了多久?”

    多久呢?卫如苏脑海翻腾,那好像是一个完整的一辈子。

    卫如苏沉默良久,但笑不语,傅青城正打算体罚,却被她双臂一撑挡在门外。

    “主子还有哪里不满意?”他笑得戏谑,火热的掌心在她的躯体上上下游走。

    “不关我的事”,卫如苏摊手,“是你女儿不配合”。

    话毕她跳下床捞起衣架上的睡衣套在身上,瞥了眼傻掉的男人向相思的房间逃窜,得逞的笑放肆开来。

    被撩拨起□的男人,一边承受燎原之势,一边用微笑填满自己脸孔的每一条纹路。

    年少一场远别,终换得今日一生圆满。

    刚打算下楼觅食的相思突然被母亲大人堵在门内,白嫩的胳膊下垂,很是不爽。

    “阿城呢,怎么只有你一个?”

    卫如苏浅笑:“嗯——我想他应该是冲冷水澡去了。”

    “不可能,半小时前我们才一起从浴室里出来。”相思立刻反驳。

    卫如苏儿子的头,说得再理所当然不过:“阿城笨啊,一次洗不干净。”

    相思一头雾水,却见卫如苏身后贴身过来的傅青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立刻捂脸转身。

    伸过去要拉相思的手突然被人攥住,卫如苏刚要惊呼出声,就被人打横抱起,轻微的晕眩中,一眼望去,傅青城的笑蔓延如花,层开层落。

    “怎么了?”卫如苏抿唇瞧着傅青城,“你笑得好……、荡”。

    “强抢民女就是这个样子的。”

    话毕傅青城突然绷住了脸放她下来,甚至伸出手抓了抓脑后的短发。

    许久不曾见过他这般局促的模样,卫如苏猜到了些什么,心跳瞬间砰撞如鹿。

    他扯过她的手,将她散在侧脸上的碎发掖回她的耳后。每一个动作都一帧一帧慢动作一般放大在她心间。

    那枚素净的戒环被他从她指尖剥离,回到他掌心。

    她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傅青城已然开口的话又吞了回去,别过脸清咳两声,才盯着她的无名指缓缓细诉:“已经七年了,你再不嫁我,你就老了。当然我不会嫌弃你,但是我怕这一生不够长,我会来不及看你白发苍苍的模样。”

    他把戒环重新推进她的无名指,微微颤抖的双手,几次终于成功。

    “我一直有个愿望,这一生最初的爱,会是陪我携手一生的那个人,也是最后的爱。帮个忙,嫁给我,让我梦想成真好不好?”

    两双热得分明的眼眶。

    傅青城一生中再没有任何一个时刻,比此刻更为忐忑。

    “不会煽情就不要乱说啊,知不知道我没有听过比这更烂的求婚啊?!”卫如苏的声音透着哽咽,话里却写着分明的倔强。

    傅青城揽住她的肩头,一下一下抚她的青丝。

    “快问我一个问题。”

    “什么?”卫如苏起指上那个至硬也至柔的部分,漾起的笑亮过头顶璀璨烛光。

    “问我什么时候买的戒指。”

    “哦,那你什么时候买的戒指?”

    她异常配合,眼神却透着走神的意味。

    傅青城啃了她唇瓣一口,温热的气息贴在她耳侧:“知道相思名字的那一刻。”

    此后种种分离龃龉,悲欢离合,他终于能够坦荡地在心底默念:她爱我。

    因为爱,所以相思。

    让他知道这一路万水千山,从来不是他一个人坚持路过的风景。

    七年相思尽。

    我爱你,所以我愿意。以你之姓,冠我之名。

    作者有话要说: 每个人的回忆之远,都会有那样一个人撑起你对爱情最初的愿景。

    不必要飞蛾扑火,不曾想海枯石烂。只是心底有那样一个影子,当你回想的时候,连带那段年少时光也更为清澈动听。

    生活中,苏尔其实是一个不太能接受破镜重圆的人,说过再见,就不会回头。可是任何一段情深缘浅,读起来难免意难平。

    年少轻远别,青城和如苏各安天涯一去数年。没有他(她)在身旁,路过的风景再多,过了正当好的那个年纪,都难再生非你不可的情怀。m.hebao.net

    故事到这里,正文部分也就结束了。番外近期会陆续更新。

    新文《蛊(强强)》开挖,黑帮+军警+婚恋,重口味之作

    文案:

    这是一座罪恶之城。不夜,不灭。

    冷酷血腥的男人踩着她血模糊的掌心,字字冰封:“求我。拿你的下半身,换你的命。”

    欲望、欢宠、喋血、枷锁、算计、背叛、囚笼……步步惊心,欲壑难平。

    前行万劫不复,退后地狱临门,我在地狱与天堂之间等你千山万水情归而来。

    请多支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