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同人 > 缚爱 > 221-25完结(作者:福小熙)
缚爱

《缚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221-25完结

    ☆、(10鲜币)21

    发文时间:7/19 2013

    很多人都说,人死之前会记起很多事。

    那些生前记挂的人,忌恨的人,统统都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随著自己的灵魂随风飘散。

    而段祈雅的记忆中,除了他爱了一辈子的柏锡彦,还有尹商。

    段祈雅隐隐还记得,小时候的尹商不是这样的……

    曾经有一段时间,他们的感情也和其他所有普通的兄弟一样,好得不得了。

    虽然他们的母亲不是同一个人,虽然他们的父亲总喜欢去外面玩不同的女人,可他们依然很努力的在这偌大的宅邸中过著他们的每一天,笑著面对所有的人和事,直到尹易寒的出现。

    尹易寒,那个鬼魅一般的男人,是家中的长子,更是尹家现在的主事人,可他并不是一出生就呆在这个家里的。

    段祈雅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大哥之前经历过些什麽,只是他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大哥当时的眼神很空洞,很冷漠,而他周身散发出的那股子戾气,只有自己那个温柔的母亲可以安抚。

    而他母亲的名字,就叫──

    段祈雅……

    原本的段祈雅叫做尹曦,取这个名字的时候,母亲是希望自己好像晨光一样,用自己的笑容,温暖周围所有的人,而小时候的段祈雅也的确很爱笑,虽然他的父亲有很多女人,虽然母亲时不时会用一种悲伤到令人想哭的表情看著自己,可段祈雅依然笑著面对周围的一切,直到“尹易寒”这三个字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

    年轻时候的尹易寒身上总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那种孤寂而又冷逸的感觉,让十三岁的段祈雅常常躲在大树後,偷偷地看著这个比自己大了七岁的哥哥。

    又过了两年,情窦初开的段祈雅逐渐发现自己对尹易寒的情感不同於一般人,而他被男人占有的那一晚本没有想到,自己一时的错念,居然会造成整个家族永久的伤痛。

    没错……

    段祈雅藏在男人身後整整七年,那七年的时间可以说是他人生当中曾经最快乐的一段时间,也是他最痛苦的一段回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自始至终都只是母亲的代替品,而他与尹易寒在一起的最後一个晚上,母亲尖叫著扯开了两人,哭著求尹易寒不要这样糟蹋自己,不要因为从她那里得不到他想要的东西,就把所有的爱和恨全都转嫁到自己身上。

    当时的段祈雅并不知道什麽叫做糟蹋,只是恨母亲,恨她为什麽那麽狠心地拆散自己与最心爱的大哥,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就是因为自己的嫉恨,母亲在与尹易寒争执的过程当中丢了命,而自己最後只能抱著倒在血泊中的母亲,哭著著母亲的脸,听完她人生中的最後一句话。

    从那以後,段祈雅在尹易寒的强迫之下改了名字,不过他对此事并没有过为剧烈的反应,因为他的心底也很後悔,他想忏悔自己曾经对母亲所犯下的错,同时也想遵照母亲最後的遗愿──

    “代替我,好好活下去……”

    一个人在床上躺了三天,段祈雅想了很多很多,直到尹商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替自己解开了脖子上的项圈。

    “你走吧。”

    听著尹商的话,段祈雅迷迷糊糊了好一阵子,直到周宏逸带著一个不是小彦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这才意识到他说的话是什麽意思。

    “你肯放我走?”

    套上尹商为自己准备的衣服,段祈雅怎麽都没想到自己还会有逃出这里的那一天,更没想到这个恨自己入骨的弟弟,最後才是放走自己的人。

    盯著段祈雅看了两秒,尹商刚想说些什麽,就被耳边响起的警报声给打断,急急忙忙打开窗。

    “快点,大哥他要过来了!”

    “谢谢。”对尹商点点头,周宏逸背起段祈雅,在周扬的护送下迅速离开了段祈雅的房间,而没过几秒锺,段祈雅的房门就被盛怒中的尹易寒一脚踹开。

    “尹──商!”看著空无一人的房间,尹易寒二话不说就赏了尹商一巴掌,紧接著便带人冲了出去,而段祈雅和周宏逸一群人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留下男人一个人站在大门口,气得浑身发抖。

    命人将尹商拖回尹家独有的刑具室,尹易寒拿著手中的鞭子,一下又一下的打在尹商身上。看著尹商满身的鞭痕,尹易寒的愤怒不减反增,丝毫不把瘫软在面前的人看做自己的弟弟,只是纯粹地发泄著自己的怒气,面目狰狞地瞪著尹商。

    “我应该已经警告过你了,为什麽你还是要这麽做?为什麽还是要背叛我?!”

    一鞭落下,尹商的前又多了一条鞭痕。

    紧咬著牙关,尹商忍著剧痛,死死地盯著面前的男人。

    “为什麽?”

    “?”

    “为什麽你的眼里从来就只有段祈雅一个人?为什麽你不能看看我?看看我为你所做的一切?”

    扔掉手上的鞭子,男人一边捏住尹商的脸,像是看待怪物一样地看著他,淡淡的薄唇中吐出一句令人心碎的语句。

    “你算什麽东西?也配跟祈雅比?”

    呵……

    我算什麽东西……

    狗麽?

    还是说,自己在大哥的眼里,其实连家门口养的一条狗也比不上?

    惨淡地笑了笑,尹商虽然早就知道自己会有如今的这个下场,可还是觉得疼。

    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整颗心都碎了,而没有了男人的爱,他再也没有继续活下去的意义。

    “你杀了我吧,哥……”

    看著盛怒中的男人,尹商突然留下晶莹的泪水,觉得自己再也不想就这麽纠缠下去了。

    十五年了……

    十五年来,他倾尽了自己的所有,最後换来的不过是男人的一声唾弃。

    原来过了这麽多年,自己还是没能取代段祈雅在大哥心目中的地位,甚至连他的一手指头,也比不上……

    冷眼看著尹商的泪,暴怒中的男人恨不得就这麽把他给掐死,可他最後还是松了手,一脸霾的将桌上的东西全都扫到地上。

    “你滚!”

    “……”

    “滚啊!我不想再见到你!”

    ☆、(10鲜币)22

    发文时间: 7/20 2013更新时间: 07/20 2013

    拖著满身是血的身躯,尹商缓缓走出大宅,宛若行尸走一般,一边回忆著过往的一切。

    尹易寒。

    这是他大哥的名字,自己一辈子的挚爱。

    曾经有一段时间,大哥为了凭空消失的二哥萎靡了好久,甚至乎连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霸业也不管不顾。

    在那段腹背受敌的艰难时光,只有自己一个人陪著他,替他扫除一切的障碍,为的只是能让他爱的人专心的去思念另一个人。

    而现在,自己再也没有心力去维持那段没有结果的感情,可尹商不知道,外面等待著自己的,到底是一片崭新的天空,还是──

    无尽的沈沦……

    *********************************************************

    摆脱了尹家的追击,周宏逸等人顺利把段祈雅接回了周家,而柏锡彦则一直在门口等著,一步也没有离开过。

    因为之前的枪伤,柏锡彦选择了留在周家,不过那不代表他不紧张祈雅。相反,他很紧张,比周宏逸或是其他任何人都要紧张,但他不想再因自己的无力而让祈雅陷入又一次的困境,所以这一次,他选择了等待,选择了相信周宏逸。

    从周宏逸手中接过奄奄一息的段祈雅,柏锡彦很想笑著和他说一声,“欢迎回来”,可是到了嘴边的话却怎麽也说不出口,只能紧紧搂著怀里的段祈雅。

    “祈雅,对不起祈雅,是我没有能力,没有保护好你……”

    “小彦,我没事……”伸出手,段祈雅轻柔地抚著柏锡彦的脸,露出一个多月来第一次的笑容。

    终於……

    自己终於又见到小彦了……

    脸上挂著淡淡的微笑,段祈雅缓缓闭上眼,再下一秒,便陷入了沈沈的昏睡当中,而柏锡彦看著突然瘫软的段祈雅霎时间没了主意,抬起头问道:

    “周宏逸,祈雅他怎麽会这样?你们之前出来的时候是不是又发生了些什麽?”

    “他没事,只是需要休息。”不似於柏锡彦的紧张,周宏逸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头。

    “来人,先把祈雅抬进屋。”

    看著两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医护人员将祈雅扶上了担架,柏锡彦一路跟著进了房,直到医护人员替祈雅做了检查,打了点滴,确认没有什麽太大的问题,这才把周宏逸拉到角落,小声地对他道:“我欠你的东西,就算用上一辈子的时间,也会还给你。”

    “我救祈雅不是为了让你欠我什麽,你就在这里好好陪陪他,我先出去了。”

    目送周宏逸离开,柏锡彦回到床边,一手握著段祈雅骨瘦如柴的手,仔仔细细地看著他的脸。

    一段时间不见,祈雅瘦了很多,整个人更是憔悴不堪。柏锡彦不知道他到底在尹家受了多少苦,只是他看得到,祈雅的眉眼就算在现在这种时候,也是微微拧起的。

    心疼他所受的苦,柏锡彦陷入了无限的自责中。

    虽然祈雅从没和自己提过他的过去,柏锡彦也从没问过,但是经过这次的事情,柏锡彦知道,祈雅和自己,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尹家二少爷……

    柏锡彦不知道为什麽祈雅好好的会变成尹家二少爷,只知道如果祈雅真的是尹家二少爷的话,以自己现在的能力,本保护不了他。

    该死!

    再一次悲叹自己的无力,柏锡彦拿出从周宏逸那里借来的资料,一页页地翻著。

    受了枪伤的这段时间,柏锡彦有好好想过两个人的未来。

    虽然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到再普通的男人,可是身为祈雅的另一半,自己怎麽也不能继续眼睁睁地看著祈雅担惊受怕而什麽都不去做。

    所以他和周宏逸之间有了一个约定:为了祈雅,也为了两个人的将来,他,柏锡彦,从今以後会留在周家学习,学做生意,学著拿枪,学著如何去做一个,真正有担当的,男人。

    在段祈雅的床边守了整整两天,柏锡彦终於看到床上的人缓缓睁开双眼。

    “祈雅……”

    看著另一半睁开眼的那一刻,柏锡彦的情绪激动的无以复加,就连眼眶里也有些湿热。

    “小彦……”躺在床上,段祈雅看著床边的柏锡彦,看著他眼里的泪,颤抖著伸出手。

    “别哭……”

    “我不哭!”

    握住段祈雅的手,柏锡彦拿著自己的脸在那儿蹭了许久,很努力的展开一抹笑颜,然後祈雅也笑了,两个人就在那儿痴痴地对望了好久,直到周宏逸敲门打断了这一片难得的宁静。

    “我没打扰你们吧?”端著一个餐盘,周宏逸站在门口笑了笑。

    “宏逸。”看著门口的周宏逸,段祈雅在柏锡彦的帮助下缓缓坐起身,回了他一个有气无力的笑容。

    “怎麽样?觉得有哪里不舒服麽?”

    “我很好。这次真的要谢谢你。”

    “如果你还拿我当朋友就别说什麽谢谢。再说了,你欠我的这一份,我会从你老公那里连本带利的讨回来的。”

    “小彦?”段祈雅一头雾水的将目光转向柏锡彦。

    “怎麽,你还没告诉他?”圈起柏锡彦的脖子,周宏逸暧昧的对著男人的脖子吹了一口气,玻璃色的凤眼带著笑意地看向段祈雅,“你老公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哦。”

    一把拍开周宏逸的手,柏锡彦恶寒地甩了甩身上冒出来的**皮疙瘩,大叫道:

    “祈雅你别乱想,我只是跟在周宏逸身边学习罢了,我的人还有我的心都是你的!”

    “什麽嘛,有没必要在我面前和祈雅再做一次爱的告白?我的心都碎了……”

    “你少在那儿恶心了周宏逸!以前怎麽没看出来你对我也有兴趣。”

    看看自家老公,再看看一旁的周宏逸,段祈雅愣了一下,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学习麽?

    笑看著一直在那儿抖**皮疙瘩的老公,段祈雅是真的觉得自己很幸福。

    他不是不知道小彦原来有多讨厌宏逸,不过他现在居然会为了自己在宏逸的手下做事,应该,挣扎了很久吧……

    作家的话:

    《缚爱》正文这两天就会完结了哦~~

    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完结以後阿福会更几个关於缚爱的小番外,然後就是《涩欲》和《不举》两篇文文~~

    还希望大人们以後继续支持阿福哦~~求票求包养~~啾啾啾……

    ☆、(11鲜币)23

    发文时间: 7/21 2013更新时间: 07/20 2013

    看著段祈雅一脸的沈默不语,柏锡彦有些紧张。

    “祈雅,你不会怪我自作主张吧?”

    “怎麽会。你能和宏逸相处的这麽好,我很高兴。”

    “祈雅……”

    看著深情对望的两个人,周宏逸状似头疼地揉了揉额头。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在我面前上演‘甜蜜蜜’的戏码了,祈雅,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老公谈谈,你不会怪我吧?”

    “你们去吧,我一个人也可以。”

    “那祈雅你先在这等一会儿,我很快回来。”说著,男人在段祈雅额上印下一吻,小心翼翼地替他将床的顶部调到适宜休息的高度。

    跟著周宏逸走出房门,两个人一改刚才的轻松表情,面色瞬时凝重不少。

    “是尹易寒麽?”从把祈雅从尹家救出来的那一刻起,柏锡彦就做好了面对尹易寒的准备。不过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麽快。

    “嗯。”点点头,周宏逸不由得替柏锡彦担心起来。

    “你真的要这麽做麽?其实只要你和祈雅两个人说一声,你们想在这里留多久都可以,况且你之前的枪伤还没好,用这样的身体去对付尹易寒那样的人物,太勉强了。”

    “我可以的,而且你帮我们的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再欠你些什麽。”

    拍拍周宏逸的肩膀,柏锡彦是真的感激他替自己和祈雅两个人做的一切。

    不得不承认,柏锡彦以前的确很讨厌周宏逸,认为他是一个吊儿郎当不务正业的公子哥,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柏锡彦对周宏逸这个人算是彻底改观了。且不说周宏逸原先对祈雅的那点小心思已经没有了,看著周宏逸为了自己和祈雅的事情忙里忙外,说实话,柏锡彦早就把他当成自家兄弟那样看待,毕竟以周宏逸的立场,他本没必要为自己和祈雅做这麽多,而他能够在这种时候还留著他们两人在周家,一定承受了不少的压力。

    “况且如果想要打败尹易寒的话,现在应该是最好的时机。”

    虽然柏锡彦从没和尹易寒正式见过面,可是从他得来的资料看来,尹易寒这个人为人狠处事暴力,就算是在尹家内部也有很多人对他有所不满,而唯一对他好的尹商早起也被尹易寒赶出了家门,所以日後就算周家抓了尹易寒也本不用担心会有其他尹家的人来救他或是替他报仇。

    再者,虽然尹易寒这个人对很多人都不留情面,可他对祈雅的事情却是在乎得不得了,而他居然会为了祈雅赶走跟在他身边那麽多年的弟弟,可见他现在的情绪有多不稳定,内心有多混乱,而一个人的内心越是困惑,越是焦躁,就越是容易让有心人有机可乘,所以为了祈雅,为了自己,柏锡彦这次怎麽也要赌一把了。

    “那你到时候把这个带在身上,有什麽事情我们就马上冲进去。”

    “嗯。”

    从周宏逸手上收下接收器,柏锡彦默默地回房陪祈雅吃了午餐,一边计算著尹易寒出现的时机。

    这两天,柏锡彦为了让尹易寒能够在合适的时间段找上周家,和周宏逸两个人费了不少功夫,也在尹易寒身边安了不少线人。以往这些小动作当然不可能逃得过尹易寒的眼睛,不过此刻的他太过焦躁了,才会在如此重要的时刻著了两人的道。

    不出所料,当天晚上,尹易寒就在两人的诱导之下带著一帮人冲到了周家。

    “把祈雅还给我。”

    一脚踹开段祈雅的房门,尹易寒整个人暴躁到了极点,脸上的表情好像随时会把面前的柏锡彦给生吞活剥了一样。

    “祈雅!”

    看著床上的段祈雅,再看看床边的柏锡彦,尹易寒气得双目煞红,整个人好似再世修罗一般面目狰狞。

    “跟我回去。”

    “小彦……”害怕的往床的内侧缩了缩,段祈雅紧紧牵著柏锡彦的手。他没想到尹易寒这麽快就会找上自己,不过这一切又好似发生的那麽理所当然。

    尹家……

    那麽大的一个家,就算宏逸再有本事,小彦再怎麽用心的想要保护自己,

    自己最终,也还是逃不过麽……

    安抚地捏紧段祈雅的手,柏锡彦挡在了两个人中间,不让尹易寒再靠近一分一毫。

    “滚开!”看著面前这个不识相的毛头小子,尹易寒只以为他是周家请回来的某个保镖,没想到“某保镖”的背脊挺得极其的直,就连吐出的话也异常的坚定,不容置疑。

    “我不会让你把祈雅带走的!”

    微微眯起眼,尹易寒冷笑了一下。

    “小子,你凭什麽站在这里和我说话?”

    “凭我是他丈夫!”

    “丈夫?”

    听到“丈夫”两个字,尹易寒愣了一下,随即发了狂似的把柏锡彦揍倒在地,死命的用脚碾著他的膛。

    “你刚刚说什麽?有胆子再说一次?!”

    “不管你怎麽不承认都好……唔……我和祈雅……已经结婚了。”

    口顶著一口气,柏锡彦不怕死的亮出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明晃晃的铂金戒指在白炽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光亮,更是看得尹易寒勃然大怒。

    “结婚?”提起脚,尹易寒又狠狠踩了柏锡彦一脚,一边踹,一边骂。

    “我叫你结婚!见鬼的结婚!祈雅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就凭你这种渣滓也配得到他?!”

    一脚抬起,一脚又落,尹易寒激动的整个人直喘气,而地上的柏锡彦早就被他踹得满身是血。

    “我不配……你……更……不配……”

    口原先中枪的地方又开始渗血,疼得他整张脸都发青了,可柏锡彦依然从尹易寒脚下挺了起来,因为祈雅还等著自己去保护。

    如果祈雅真的和面前的男人真心相爱,自己还有半点可能会放手,可尹易寒的为人这麽暴戾又晴不定,本不把祈雅当人看!祈雅在尹家那麽久,尹易寒非但没有对他好过,反而还那样的折磨他,叫自己怎麽可以放祈雅给那种人渣!

    看著在自己脚下挣扎的柏锡彦,尹易寒的脚一使劲,又把他踩了回去。

    “小子,你知道我是什麽人麽?”

    “尹……易寒。”

    “既然知道的话,你又知不知道我现在随时可以一枪崩了你。”

    “不要!我求你不要伤害小彦……”

    望向一旁的段祈雅,尹易寒的笑容更甚。

    “听你这麽说,我倒是更想杀了他了。”

    “祈……雅……”看著在床上瑟瑟发抖的段祈雅,柏锡彦觉得自己真的好心疼,心疼他的眼泪,心疼他的脆弱,可是纵使自己现在再心疼,为了将祈雅从永远的梦魇之中解救出来,他怎麽也要狠下心来做一次。

    ☆、(13鲜币)24

    发文时间: 7/21 2013更新时间: 07/21 2013

    为了将整场戏演得逼真一点,柏锡彦并没有把自己的计划告诉给祈雅听,因为以自己对祈雅的了解,别说他听了以後不会答应,就算他最後勉强答应了也会有诸多顾虑,到时候反倒更容易在尹易寒面前露出马脚。

    缓缓将手移到身侧,柏锡彦索著藏在自己身後的手枪,思索著到底该如何从这种一边倒的情形之下逆转局势。

    “你要杀……就杀我好了……唔……不要……为难祈雅!”

    一边将尹易寒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柏锡彦知道自己在尹家的主事人面前真的算不上什麽,可他想要保护祈雅!就算只是尽上自己些微的绵力,拖延一丁点的时间,也想保护祈雅!

    看著地上像个爬虫一般的柏锡彦,尹易寒突然扬起一抹嗜血的笑。

    “好一个情深意重的小子!看在祈雅的份上,我不杀你,不过我倒是要看看你如果变成一辈子的废人的话,祈雅还爱不爱你!”

    说著,尹易寒在柏锡彦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一脚踩断了他的腿,霎时之间,柏锡彦的右小腿从他的关节处硬生生的脱离出来,而他下一秒便感觉到一种难以承受的疼痛感直达他的脑际。

    “啊啊啊……”

    哀嚎了一声,柏锡彦一手掐著自己被踩断的腿骨,一手死死地握著身後的手枪。

    忍住……

    柏锡彦你要忍住……

    现在认输,一切就都完了……

    亲眼看著柏锡彦被男人打断一条腿,段祈雅大叫了一声,哭著从床上爬起来,却在下一刻被尹易寒带来的保镖给按倒在床上,只能抬著头看著面前的尹易寒与柏锡彦,看著自己这辈子最疼惜的男人被自己最恨的男人踩在脚下。

    “我求你,你放过小彦,我跟你走,我跟你回去……呜呜……我……跟你回去……”

    “那你以後还敢不敢再跑了?”

    “不敢了,我再也不跑了……呜……我答应你,马上……马上和地上的男人离婚……只求你放过他……呜呜啊……”

    “祈……雅……”

    抬头看了眼床上的爱人,柏锡彦留著冷汗,硬是扯出一抹“自己没事”的笑容,可是段祈雅看到男人的笑容反而哭得更厉害,那肝肠寸断地模样让男人看了整个疼到了心底,比起身体上的疼痛更令他难以忍受。

    自己真是没用,又让祈雅……

    哭了呢……

    满意地听著段祈雅的答案,尹易寒的脚又在柏锡彦的腿骨关节处拧了拧,接著扬起一抹极其诡异的笑容。

    “这样才乖。不过这小子看著太讨厌了,你居然会为了想保护他而跟我回去,就说明你的心会一直留在他身上,所以我留他在世上也没意思,还是早点放他去投胎比较好。”

    说著,尹易寒抬起手,在段祈雅面前用枪顶上柏锡彦的额头,笑著扣下扳机。

    “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凄惨地叫了声“不要”,段祈雅以为柏锡彦会就这麽被尹易寒给一枪打死,没想到等自己再睁开眼的时候,被枪击中的不是小彦,而是尹易寒。

    喘著气,柏锡彦看著受了枪伤的尹易寒往後退了两步,立即撑著没有受伤的另一只脚从地上爬了起来,对著旁边的几个保镖胡乱开了两枪就拽著祈雅跳出窗外,跳到楼下早已准备好的弹簧床上。

    “别……别跑……”捂著受了伤的小腹,尹易寒的脸色很不好,不过他依然指示著旁边的保镖往门外追下去。

    “给我杀了那个臭小子!”一手扶上段祈雅曾经睡过的大床,尹易寒明显被柏锡彦一枪中了要害,整个小腹瞬间染成了血红,不过他的气势依旧不减,扯了快布条绑住小腹就跟著追了出去。

    一瘸一拐地带著段祈雅往大门口跑去,柏锡彦二人很快就被一群保镖团团围住。

    “祈雅……”紧握著段祈雅的手,柏锡彦看著尹易寒从一群保镖中走了出来,整个人挡在段祈雅前方。

    迅速计算著保镖的数量和他们的位置,柏锡彦拼著最後一口气也想替祈雅多做些什麽。虽说这个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方法是自己想出来的,可是现在的状况对於毫不知情的祈雅来说太过残忍了,而且自己之前本没想到自己会被尹易寒弄断一条腿,在这种情况之下,等一会儿两方势力真的打起来的时候,自己恐怕连带祈雅跑的力气都没有。

    “祈雅别怕,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紧紧抓著段祈雅的手,柏锡彦看著尹易寒再次向自己举起枪,整个人一动不动地挡在祈雅面前,按动了周宏逸之前给自己的发信器。

    “砰──”

    “砰砰──”

    千钧一发之际,周宏逸带著一堆人从门口冲了进来,一时之间,人声,枪声,惨叫声,声声震天,所有人都拼了命似的对著地方开枪,而柏锡彦就这麽一把抱住段祈雅的头,蹲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祈雅……

    我一定会保护好你……

    就算是死,也会把你从尹易寒的魔掌中解救出来……

    用自己的身体替段祈雅做著人防弹衣,柏锡彦在原地听著震天的枪响,感受著子弹从自己身边划过的惊心动魄,好在这场枪战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地势的关系,尹易寒带来的人马避无可避,陆续的被周宏逸带来的英们击倒,最後在一震激烈的枪战之後便只剩下尹易寒一个人,捂著伤口站在空旷的前厅。

    “周宏逸!”

    恨恨地瞪著眼前矮了自己半个头的周宏逸,尹易寒整个人都在咆哮,可他如今没了帮手,只能像只没了尖牙的困兽一般在笼子里吼叫。

    “尹易寒,我们又见面了。”

    看著满身是血的尹易寒,周宏逸知道自己这次赢了一场很漂亮的仗。

    本来以自己的身手绝对不可能是尹易寒的对手,可是尹易寒对祈雅太过执著了。

    那麽明的一个人应该知道自己不应该在周家的地盘上恋战,应该知道自己受了伤就要先离开这里,可他不甘心,也放不下。而这纠缠了他大半辈子的执著成了他最後的弱点,才会让他在毫无防备之下被柏锡彦中一枪,还是在要害处,让周宏逸不感叹老天有眼都不行。

    “把他带下去关起来。”

    面无表情地对著身後的手下交代了一声,周宏逸再没有看向尹易寒,留下尹易寒一个人在他们身後做著最後的咆哮。

    “周宏逸你好样的!还有段祈雅,你和你那个奸夫都躲不了多久,用不了多久,我要你们所有人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永远消失!”

    眼看著昔日里意气风发的大哥此刻正被人押著走向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地方,段祈雅突然觉得好不真实。

    他没想过这一切会结束的这麽快,或者应该说他从来都不敢去想,因为他活在大哥的影之下的时间,太久太久了,久到他压不敢相信自己会有解放的一天。

    “祈雅……”

    “柏锡彦……”

    朦胧中,段祈雅好像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和小彦的名字,但他很快就失去了知觉,和断了一条腿的小彦一起,双双倒在地上。

    再次醒来的时候,小彦依然躺在自己身边,他的腿上打著石膏,身上也缠满了绷带,活像一个古埃及的木乃伊,可他依然紧紧地牵著自己的手,笑著和自己说,他爱自己。

    再後来,段祈雅从周宏逸的口中得知,原来尹易寒那天的到访并不是偶然,而是他和小彦一起设的一个局。

    作家的话:

    突然觉得自己好好~居然趁周末一次把结局放来鸟~~

    求票求包养啊啊啊啊啊啊~~~

    ☆、(7鲜币)25 完

    发文时间: 7/21 2013更新时间: 07/21 2013

    关於自己的事情,小彦通通从周宏逸手下的探子那里知道了。包括自己的过去,尹易寒,尹商,母亲,还有那个已经记不清楚样子的父亲,不过小彦在知道了全部的事实之後并没有说什麽,只说他不希望自己永远活在过去,而他也不会。

    虽然他们之後再没有好好讨论过这个问题,但是段祈雅可以理解,小彦一定是不想让自己过得那麽辛苦,不想让自己一直活在过去的影之下,怎麽都走不出来,所以才走了这一步险招,赌上了他的命,也赌上了两人的未来。

    据周宏逸的话,其实尹易寒来的时候,他和他的手下们就躲在他们隔壁的房间,看著当时发生的一切,看著小彦被尹易寒打断一条腿,看著他差一点成了尹易寒的枪下亡魂。

    好在小彦最後成功地伤了尹易寒,没了尹商的尹易寒至今还被关在周家的某一个角落,至於具体在那里,段祈雅不得而知,但他某一天突然听到小彦提起那个男人的时候,他说,尹易寒不知从什麽时候起变得疯疯癫癫,一个人被关在房里胡闹的样子,就像一个心智只有几岁的大孩子。

    段祈雅不知道自己该以什麽样的心情去接受这个事实,却隐隐觉得,也许这样才是对他们最好的结局。

    说到底,段祈雅虽然怕尹易寒,却也恨他,毕竟他杀了自己的母亲,骗了自己那麽多年,也折磨了这麽多年,而疯了的尹易寒总是一个人蹲在角落,“祈雅,祈雅”的叫著,偶尔的时候,他也会叫出另外一个人的名字,而那个名字的主人此刻就站在自己面前,带著满脸的伤心欲绝。

    “二哥……”

    春去秋来,转眼间又是一年,而面前的尹商,变了很多。

    虽然尹商原本在外人眼中一直都是那麽的温和有礼,以前是,现在也是,可是段祈雅知道,他是真的变了,不然他也不会叫自己一声,“二哥”。

    “我这次来,想把大哥给接回去……”

    “不行。我不可以再让尹易寒伤害祈雅。”

    站在段祈雅面前,柏锡彦想也不想地替他拒绝了。

    一年的时间让柏锡彦也变了很多,他再不是原来那个只会坐在办公室的小经理,而是一个愈发成熟的稳重男人。

    “可大哥已经疯了,他不可能再对你们造成任何伤害不是麽?二哥,我知道我过去做过很多错事,可我当初毕竟放了你一马,就算你不念一点亲情血缘,就不能看在当初的份上,放大哥回来麽?”

    “我……”

    “祈雅!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弱强食的社会。别忘了尹易寒以前是怎麽对你的。还是你希望我把尹易寒放出来,让你继续活在他的影之下,就这麽躲躲藏藏的过一辈子?”

    听到柏锡彦的话,尹商急了,整个人好像穷途末路一般,突然跪倒在两人面前。

    “二哥!”尹商表现的声泪俱下,“我这辈子都没求你帮我做过些什麽,这次算我求你。我保证,我保证把大哥接出来以後再也不回尹家,就让我一个人照顾他,陪著他,直到他死的那一天……”

    “小商……”

    看著面前的尹商,段祈雅的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

    尹商是自己的弟弟,就算他们之间经历得再多,他也还是自己的弟弟。而且自己看得出来,他爱尹易寒,很爱。

    “我答应你。”淡淡地,段祈雅扶起尹商,对著他点了点头。

    “谢谢!谢谢你,二哥!”看到段祈雅点头,尹商整个人松了一口气,而一旁的柏锡彦却不怎麽高兴。

    “祈雅!”

    “小彦你不用说了,我会和宏逸说清楚的。”

    “可是……”

    用手堵住柏锡彦的嘴,段祈雅的眼波中流转著一丝伤感。

    “小彦,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麽,可他们毕竟是我的血亲,我,狠不下心。”

    看到这样的段祈雅,柏锡彦沈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

    “算了,以後如果再有什麽事的话,我来保护你。”

    “嗯。”

    靠在男人的前,段祈雅和他一起看著夕阳映照下的天空,看著那漫天的红霞,看著被周家放出来的尹易寒,以及牵著尹易寒的尹商。

    对於段祈雅来说,选择原谅,或是不原谅都已经不那麽重要了,因为现在的他,只想和自己这辈子最爱的男人,在一片宁静的天地之中,去过属於两人自己的生活。

    (完)

    <% END IF %>

    作家的话:

    《缚爱》正文在今天就完结了~~

    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这是阿福完结的第三篇V文,说实话,最後写出来的结局和当初的预期有了很大的差别,只能说写了四个多月,很多当初的想法都变了。

    关於正文,阿福知道自己依然残留了很多的疑点没有解密,这些疑点全部都会在之後的番外中写到,例如大哥和段祈雅生母的关系,後来大哥为什麽会疯,为什麽隔了那麽久才有一个尹商来找段祈雅,段祈雅和柏锡彦父母的往事,还有尹易寒和尹商的未来等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